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 阴风王
    “嗷!”

    一声厉吼,力王身上的气势又强盛一分。

    “嗖!”的一下,之前还在原地,下一刻就出现在了风明的眼前。

    一拳挥出,风明来不及躲闪,只能用符文剑进行格挡。

    “嘭!”的一声响起,风明的身体向着后方的森林就倒飞过去。

    “咔擦”“咔擦”“咔擦”

    接连撞断三颗大树,风明倒飞的身影才从半空中落了下来。现在的他,气血翻腾,恨不得立刻切换成武者之姿,与力王大战三百回合。

    “很好,能接下我这一拳,说明你的身体素质很强。这只是开胃菜,接下来要上主菜了,祝你有一个好胃口。

    力王杀!”

    数以百计的拳影伴随着力王拳头的挥出,向着风明就砸了过来。

    只有面对面的战斗,才能体会到这力王杀的可怕。

    看似从前方向自己攻来,但自己的左右上后,全部被拳气紧紧的封锁。

    要么强行突破,要么就正面接下这一招,除此以外,别想有第三种出路。

    “哼!蛟鸣四海,星火燎原!”

    蛟鸣声响起,一条火蛟盘旋而立,将风明护在里面。

    点点星火交织成数条星火锁链,把火蛟给严实的保护起来。

    “噼里啪啦”的声响在星火锁链上响起,漫天的拳影是雀跃的砸了下来。它们不相信,凭这软绵绵的锁链,就能够抵挡住自己锋锐的攻势。

    一段时间过后,力王的攻势缓了下来,而反观星火锁链确是一点变化也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我这一拳的力道别说是锁链了,就算是一座山都能打穿!可这锁链为什么一点事也没有。”

    风明看出了力王眼中的疑惑,但自己没有必要去为它解惑。现在给它解惑,不等于是拿刀砍自己的手吗?

    “去!”

    星火锁链随风舞动,交织成了一张星云网,向着力王就笼罩而下。

    直到此时,力王才窥出了其中的门道。星云锁链之所以能化解自己的攻击,原来是靠着旋转化解了自己的力道。

    “哈哈哈...,天才就是天才,和你这样的天才战斗,才能让我的实力进一步提升。力王怒!”

    一只硕大的土黄色拳头是冲天而起,一拳砸到了星云网上。

    “啪啦!”一声,星云网的幸运到这里就正式结束了,力王怒的拳劲比力王杀不知道强了几倍。就算星云锁链能卸力,但也有一个度,过了这个度,那也只能呜呼哀哉了。

    “力王,你的力气的确很大,但光凭力气想胜我是不行的。我刚才又想到了一招,你可以试一下!

    蛟龙出海!”

    保护风明的火蛟蛟尾一摆,向着地下就遁了下去。

    等它的身躯全部遁入地下后,整片大地的温度是慢慢的开始升高。随后,一簇簇的火花从地底冒起,冒出的火花并没有很快消散,而是就近融合在一起。

    随着融合的加剧,离地半米高的空间范围内,是化作了火焰的海洋。

    “糟了!”

    力王是个武痴,对于风明的招式它很痴迷,可等它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身临险境。

    就在它想蹿起的时候,火蛟破土而出,穿过火海,猛地向它就飞扑而下。

    伴随着火蛟的飞扑而下,那涌动的火海也是受到牵引,向着力王就翻滚而来。

    “嘭!”

    “啪!”

    “轰嗤!”

    火蛟溃散,火海消失,力王的身影也是慢慢的出现在大家的眼前。

    现在的它哪还有先前的威风,身上的铠甲破破烂烂,手臂上和大腿上,那被火焰灼烧的地方至今还在渗着白色的鲜血。

    “好招式,没想到你的战斗方式竟然这么另类!要是所有的文者都像你一样,那这野路也就没有我们的生存之地了!

    你们可以走了,我们俩再斗下去,会是两败俱伤的局面。为了你们而让我受伤,这个买卖不划算!”

    “桀桀桀...,力王你同意放他们走了,我可没同意。这样好的血食若是错过了,那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才会有更好的血食出现。”

    “阴风王,我已经答应放他们走了,难不成你要让我食言吗?”力王很愤怒,平时的阴风王不是这样的,怎么今天忽然变了呢?

    “力王,有些事我可以让着你,但今天的事说什么我也不能让。你要知道,一旦把他们几个吃了,我说不定能够立刻进阶为统领,得到大人的册封。

    我可不想一辈子在这野路里生活,这样的生活太平淡,太无聊,我腻了。”

    一阵黑色的旋风吹过,阴风王的身影出现在了力王的身旁。

    它长得很狰狞,身上也是充满了浓浓的阴煞之气。

    “嗯?好熟悉的气息,难道阴风王跟人脸湖是有关联的。”风明在感觉到了阴风王的气息后,心中立刻升起了警觉。

    力王虽说是夜叉,但品行不坏,光明磊落。而阴风王,一出场就给人感觉阴暗邪恶,和它之间只有敌我生死之分,没有其它。

    “阴风王,你不会以为我受伤了,战斗力就下降了吧!现在的我照样可以和你大战千余回合!”力王很生气,阴风王这次可真太不是东西了。

    “是吗?缚!”

    “呜”的一声过后,黑色的旋风是化成了一条漆黑的锁链,将力王给捆了起来。

    “黑风锁!你给我解开!不然,我饶不了你!”力王知道这锁链的厉害,没有白费力气,而是怒目圆睁的瞪着阴风王吼道。

    “哎!你就是一根筋,谁让我们是兄弟呢!等我杀了他们,会给你留一份的。我可不会吃独食。桀桀桀...”

    阴风王的笑声令人听后感到发毛,就好像是死神宣告了他的到来,让活人准备好等他收割。

    “切!白痴,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通常这个时候出场,又笑的这么奸的,往往都是死的最早的。”

    “牙尖嘴利,看我一会不一颗颗的把你的牙给拔出来!”

    另一边,诸葛野对大伙说道:“我们一会不要分开,全力警戒,一出手就必须是杀招。”

    “那风明怎么办?我们不管他了吗?”

    “生死各安天命,你看他像是早死的人吗?我觉得我们若是保护好自己,就是对他最大的帮助。”

    “好!只要这一次大难不死,风明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我也是。”

    “我觉得他的脾气跟我挺对路,说不定我们能在朋友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

    三位青年才俊的话让诸葛野的心里颤了颤。

    这叫怎么一回事,自己张罗了大半天,原来是在为风明做嫁衣。哎!人比人,气死人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