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调令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风明在军营中和大家相处的越来越融洽。他觉得这里就是自己的第二个家。

    “军师,将军请您去议事。”正准备去军营不远处钓鱼的风明,被执戟郎中给拦了下来。

    “谢谢。你可知是什么事?”

    “回禀军师,应该没什么大事。”

    “辛苦,我们走吧。”

    和人混熟就是好,什么事都可以了解一些。对于有智慧的人来说,凡事不需要全面的了解,只需要知道一个点即可。

    进入营帐,裴将军背对着自己,双手后背。在他的手上紧紧的攥着一封书信。

    “卑职拜见将军,不知将军召我前来,有何要事?”

    “你自己看吧!”裴将军转过身,将手中的书信递给了风明。

    风明接过书信,快速的浏览了一遍,到最后在他的脸上露出愠怒的神色。

    “将军,这是军部的调令吗?我怎么觉得像是诸葛王族家的私事?”

    “你说的没错,这不是军部的调令,就是诸葛王族家发出的召集令。在他们看来,如今的诸葛王族已经等同于军部,自己下达的命令就等同于军部的调令。”

    “哎!悲哀啊!”

    裴将军一愣,他原本以为风明会慷慨激昂一番,谁曾想到,他竟然只是惆怅的叹了一口气,简短地说了一句话。

    “军师,你的话让我有些糊涂了。能否详细的说一下。”

    “将军,皇庭的强大大家有目共睹。东南西北中五域各自都有一域统帅,有的域甚至有两位。在中央区域,最高统帅无疑是当今的皇帝。

    可如今,为了削弱许王爷或者说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将许王爷手上的兵权交由诸葛王族暂管。这无疑是送他一双翅膀。

    老虎已经很凶了,再加上一双翅膀。只要给他一点时间,就算是真龙也未必能奈何他。

    这天下的的皇位只有一张,而王位却有数把。只要是有雄心壮志的王爷,在获得了充足的实力后,我就不相信他不会动那个念头。

    今天的这个调令明显就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若皇庭放任不管,只会助长诸葛王族的气焰。我现在甚至是怀疑在诸葛王族的背后有世家的支持。”

    “军师,你所言当真?你的推理可是**不离十的。若真按你所说的那样,那这天下岂不是快要乱了?”

    “目前还不至于,这得看皇庭的下一步动作还有另外两国的动作。再加上那如今阴人隔三差五的进攻,就算诸葛王族想要有所图谋,也会等这一切平静下来再说。

    这张召集令,实际上就是他在试探各方的心思。凡是去的人不见得会跟他站在同一阵营内,但只要是不去的,一定会被他化为敌对势力,是今后势必要铲除的。”

    “军师,那你的意思是,我还是去的好?”

    “不!将军不用前去,我代你前去即可。一来我也想去那看看,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可不想坐而论道,天马行空。

    二来,就算东窗事发,将军也可以置身事外。我是一个草根,代表的只是个人,而您不同,您的身后可是许王爷。

    三来,现在的我可不是昔日的我,若诸葛王族真有野心,他不会不知道我,不留意我。现在正是他努力招揽人才的时候。

    基于以上三点,我觉得此行还是我去比较稳妥。我不想让许王爷寒心,您可是他最钟意的爱将啊!”

    裴将军深吸一口气,在沉默了片刻后,重重的呼出一口浊气。

    “好吧!就依军师所言,由你代我前往。我只有一句话赠你,注意安全,见机行事。”

    “多谢将军。卑职领命。”

    从裴将军那里出来,风明没有耽搁,直接去军需处取了一匹军马。

    “军师,您又要出远门啊!什么时候回来?路上可要注意安全呐!”

    “老王,您就放心吧!您可有什么想往家里寄的东西或是想给家里稍封信,我正好顺路,可以给你带过去。”

    “您说的是真的?不会耽误您的军务吧!”

    “瞧您说的,咱们俩可是钓友啊!等回来了,我还要跟你一决高下呢!上次你只比我多钓了一条而已。”

    “哈哈哈...,军师过奖了。老朽也只有这点本事了。那请您稍等,我马上就把要捎回家的东西取过来。”

    助人乃快乐之本,风明在军营中的人际关系之所以融洽,除了本身的实力高以外,不摆架子和与人为善也是重要的原因。

    接过了老王递过来的包裹,风明是对他招了招手,随即,双脚一蹬,驾着军马就绝尘而去。

    “真是好人呐!好人一生平安。”老王望着风明的背影,喃喃自语了一声。

    老王家在王家镇,是风明此次要路过的最后一个城镇。地处于南玄武境与西玄武境的交界处,属于两不管地带。

    南玄武境的榕城府和西玄武境的海威府经常为了这里出产的一种矿石而发生兵戈。

    可一当王家镇遇上事,两个城主府却又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完全把它当成一个空气。

    王家镇的镇长是一名一月文者,恰巧又是老王的表哥。老王委托风明带来的书信中,有一封书信就是转交给他的。

    “咚咚咚”三击敲门声礼貌的响起。

    “谁啊?”

    “你好,请问这里是王仲家吗?”

    “是啊?请问你是?”大门从里面打了开来,开门的正是王仲本人。

    “你好,我是金陵城军区的风明,受老王委托给你带来一封书信。”

    风明微笑起来的样子很随和,给人以如沐春风般的感觉。亲近感一旦加深,这说话之人所说内容的可信度就会成倍提高。

    “风明小哥,真是太感谢你了。要是不嫌弃的话,就进来喝口水吧!”

    王仲没有请风明入内喝茶,只是说喝口水。他按照自己以往的经验,把风明当成了军中的一位小文书。

    “不用了,我还有其它东西要转送,就不叨扰了。告辞。”

    “哎!”

    把门关好,王仲迫不及待的就打开了老王寄来的书信。在家族里,就属自己与他的感情最深,最好。

    在看完了信中的内容后,王仲是猛地一拍大腿,连疼痛都忘记的说道:“哎呀!今天是有真神路过而不自知啊!真是白活了六十载。

    不行,我得找他去,说什么也得把他留在家中做客。”

    王仲做事还是干脆果断的,他把门一拉,一个纵身蹿了出去。那火燎燎的心急催的他恨不得时光能够倒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