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金陵城攻防战 下
    “进攻!”

    阴人大军的先头部队是清一色的一日武者,他们手中的开山斧乃是军中炼器师特制的军用符器。

    这种开山斧注重的是力量型的碾压性攻击,一斧下去,可以增幅三成的攻击力。

    在先头部队之后,是阴人的文者步兵,他们的修为都达到了二日境界,手中的符箓也全部换成了火箭符。

    一旦临近城下,那漫天的火箭就会当空落下,为后续的骑兵部队铺设一条火海地毯。

    “轰轰轰”的声音震天响,阴人军队的气势达到了一个极值,双眼也是被杀戮的血性逐渐取代。

    与他们那边相比,金陵城这边就太过于安静了。每一个站在城墙上的人,都像是被定身术定住一般,保持着统一的姿势,站在那一动也不动。

    “轰隆”一声,沉闷的声响宣告了第六道土墙被攻破了。

    阴人大军带着无比的兴奋,向着第五道土墙攻去。

    由于没有受到金陵城一方的攻击,再加上破墙的速度超过了预期,阴人大军这边的警戒心与之前相比,下降了一大截。

    “轰轰轰”的声音再度响起,风明站在城墙上,计算着他们前进的速度。

    当他算到土墙被攻破了一半后,是立刻大喝道:“放!”

    “唰唰唰...”红色的光点在城头上接连亮起。

    “嗖嗖嗖...”红色的焰雨从金陵城这边向着阴人大军那边就急落而下。

    真符级别的烈焰符在阴人大军中肆意驰骋。翻腾的火海无所顾忌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所过之处只留下焦黑一片。

    一日境界的武者就算体魄再好,也难以抵挡爆发出二日威力的烈焰符。之前还凶猛威武的先头部队,转眼间就哀嚎一片,死的死,伤的伤,残的残。

    至于跟在他们身后的二日文者,虽能施展一些防御的符箓来抵挡这火海。但杯水车薪,在这茫茫的火海里,自己的力量终归是太过渺小。

    意气风发的他们,在这一轮烈焰符的攻击下,瞬间损失大半,剩下的一小半,在今后的一段时间内,恐怕再也没有胆量到战场上来建功立业。

    烈焰符仍然不断的从高空中落下,火海有了后续力量的支援,是翻滚着向着鬼镇的大门涌去。

    阴人骑兵部队在察觉到前方的危险后,早早的就退回到了鬼镇内。他们不是不想救袍泽,而是明知不敌硬要逞能,那就会给大家添麻烦。

    这是战争,不是发挥英雄主义和个人主义的时候。只有将力量保存下来,才能为死去的袍泽报仇雪恨。

    “雪飞舞!”

    年轻的统帅滞留在半空中,从他的手中滑出一道蓝色的光泽。

    刹那间,在鬼镇大门的前方出现了大面积的狂风暴雪。

    雪花的颜色不是普通的白色,而是如天空般湛蓝的色彩。每一片雪花所蕴含的冰力,都足以将一个小池塘冻成冰块。

    火海与雪花属性相悖,但二者不存在可比性和可抗衡性。

    但是现在,雪花抵挡住了火海。肆意的火海在雪花面前再也无法前进半步。

    相持不下的二者,在同样没有了后续支援后,是渐渐湮灭下去,到最后只留下黑与蓝诉说着它们曾经在这里停留过。

    这一轮的较量没有彻底分出输赢,但阴人大军却是吃了大亏。先头部队和文者步军的损失,让原本就没有准备后备兵力的年轻统帅,眉头是紧紧皱起。

    “传我帅令,全军戒严,暂时休兵!”

    年轻统帅冷冷的吩咐了一声后,目光遥视远方,他似乎看到了那个令自己感兴趣的人。

    这个人的确有趣,但也是己方的大敌。有这样一个敌人作为自己的对手,战争才会变得更加有意义。

    阴人大军的动态,很快就被金陵城的人们所得知。他们兴奋的雀跃着。

    一来,他们真的凭借自己的力量打退了敌人的进攻,为己方争取到了缓冲的时间。

    二来,他们的统帅,军师风明大人真的是神机妙算,每一回合都掐算的那样精准,仿佛主导整个战局的不是别人,正是站在自己身边的他。

    三来,生的希望已经远远超过了死亡的阴影,他们相信,只要听从风明号令,就一定能够活着走出金陵城。

    “大人,您需不需要休息一下。阴军暂时休整了,我想这不会是他们的计谋,而是真正的休整。

    战争还没有结束,我们还需要您的领导。一旦您倒下了,那我们乃至整个金陵城可就危在旦夕了。”

    看着周正担忧的神色,风明笑着回道:“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不知道,还请大人告知。”

    “我在想,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只有真正的经历过,方能明白其中的深意。读到总归是浅显的,思考也只不过是加深一些。只有真正的经历,才能将所学转化为所有。

    我不累,累的是这些可爱的将士。他们需要好好地休息一下。明天的战斗恐怕会是最惨烈的。要么我们活下去,要么我们就随同金陵城一起埋葬。”

    “大人,您为何变得如此消沉?如今这战争的节奏可是掌握在我们的手中啊!”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我们要时刻保持冷静的头脑。

    我不相信你没有看到他最后使出的那一手。修为不过问道境,是绝对无法使出那样的符箓的。”

    “大人,您的意思是?”

    “没错,正如你心中所想。对方的统帅应该是达到了王侯级别。眼前的战争对他来说不过是儿戏。想要攻下我们金陵城,凭他一己之力足够了。”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到现在他还不出手呢?难道那些死去的阴人将士就不是他的袍泽吗?”

    “当然是他的袍泽,可他也许有他的无奈吧!我觉得他像是在钓鱼,有可能是在钓我,也有可能是在钓连我们都不知道的大鱼。”

    “大人,您越说我越糊涂了。难不成这一次阴人大军前来攻城,只是做饵吗?若是如此,那他要掉的大鱼岂非是我们这边的王侯境强者?”

    “可以这么理解。”

    “大人,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有什么你就说吧!”

    “大人,您实力过人也就罢了,再要才智过人。那您还让不让我们活了?或者说是让那些奋发向上的年轻人活了?”

    “哈哈哈...,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他们会活的比我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