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七章 宫鸿的试探 上
    回到宫家的风明,一连三天都没有走出房门。【】在房门的外面,他挂了一个木牌,在木牌上书写着“请勿打扰”四个字。

    宫穹知道他可能是在自我疗伤,但还是会一日多次的来到他房间的门口,站立一会。

    第四天一早,宫飞驾着马车,在宫府门前来了一个急刹车。

    角马的耐力不用说,自然是马中的上乘,可如今,它竟然在微微发颤,大有再跑一段路,就要瘫倒在地上的架势。

    “赵长老,请下车,我们到了。”宫飞的脸色不太好看,但还是强忍着身体的不适,礼貌的邀请妙家长老赵有德下车。

    “吱”的一声,车厢门打开了,赵有德颤颤悠悠的走了出来。他的脸色比宫飞还要不好看。

    在宫飞的搀扶下,赵有德一步步好似慢动作的走下了马车。

    不等宫飞再度开口,赵有德是一个箭步冲向了墙角,一手扶着围墙,一手捂着肚子,大口大口的吐了起来。

    他这一吐,立马产生了连锁反应。宫飞是“唰”的一下,冲到了另一边的墙角,一模一样的呕吐起来。

    马车赶路本就颠簸,若是速度上再来个提升,那整个人就跟散了架似的,五脏六腑也是不停的翻腾着。

    他们俩已经算是不错了,直到目的地才将身体中的不适吐出来。要是换作其他人,说不定可以从路上一直吐到家门口。

    他们俩这一吐,就吐了半刻钟。直到宫穹从府内走出来,他们俩才吐完。

    “父亲,这位是妙家的外事长老赵有德。”

    “赵长老,辛苦了。里面请。”宫穹先是瞪了宫飞一眼,然后,笑着对赵有德拱手邀请道。

    “宫家主客气了,请。”

    宫穹没有直接去客厅,而是领着赵有德去了风明隔壁的一间客房。

    旅途上的劳顿,再加上身体的不适,今天若是谈事,效率恐怕会很低。不如今天就让赵长老好好休息,结盟的事也不急用这一时半刻。

    安顿好了赵有德,宫穹领着宫飞就回到了自己的书房。

    “宫飞,你这是干什么!有这样去邀请使者的吗?你也不看看赵长老的年纪,连你都受不了,他能受得了吗?

    尊老爱幼这传统美德,你难道忘了吗?你知不知道,你的做法让我们宫家很丢脸!”

    “父亲,我也没想到赵长老会如此不堪。我也是为了完成军师交代的任务,他只给了我四天的时间。若是四天的时间回不来,军师可是会不高兴的。”

    “我的天哪!他给你灌什么**汤了,竟能让你如此听话!你什么时候能把对他的这股劲用在对我的事上,那我们宫家何愁不兴旺!”

    “父亲,话可不能这么说。【】我现在可是很努力了,要不然,我也不会如此尊敬和信赖军师。”

    “我知道,你先下去休息吧!晚上去邀请军师还有赵有德,我们一起吃个饭。”

    “是,父亲,晚上见。”

    同一时间,赵有德刚准备躺下休息,耳边就响起了令他感到敬畏的声音。

    “赵有德,你马上到隔壁房间来!”

    赵有德不敢怠慢,更不敢以自己身体不适为由,迟缓自己的行动。他动作麻利的穿戴好,出门右拐,向着隔壁的房间就走了过去。

    “不用敲门了,也不必在意门上挂的牌子,进来吧!”

    赵有德推门而入,把门关好。可就在他转身后的一瞬间,他立刻爆发出了强劲的气势。

    “你是谁?为何冒充我家家主的声音!”

    “不错,我离开的这段日子,你没有忘记修行。如今应该已经摸到六日境界的边沿了,继续努力。”风明说完,转而恢复成妙俊风的模样。

    “主公,您真的是主公?”

    “你啊你,若不是我,为何宫家不辞辛苦,大老远的要跑去跟我们家结盟!”

    “外事长老赵有德,拜见主公。”对于妙俊风,赵有德是发自内心尊敬的。他不敢失礼,规规矩矩的行了参拜之礼。

    “你起来吧!把这粒丹药吃下。”

    赵有德想都不想,接过丹药,直接就把它送入了口中。

    刚一下咽,他立刻赶到一股清凉的气息流遍全身。晕眩不适之感,在这股清凉气息消散的同时,也随之而去。

    “多谢主公。”

    “辛苦你了,一路的颠簸劳顿受苦了。但为了我们妙家的将来,这个苦,值得!”

    “为主公分忧,本就是我们做家臣的职责。接下来的谈判,还请主公示下。”

    “也不用太复杂。你只要记住一点即可。我们与宫家结盟,是真正的盟友,利益均沾。但在主次上,我们是主,他们是次。

    现在是,未来更是。若是他们肯在这一点原则基础上与我们订立盟约,我们就结盟。若是不肯,你就洒脱的离开。”

    “诺,属下谨记。”

    之后,妙俊风与赵有德又聊了点其它的事。内容主要是在自己走后,妙家的发展状况。

    离晚宴开席还有一个小时,宫穹双手后背,不断地在书房内踱着步子。

    他想来想去,觉得结盟的事必须要和父亲商量一下。自己虽说是一家之主,但宫家真正的大树不是自己而是父亲。

    只要父亲这颗大树不倒,宫家就不会倒。哪怕是铁家和宁家想要覆灭宫家,都必须得好好的掂量一下。

    来到父亲闭关的地方,宫穹很恭敬的请示道:“父亲,孩儿能打扰一下吗?”

    “进来吧!”

    石门开启,宫穹快步的走进石室之中。

    石室中央,一位身穿素衣的老者盘膝坐在铺垫之上,没有一丝气息外泄。这感觉就好像他和整座石室融为了一体。

    “父亲,请恕孩儿冒昧。可事关宫家生死存亡,孩儿不得不前来请示父亲。”

    “是不是宁家又发难了?他们难道就吃准了我突破不了吗?”

    “还请父亲息怒,请容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您详细的解说一下。在您闭关后...”

    听完了宫穹的叙述,宫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觉得此时宫穹来见自己,也许是上天的安排。

    “今晚的宴席代我好好的招待他们,等宴席结束,你务必邀请风明来我这里一趟,我想见见他。”

    “父亲,风明军师不是一般人,还请您手下留情。”

    “你啊你,岁数越大,胆子越小。你当我是你吗?我就那么难相处吗?只不过是聊天而已,你用得着那么紧张吗?”

    “是,是孩儿多想了。那我就先回去了,宴席马上就要开始了。”

    “你去吧!记住,若是能给他灌些酒,就灌些,酒后吐真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