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宁岩云
    “老爷,总算找到您了,宁家二少爷来了,已经在客厅等您一个小时了。”管家神色焦急的冲进了书房。

    “我这就去,你们在这里等我。”宫穹的脸色在此刻也是突变,宁家二少爷的脾气可是说来就来。

    等到他们离开,风明开口问道:“宁家二少经常来你们家吗?”

    “风明大哥慧眼如炬,还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您。宁家二少是出了名的赌鬼,每次只要输了钱,就会来我们家。

    只要给他钱,他就会乖乖的离开。若是没有或者给少了,就算这里是我们家,他也会大闹一场。

    碍于情面,父亲也不好多教训他,只能打碎了牙往肚里咽,有苦难说。”

    客厅内,宫穹一脸笑容的走了进去,对斜躺在椅子上的宁家二少说道:“岩云,今天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啦?”

    “宫穹,我才一阵子不来,你就不把我当回事了是不是?竟然把我晾在这里一个小时,你可知道一个小时我能做很多事了!”

    “抱歉啊!我从外面刚回来,有什么事说吧!”

    “原来是出去了,我也是随性而来,刚才的事就翻篇了。你赶紧命人给我取一百万灵币,我有急用。”

    “多少?一百万灵币!以往你不都是十几万灵币的吗?怎么今天要一百万灵币了?”

    “哪来那么多废话!我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染坊了!宫穹你信不信只要我回去动动嘴,就能让你们宫家伤筋动骨?”

    “说的是啊!我也不是亲家,管不了你那么多。来人,去取一百万灵币给二少爷,然后,送客。”

    宁岩云知道宫穹心里不舒服,但看在一百万灵币的份上,就不跟他计较这么多了。有了这一百万灵币,自己一定可以翻盘的。

    送走了宁岩云,管家一脸忧色的走过来说道:“老爷,现在他来的频率是越来越密了。您看您是不是去宁家一趟,再这样下去,我们家的银库可就要给他掏空了。”

    “哎!我又何尝不知道呢!可你当亲家不知道吗?你又不知道亲家母有多疼这个宝贝儿子。我要是不去,亲家母说不定还帮我说上几句。若是去了,那不幸的只能是玉儿。

    早知道那小子是这么个德行,当初就不应该让玉儿嫁给他。也怪我当时让猪油蒙了心,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老爷,天色已晚,我这就命人去准备晚宴。”

    丰盛的宴席在半个小时后开启,宫飞看出了父亲的无奈,但他没有提,而是把话题尽量往高兴的事上引。

    宴席进行到一半,一道不和谐的声音犹如苍蝇一般,立刻打破了美好的氛围。

    “哎呀!正好肚子饿了,来人,加一副碗筷。”

    宁岩云再一次出现,他的出现让宫府全府上下,一下子变得安静起来。

    “岩风,你怎么又回来了?不会是输光了吧!”宫穹刚才是忍下了,但不代表现在会忍下。

    “咦?宫穹,你这不是当众打我脸吗?什么叫又输光了!只要进行下去,那就不叫输,叫投资,知道吗你!”

    “宁岩风,请你放尊重点,我父亲是你的长辈。”宫飞也不是第一次见他如此了,可今天说什么也不能忍了。

    “呦呵!这不是宫大少爷吗?等一下,不会又要跑到你姐姐那去告状吧!实话告诉你吧!我哥早晚会休了你姐。别总拿你姐来压我!”

    不管宁岩云的话是不是真的,从他的话可以听出,现在整个宁家上下恐怕都已经不拿宫玉当回事了。

    “好大的口气!你现在立刻从我眼前消失,我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如若不然,我就帮亲家教训一下你,让你知道什么叫礼貌。”

    “哈哈哈...,宫穹,你说出的话你信吗?你我同是侯境小成,单论战力,十个你也不急我!还代我父母教训我,我看是我教训你还差不多!”

    “你,你这个纨绔子弟,今天就算我会败在你手里,我也要好好的教训你!”

    眼见宫穹身上的气势开始飙升,宁岩云也觉得不对劲,以往的他可不是这样的啊!

    “二少爷,没什么事的话您就回去吧!此事若是让大少爷知道了,他会不高兴的。您也知道,大少爷对家风看得很重。”徐华一个闪身,出现在了宁岩云的面前,毕恭毕敬的劝道。

    “好,今天就看在徐华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但两百万灵币你必须给我,不然,我就赖在这不走了。”

    徐华苦笑一声,他真是服了眼前的这位二少爷。比起大少爷,他就算插上翅膀也难追上啊!

    “呵呵,要钱没有,赶紧滚!”宫穹觉得霸气一回挺爽,干脆就将这霸气进行到底吧!

    “滚!你竟敢让我滚!宫穹,你确定你是让我滚吗?”宁岩云用手指着宫穹,怒火中烧的问道。

    “看来你是累了,听觉都出现了问题。那我就好心的再说一遍吧!给我立刻滚!”

    “混账!你竟敢骂我!今天我要是不把你这宫府掀翻,我就不叫宁岩云!”

    “橙幽,出来!给我狠狠地教训他们!”

    “唰”的一下,一个橙色的身影出现在了大家的眼前,这是宁岩云的式神,橙幽。

    “哼!甲卫,出列!帮我好好的招待一下橙幽,让他知道什么叫规矩。”

    涟漪状的光芒一闪,一个身穿铠甲的剑士出现在了宫穹的身旁。

    他的出现立刻让人感到一种锋锐之感,仿佛眼前站着的不是一个式神,而是一柄剑。

    橙幽的身法很诡异,像是一名刺客,他身形连闪,飘忽不定,眨眼间,就冲到了甲卫的左前方。

    甲卫没有移动脚步,只是将握剑的右手,一个竖挡。

    下一刻,“嚓”的一下,一连串的火花蹿起,橙幽的匕首在甲卫的长剑上划出了一道红痕。

    眼见第一轮的攻击,双方都没有占到上风,宫穹和宁岩云的眼中皆闪过了一道不为人知的光芒。

    假如风明今天不在场,眼下的局势发展下去,必然会让宫家遭受巨大损失,之后,会引来宁家的滔天怒火。

    可谁让风明今天在场呢!他向来不会让事情超出自己的控制之外。

    “结界!”

    “嗡”的一声,透明的光罩将甲士和橙幽罩了起来。

    “大家都冷静点,请先听我说几句。若是说完,你们还想继续,我绝对不会打扰。”

    能够一瞬间释放出结界符箓的文者岂会是一般人,宁岩云虽然好赌,但不代表他笨。不然,也不会有如今的实力了。

    今天的宴席明摆着就是招待他的,既然如此,那不如先卖他个面子。

    “好,你说!”

    宁岩云回答的如此爽快,让了解他的人都感到诧异,难道他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