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宫飞的邀请
    “我就说天才再妖孽也不能如此,原来是用了秘法。这后遗症很大啊!估计伤到了生命本源。”

    从诸葛野的语气中可以听到一抹释然,也只有这样的风明在会让他觉得,他是活在现实中的人。

    郑桦和花自流没有说话,每个人的脸上都呈现出深思的神色。

    “风明军师,您没事吧!我这次前来多带了一辆马车,原本是准备邀好友回家做客的。现在正好可以给您使用。

    我们宫家虽说是四等家族,但我姐姐嫁入了二等家族。她每年都会从家里捎来不少补血养气的良药,因而我斗胆,邀请您去我们家疗伤。

    我们家离海威城很近,不用五天的时间就能到。请您放心,我没有恶意。”

    宫飞的举动不仅让身后的三个人感到吃惊,更是让此时略微有些糊涂的风明摸不着头脑。

    “主人,我感觉到他没有恶意,他的精神波动还告诉我,他是善意的。”力王知道风明现在的状态不是很好,主动传音向他说了一声。

    “好,我接受你的邀请。”风明没有考虑,信了力王的话,也信了宫飞的诚意。

    “诸位,如今寂灭野路最危险的夜叉已经被杀死,最强大的夜叉也已被收服。接下来,我想凭诸葛城主的魄力,收复这里是十拿九稳的。

    由于风明军师伤得很重,我必须立刻带他返回家族。若是伤势加重,我的心里将会更加愧疚。不管他此次前来的目的如何,反正他救了我一条命。

    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我宫飞平日里虽然纨绔不羁,但在大是大非面前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诸位,告辞,我们先行一步。”

    宫飞对着他们三人拱了拱手,转身就搀扶起风明的左胳膊。

    “谢谢你。

    力王,你就送我们到野路的出入口就行了。外界,你还是不要露面的好。”

    “是,主人。”

    看着他们三个越走越远的背影,花自流憋不住的来了一句,“没想到平日里嘻嘻哈哈的宫飞,在关键时候会如此冷静,被他给抢先一步。要不然,我也会去邀请军师到我家做客。”

    “别说你了,我也是这么想的。事已至此,我们还是把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给做好吧!”

    两个人的感慨分别传入诸葛野的左耳和右耳。此刻的他觉得邀请裴将军的做法,就是一个错误。自己的目的不仅没达到,反到进一步提高了风明在这些人心中的地位。

    “哎!世事难料,后话谁都会说。走一步看一步吧!关于风明的资料我也必须尽快传给老王爷。相信他老人家在收到消息后,应该会很高兴的。”

    力王和宫飞搀扶着风明,走得很慢。只有靠近他,将他扶起,才会知道现在的他究竟有多虚弱。

    “力王,接下来我说的话你听着就好,不需要做出任何回应。

    等我们分开后,你想办法进入黄泉界。进入那里后,凭借着你与我之间的契约关系,你很快会察觉到我的灵魂波动。

    现在你是自己人,我也不再瞒你。在黄泉界有一座黄泉阁,那是我在黄泉界的家。如今我六分之一的灵魂正镇守在那里,先前的那些怨念和负面能量全部被我给封印在了黄泉阁内。

    只要你找到黄泉阁,通过它,在我需要你时,你可以瞬时来到我的身边。

    目前的黄泉阁你不要进去,守在门口就好。等我康复了,净化了里面的阴邪力量,你再进去。

    黄泉界不同于野路,在那里你心中的阴暗面会被放大,至于放大多少就看你自身修为的高低了。因此,这也是对你的一次考验,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是,主人。请您放心,等和您分手后,我会尽快赶往黄泉界,寻到黄泉阁。”

    一个小时后,寂灭野路的出入口到了。在风明对力王叮嘱了几句后,风明和宫飞离开了野路,回到了界路上。

    “军师,请您稍等。”

    宫飞松开风明,从戒指中取出一枚符箓,单手一扬,符箓化作一道流光向着海威府的方向就飞了过去。

    “现在的您很虚弱,不适宜骑马。我已命人将马车驶来,我们在这等他们便好。”

    “没看出来,你的心思很细腻。平时的你伪装的很辛苦吧!”

    “军师为何这么说?”宫飞脸色不变的反问道。

    “若你真是一个纨绔子弟,不会事事想得这么周全。四等家族看似强大,但在二等家族的面前,依然是抬不起头的。

    你姐姐是嫁给了二等家族的大少爷,大少爷也很宠你的姐姐。可人心思变,谁知道大少爷的心在今后会不会变呢?

    以前的你们靠的是自己,但现在的你们越来越依赖他们家。久而久之,你们家的进取心会被磨灭的一干二净。

    等到我说的那一天来临,恐怕你们宫家就算屹立不倒,也会元气大伤。可元气大伤后的你们还能在四等家族的位子上呆多久呢?

    你们的仇家,那些五等家族,会轻易的放过你们吗?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你们的日子注定不好过。

    我知道你在韬光养晦,假痴不癫。可凭你现在的能量还不足以抗衡一个二等家族。除非你能在一年内达到侯境,两年内达到王境,只有让他们看到你的潜力,你才得以保全你的家族。

    当然,天才的成长之路是艰辛的。你的敌人是不会让你轻易成长的,我能看穿如今的你,那些敌人就看不穿你吗?

    他们之所以没有对你发难,是因为现在的你还不值得他们动手。一旦你的潜能爆发出来了,那就算你再伪装,他们还是会对你痛下杀手。

    这是弱肉强食的世界,也是强者为尊的世界。家族的确可以庇护一个人的成长,可当家族将朽之时,庇护之所终将成为埋葬之地。”

    风明的话字字在理,句句发聋振聩。听的宫飞是久久回不过神来。

    “军师,请您一定要施以援手,救救我们宫家。实际上我姐姐的地位已经在他们家动摇了。”

    直到此时,宫飞终于道出了实情,说出了心里话。

    他对着风明深深一拜,态度恭敬,诚意十足,就差没有双膝跪下来了。

    “你的心性不错,既然答应去你们家疗伤,你们家的事我也算参与进来了。作为一个参与者,你认为我会袖手旁观,隔岸观火吗?”

    “谢谢军师。只要您帮我宫家度过这个难关,以后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打住!你是男人,这后半句话应该是女人说的。”

    宫飞尴尬的笑了笑,难得的露出了一抹童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