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月下对饮
    宁静的夜,在皎洁月光的衬托下更显wwん.la

    也许是白天的战斗真的很激烈,激烈到让现在双方的将士都不由自主的慵懒起来,想要回归梦的怀抱。

    年轻的阴人主帅提着一壶酒,连踏数步,站到了金陵城对面的第一道土墙上。

    “没想到你也是这么年轻,能否出来与我小酌一番?”

    风明一直站在这,他像是知道这位不速之客要来访一样。他没有惊讶,而是单脚一点,如飞燕般掠过城头,站到了他的对面。

    “在下风明,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你到是直接,我叫白夜。今夜冒昧来访,实在是因为你太出色了。

    你要知道我率军出征可不是一两次了,每每出征,都是旗开得胜。唯独这一次被你挡在这里一天。

    你可不要小看了这一天,一天的时间足够我做很多事了。”

    “承蒙抬爱。我也是尽力而为,你的修为比我高,若你不是一位君子,你也不会在今夜来访。你只需轻轻地一挥手,便可让我方的人连同整座金陵城,灰飞烟灭。”

    “哈哈哈...,没想到你还真了解我。但你只是说出了我实力高,并没有道明我真正的实力。我给你一次机会,若是你猜中了我的真实实力,我可以延缓一天攻城。”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那我就猜你的实力达到了皇境。至于是小成,大成还是圆满,我就不得而知了。”

    “好!很好。你又一次让我惊讶到了。看来这是上天的安排,让我在这里遇见一个这么有趣的你。

    我的确处于皇境,但究竟是哪一个阶段,我就不能告诉你了。

    我手上拿的可是我们阴世的绝世佳酿,不知道风明兄愿不愿意和我小酌一番呢?”

    “当然愿意,有何不可!”

    “只可惜我没有带杯子,这样的美酒需得用上好的玉杯才行。普通的杯子只会糟蹋了它。”

    “巧了,要说玉杯我还真有。

    我虽不善饮酒,但葡萄酒还是喜欢的。红润的葡萄酒透过晶莹剔透的玉杯去观赏,那番意境只有手执此杯的人才可以体会。”

    “甚好,赶紧取出来吧!我都有点等不急了。”

    两个玉杯被风明从戒指中取了出来,他递给白夜一个,自己手执一个。

    “噗啰啰”的倒酒声响起,两个玉杯被白夜很小心的斟满了。

    “这第一杯酒,就让我敬你吧!感谢你让我遇见了令我感到头疼的你。”

    风明没有回绝,举杯示意。之后,二人仰头,将这第一杯酒直灌而下。

    “噗啰啰”的倒酒声再次响起,当酒杯再次被斟满时,风明笑着说道:“这第二杯酒就让我敬你吧!你是一位了不得的帅才,我理解你的难处,如若不然,你我哪还能有如此雅兴,在这月下对饮。”

    “哦?我的难处?你不妨说说,我有什么难处。说对了,这杯酒我喝。说错了,你就自罚三杯吧!”

    “白兄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要是不说明白,到显得我自作多情了。

    我觉得你进攻我们金陵城的目的不单单是为了这座城,更像是在钓鱼。以金陵城为饵,钓一条你早就想捕获的大鱼。或者说是你上面的人想捕获的大鱼。

    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但只要是忠臣,又有谁会刻意违背君上的意思呢?你也不想看到这么多的袍泽死伤,你也不想在明天让更多的袍泽做出无畏的牺牲。

    然而,那条大鱼不出现,你就不得不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我知道你的心在痛。

    你冷漠的表情下实际上装着一颗受伤的心,那玩世不恭的态度只是让人觉得你对阳世的人充满了鄙夷。

    你的智慧和思想被你深深隐藏了,韬光养晦的你注定不会一直潜在深渊。你在等机会,等到机会成熟,你便会潜龙升天,呼风唤雨。”

    “咔嚓”一声,白夜拿捏的玉杯被他给捏碎了。

    他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人竟然把自己给看透了,虽谈不上全部,但大部分还是说准了。

    “你不要用这样的眼神来看我,也许你我是一类人。要是我没有经历过之前的磨难,你就算站在我面前十年,我也看不透你。

    时间真的很奇妙,它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时间段,思想和认知是不同的。

    你我若是早早对上,说不定你一巴掌就送我下黄泉了。”

    “你到是个实在的人,你敬的这杯酒我喝。”

    第二杯酒,两个人把头一仰,再度直灌而下。

    “噗啰啰”的声音再度响起,这一次的声音,不再那样陌生,不再那样充满敌意,像是友人间的小聚。

    “风明,你很有才,只是你为何会窝在这小小的金陵城。我觉得天下才是你应该驰骋的舞台。”

    “白夜兄过奖了,人贵有自知之明,我的能量有多大,我还是知道的。你是皇境强者,这天下放眼哪里是你不能去的!

    而我只是小小的日境文者,连问道境都没有过,在这繁杂的世间我不得不夹着尾巴,低着头走好自己的每一步。

    若不是此次情况特殊,我也不会强出头。就算我这次是为皇庭立功了,但招来的很可能是祸而非福。

    贪天之功不可取,尤其是在人微言轻的时候,这个功劳就更取不得。

    你是上位者,你应该能够理解我所说之话的真实含义。

    你需要时间,我又何尝不需要时间呢?”

    “哈哈哈...,好!为了同一个时间,我们干杯!”

    “啪”的一下,碰杯声响起。

    两个人此次没有仰头,而是一手拿捏,一手捧着酒杯的底部,缓缓的将美酒送入了腹中。

    这是一种惺惺相惜。

    私下里两个人可以是至交,但在战场上,两个人就是各为其主的对阵双方,再无半点私心。

    “三杯酒结束,我也该回去了。原本我是准备把你擒回去的。但谁让你是这样有趣的一个人呢?我不希望在我的对手中少了你,也不希望在我的朋友生活中少一个你。

    风明,努力加油吧!好好活着!后天的战斗会很残酷,只要你能挺过去,我相信你所谓的转机就会出现。

    我这可不是透漏军情哦!而是临别前,送给朋友的一句忠告。”

    人影连闪,白夜的身影随同他话音的消失而不见。只有那甘醇的芬芳,证明着自己先前的确在与他对饮。

    “不对啊!玉杯不是被他捏碎了吗?那后来的杯子是哪来的?白夜,你欠我一个玉杯,下一次见面,我一定会向你讨要的。”

    风明笑了,望着鬼镇的方向,他心绪难平,他不明白为什么阳人和阴人就不能和平共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