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不智
    “哒哒哒...”马车声由远及近的传了过来。

    很快,两辆极为精致的的马车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拉车的马不是普通的马,而是带有一半魔兽血脉的角马。

    “宫飞,你们家挺了不起啊!连角马都能弄到。”

    “这是托我姐姐的福,让姐夫家的商队从西人那里购买的。但就为了这两匹角马,姐夫把我家姐姐狠狠地教训了一顿。”

    “怎么回事?他不是很宠你姐姐吗?为了两批角马不至于吧!”

    “哎,此事不提也罢。我也是因祸得福,父亲为了给姐姐出气,把这两匹角马赏给我了。”

    “那我今天也沾沾光,坐坐这角马拉的车。”

    当两辆马车停下来后,宫飞搀扶着风明就准备上左边的一辆马车。

    “慢着,宫飞。这辆马车是我乘坐的,我不喜欢和人挤一辆马车,你让他和你一起吧!”一道极为不善的声音从马车的车厢内传了出来。

    “大人,还请您不要生气。这是姐姐从家里派来的高手,负责保护我的安全。路程也不是太远,就委屈您和我在一个车厢里吧!”

    “哼!什么叫你姐姐派来的高手!她有这个能力吗?要不是看在大公子的份上,我才不会来呢!”

    宫飞的脸色在他的话后变得很难看,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他凭借强大的忍耐力将这股愤怒给忍了下来。

    车厢内,风明向宫飞问道:“那个人是谁?”

    “哎!他叫徐华,是姐夫家的三管家,主要职责就是和我们这些姻亲家族打交道。自身的修为达到了侯境小成。

    听说他一直想晋升为二管家,一旦成为二管家,那手中的权力将会进一步提高。也许是巧合吧!就在上届考评开始的时候,他被姐夫派到了我们家,专门负责我们宫家的安全。

    这看似挺美的差事实际上也宣告着他与二管家的位子就此绝缘,甚至连三管家的位子都快保不住了。”

    “原来是这样。但他难道不知道,和你们关系处好了,对他的未来来说,是很有好处的。毕竟你姐姐是大公子的妻子。”

    “若是一年前,他绝不敢如此。现在姐姐和姐夫的感情很不稳定,姐姐知道姐夫在外面有人了,但她无能为力。

    上一次姐姐回家,趁没人的时候跟我提过,姐夫现在一个月能有三天呆在家里就不错了。姐姐也知道,和姐夫好的人是谁,但这个人也不是姐姐可以轻易动摇的。

    恐怕此事就算闹到姐夫的父亲和母亲面前,也无济于事。一旦姐夫决定要把她娶进门,那姐姐注定只能当小而不能当大,甚至有可能,姐夫会为了她而把姐姐休掉。”

    “嗯?那个女人的背景很大吗?”

    “西玄武城炼器师公会会长的女儿,本身也是一位炼器宗师,炼器师公会十大外门长老之一。我们宫家和他比起来,那是小巫见大巫,甚至是小的没边了。

    徐华本身就是一名武者,炼器师公会对他的吸引力比我们宫家大多了。他现在能不给我们家添麻烦已经算是不错了。”

    风明听完后没有说话,他觉得自己跟炼器师公会真的很有缘。这绕着绕着又绕到炼器师公会上了。

    “大人,您不会在听了我的诉说后,弃我们宫家于不顾吧!”

    “你看我像是这样的人吗?越是棘手的事等处理完了,才越会让人感到成就。既然我答应过你,就会全力以赴。”

    “谢谢大人。”

    “你也别一口一个大人了,就喊我风明吧!”

    “好,风明大哥。嘿嘿,我觉得这样比较亲切。”

    “停下!”

    一声大喝过后,一道身影从半空中一落而下。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铁洪。

    虽说只有到了侯境才可以御风滞空,但铁洪不是一般的半步侯境,如今的他可以说在侯境小成以下,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幸好马车的车夫是训练有素的,要不然,光是这急停,就可以让车厢内的人飞出来。角马的奔跑速度可是军马的三倍。

    “铁洪,你也太放肆了吧!就算你铁家是三等家族又怎么样!我们宫家可不怕你!”

    “哼!你现在能代表得了宫家吗?闪一边去,只要你把风明交出来,改日我定当上门赔罪。”

    “铁洪,我知道你很强,可你可别忘了,我这里也有一位强者。徐华前辈的修为可是到了侯境小成,他对付你,应该没有什么难度吧!”

    铁洪嘴角一掀,放声大笑道:“宫飞,我们强者的世界你不懂。等你到了我们的境界,就会知道强者的默契。

    我到现在针对的都是风明,又不是宫家。只要不过界,他是不会出来替你说话的。当然,就算我把你怎么了,他也不会出来替你抱不平。”

    “徐前辈,难道您真的不准备出来说几句吗?您要是不开口,他可是会以为您怕了他!”

    “宫飞,把风明交出去不就完事了吗?不要拿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来烦我,你真当我是你的保姆啊!”

    徐华的话让宫飞的脸色变得铁青,这是明摆着不给自己面子啊!

    “哈哈哈...,你看看,我说什么来着。宫飞,抓紧时间,把风明交出来,你就可以回家当好宝宝了。”

    外面发生的事,让坐在车厢内的风明轻声的叹了一口气。

    “铁洪还真是阴魂不散,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底线。就算我现在虚弱不堪,他就真当我不能治他了吗?

    徐华,身为侯境小成强者,一点大局观也没有,让个人私利蒙蔽了心智,注定没有大的前途。如今他的做法完全让他的余生止步于此。

    他们两个人在我看来,可以用同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不智。”

    风明可不是那种人家打上门来,自己还会装哑巴的人。他慢悠悠的走出车厢,站在宫飞的身旁,对他说道:“你今天的做法,会为你们宫家在日后带来无法想象的回报。至于剩下的事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风明大哥,可你身上还有伤!”

    “放心,金陵城保卫战我身上的伤可比现在重多了。对付这样的小角色,还不至于让我无还手之力。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不会杀他的,至少不是现在。”

    宫飞原本还想开口劝解几句,但在察觉到风明眼神中的自信和锋芒后,是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向后退了一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