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 衰败的前兆
    风明这一睡就是三天。

    三天的不吃不喝,一动不动,可把宫飞给急坏了。

    “宫飞,有水吗?我有点口渴。”风明总算在宫飞快奔溃前,开口说话了。

    “有,我这就给您端来。”

    喝完水,风明坐起来,对他说道:“这一觉睡得很香,身上的伤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只要在调养一阵,便可痊愈。”

    “那真是太好了,您的身体好,我才能多向您请教学习。”宫飞一扫之前的哀怨愁苦之色,转而变得精神抖擞。

    “我们还有多久到你家?”

    “还有两天的路程。”

    “幸好有角马啊!要不然,我们起码得走半个月。你们家位于西玄武城的哪个位置?地段好不好?”

    “呵呵,我们家可没有资格坐落在西玄武城内,就连铁家也没这样的资格。整座西玄武城只有一个家族坐落在里面,就是我姐夫家,宁家。

    铁家在西玄武城的东边一百里处建了个铁家堡,我们家由于实力不及他们家,只好在西玄武城南边两百里的小城,柏城落户了。”

    “西玄武城大吗?”

    “很大,长有五百里,宽有三百里。”

    “那就奇怪了,这么大的地方,不会连两个家族的落脚地都没有吧!宁家还真是霸道啊!”

    “风明大哥,在这以实力为尊的世界里,技不如人之后我们可不能怨天尤人。我相信有了您的帮助,我们宫家也可以住到西玄武城内去。”

    “咳咳,好吧!我尽力而为,要是不行,岂不是砸了我的招牌。”

    两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这赶路的时间里,风明把西玄武城的情况还有各大家族的势力分布详细的了解了一下。

    他唯独没有问宫家的情况,按照他的话说,他要实地考察一下。以自己的眼光和客观的标准来了解一下宫家。

    “律...”车夫的呼喊,预示着旅途的结束,目的地的到达。

    宫飞把车厢的门一推,让风明先走了出去。风明一出去,便看见徐华投来一道不善的目光,之后,他衣袖一摆,大步的走入了府中。

    “这个人是小人,对小人要么退避三舍,要么斩草除根。”

    风明是一个善良的人,可不代表他不会杀人。若是一味的善良而不懂得杀伐,早晚被人给吞了骨头。

    “少爷,您回来了,老爷在大厅内等您。”

    “少爷,您小心点,老爷的脸色不太好,之前,好像是铁家的一位管家过来了。”

    一路上风明见到,宫飞和府内家仆丫鬟的关系很融洽,他们对宫飞的关心是发自内心的。

    “我在这等你,你进去吧!等你和你父亲谈好了,我再进去。”

    风明的意思,宫飞明白。希望父亲不要按照风明设想的来,自己可是费了好大的功夫才请来一位救星。

    进入厅堂,宫飞俯身一拜道:“父亲,我回来了。”

    “你还知道回来啊!你现在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我还没死,你就开始代表宫家了!虽然你是我儿子,但有些规矩是不能僭越的。

    再有你若是代表宫家去做一些长脸面的事我也不怪你,可你偏偏为了一个没有未来的人去得罪铁家。你可知道铁家的老祖正在闭关,一旦出关,那他们家将会和你姐夫家平起平坐。

    我们宫家是四等家族,如今沾的是你姐夫家的光。你可知若是铁家真的要上门兴师问罪,就算是你姐夫,也不会出面替你讲一句话。”

    “父亲,靠别人的力量来维护自己总归不是事,只有自己强大了,别人才会尊敬你。强者跟强者之间的对话,叫合作。强者跟弱者之间的对话,那就叫宰割了。

    我知道我们宫家现在依靠的是姐夫家,但正因为这一点,才让宫家子弟出现了虚浮和松垮的苗头。一旦这种苗头蔓延下去,那不用铁家上门兴师问罪,我们宫家也会不攻自破。”

    “好!很好!出去一趟长本事了。开始教训起我来了。是不是门口那个人给你灌输的这些!他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哼!”

    宫穹说来就来,一道强劲的精神威压眨眼间就冲出了客厅,向着风明就一罩而下。

    “父亲!您不能这样!”宫飞后知后觉的喊了一声。

    风明对这威压没有抵抗,任由它笼罩自己。

    祸兮福所倚,身上的伤势把自己的潜能进一步激发。在自我疗伤恢复的同时,这修为也是水涨船高,达到了日境九日级别。

    这是自己的第三个极境,如今的自己就算是遇到侯境小成强者也不会弱到哪去。

    问道境没有等级划分,过了就是过了,没过就是没过。虽说有半步侯境存在,但归根结底仍属于问道境层次。

    自己的精神力原本就强大,灵魂虽然虚弱了,但宫穹释放的是精神威压,而不是灵魂攻击。自己自然能抵挡得住这轮针对性的攻击。

    “嗯?他竟然没事?”

    “父亲,您不能这样!我们宫家的未来可全在他一念之间呐!”

    客厅内,宫飞绝无仅有的第一次对父亲发出了咆哮。

    宫穹愣在原地,他觉得眼前的儿子很陌生,这还是自己心爱的那个儿子吗?

    “宫飞,对长辈不能这样。”

    风明很从容的走了进来,就像是走进自家的客厅一样。

    “哼!你就是风明?就是你给我家的飞儿惯了**汤,让他什么事都听你的?”

    “宫家主,此话差矣。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众人皆醉我独醒这句话。如今的宫家,到目前为止,我只见到一个清醒的宫飞,其他的人全部浑浑噩噩,不知危机悄然降临。

    这是你们宫家衰败的前兆,快则数月,慢则数年,你们宫家将会从四等家族的位子上退下来,至于退到哪一步,我想介时您的心中应该有数。”

    “大言不惭!你以为凭你寥寥数句我就会相信你说的话了吗?我们宫家正如日中天,借助宁家的势,我们宫家正在飞速发展。

    小辈,不要太自以为是,这天底下的事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

    “哦?是吗?能麻烦家丁给我上一杯好茶吗?我要坐下来,跟您好好论一下道。”

    “哼!怕你不成!来人,给这位公子上好茶!”

    宫飞没有作声,默默的退到一旁。如今的他更敬佩风明了,能把激将法用到如此境界,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