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撒豆成兵
    ..org,地君最新章节!

    阴人大军者将士的攻击开始变得迅猛,火箭术在他们万众一心的激发下,爆发出了真符级别的威力。

    一支支的火箭开始向着火矛转变,一箭下去,就会留下直径达到十米的黑色焦痕。

    守在城墙上的将士并没有因为攻势的变猛而有丝毫退却之意。

    他们的目光变得更加坚定,每一个人都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这惨烈的城防战中。

    第二道土墙很快就被攻破了,第一道土墙迎来了阴人将士更凶猛的攻击。在他们的眼里,金陵城已是囊中之物,占有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攻守双方都有将士在不断地流血牺牲,可他们没有一个人退缩。虽然阵营不同,但他们持有的信念是一样的。

    “将军,小心!”

    “轰”“轰”两声,两道火焰箭矢是在裴将军的左边和后方炸响。

    “噗!”一口鲜血喷出,裴将军被炙热的气流给震的喷出一口鲜血。

    “我没事,大伙都要留心,好好战斗!哪怕到最后城头上只剩下一个人,也要给我奋勇杀敌!”

    彭将军的嘶吼声,再次点燃了将士们心中的热血。

    阴人大军明显感觉到了多一分的压力,但在他们看来,这是殊死顽抗,也是他们最后的一点坚持。

    “嘭咚”一声,第一道土墙还是轰塌了。

    金陵城第一次清晰的出现在阴人大军的面前,他们兴奋的狂吼着,每一个人都奋力前冲,希望自己是第一个登上城楼的。

    “要败了吗?怎么会这么快!”

    裴将军手持军刀,身体微微轻晃。以往的经验告诉自己,离失败已经不远了。

    “将军,还有转机。你要是现在就倒下了,那可就太遗憾了!”

    “哒哒哒...”的脚步声从裴将军的身后传来,风明手提一个麻袋,是步履从容的走了过来。

    “军师,我悔不该不听你的话。如今这局面真不是我想看到的。”

    “我知道,接下来就交给我吧!对于你们,不把惨痛的教训摆在你们眼前,你们是不会接纳我的良言的。”

    “好!接下来就拜托了。”裴将军对风明拱了拱手,托着疲惫和受伤的身体,在兵士的搀扶下退到了后方。

    等到裴将军退到远处,风明的脚步开始再度前行。他每走一步,身上的气势就拔高一截,威压就增长一分。

    一连七步,每一步都按照一个特定的方位跨步前行。若是细看,便可发现那空出的一只手,是不断地在凌空书写着什么。

    “轰”的一下,音爆声响起。

    以风明为中心,方圆百米内的所有人都被无形的气旋给扫到一边。

    风明的双脚一点点的离开地面,像是出尘的仙一般,给人以空明和神圣之感。

    他把头微微上扬,双眼一瞪,射出一道精光。

    精光所过之处,凭空出现密密麻麻的数以万计的金色符文。

    那些金色符文在精光的牵引下,是急速落下,向着帝明的额头就疯狂冲去。

    “啊!”的一声长吼,风明周身金光绽放,一个繁奥的金色符文是在他的眉心处清晰显现。

    他的气质在此时变得很冷,仿佛世间的一切在他看来都是一样的普通,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风明急令请天兵,万物化演衍生机。一粒豆来一位兵,天兵天将听我令。阳人阴人都是人,道不同来心不齐。今借天兵来劝阻,来日定以太平还。

    急急如律令,撒豆成兵!”

    风明抓了一把豆子,挥手一撒。

    每一粒豆子在下坠的过程中,都散发着夺目的光芒。在落地的一刹那,立刻变换成身穿黄金甲的天兵。

    一把又一把的豆子洒下,一群又一群的天兵出现。

    战场的局势在此刻是忽然转变,那胜利和好运的风向是再度向着金陵城吹来。

    “我的天哪!撒豆成兵!这是真的,这竟然是真的!大人他还是人吗?难不成他就是传说中的神仙?”

    停留在半空中散发着光芒的风明,自然引起了虎鹰兽的注意。他们对这个发光的物体很感兴趣,是立刻放下了手头上的猎物,齐刷刷的向着他探爪而来。

    “哼!去!”

    一把豆子被风明抛向了空中,顷刻间,数十名手持长枪的金甲人是威风凛凛的出现在天空中。

    他们不等风明再下命令,是自主的向着虎鹰兽杀了过去。

    “军师好帅!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吗?”一位士兵是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赞叹。

    他的赞叹,让刚走过来的唐超感到十分不爽。

    自己也是天才,为什么自己的光芒他们就看不到呢?难道就因为他会妖术,这些人就崇拜他!

    眼见唐超的情绪出现了波动,杨柳是一手拍到了他的肩膀上。

    “沉住气,争一时之气不可取。我们的眼光要长远,他现在越是光芒耀眼,之后,也会摔得越惨。不喜欢他的除了我们,还有很多人。我们没必要去当这个出头鸟。”

    “谢谢。他就跟那个妙俊风一样,一让我看见,心里就感到烦躁。”

    “你要是这么想那我也就放心了。妙俊风是天才,可现在不也照样被气得不知道躲在哪养病吗?学院的擂台难道就不是这里的战场了吗?

    同样的事发生在不同的地点罢了,我想他的下场应该不会比妙俊风好到哪去!”

    “希望如此,我们去休息一下吧!反正有他就行了,我们该吃吃该喝喝。”

    另一边,阴人主帅白夜,他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他的确是想留一条路给风明,让他跟自己再较量一次。

    可谁曾想到,他竟以这样的方式出场,打乱了自己的计划。

    “此子若是成长下去,将会是我阴人的大患!我要不要现在就动手除掉他呢?

    他的潜力实在是太可怕了!连撒豆成兵这早已失传的符箓之术都能使出,难道说他是那位的后人吗?

    不,这不可能!据我掌握到的情报,他的家族已经没落了,是不可能出现这样的妖孽天才的!再有他的姓氏和他也不同,二者是不会有联系的。

    对,就是这样的!看来我必须出手了,不然,君上可是要发火了。

    但还是有一点可惜啊!他要是再成长些该多好,这样收割才有意思啊!”

    “元帅!您怎么把我忘了呢?就让我去会会他吧!”一道身影从暗处闪现,声音诡秘的说道。

    “咦?是啊!就派你去吧!不要杀他,就当是练手了!”

    “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