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同盟成立 上
    面对突破成为王境强者的宫鸿,徐华变得没脾气了。

    他今晚不敢离去,王境强者的感知是敏锐的。自己的事自己知道,宫鸿即便是在闭关,但对自己在宫家的事还是清楚的吧!

    “您应该发现他了吧!现在还不是收拾他的时候,一旦收拾了他,那就代表着与宁家彻底决裂!”

    “没想到你的感知这么敏锐,看来你的精神力很特别。”宫鸿故意将“特别”二字咬得很重。

    “哪里,身为军人,警觉性始终是摆在第一位的。哪怕我是一名文者,但在军营中和武者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说的也是,时间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去。等明天正事谈完了,我们好好的喝几杯。”

    “好,明天的酒应该可以让我醉了。”

    二人相视一笑,聪明人之间的谈话,点到即止,不需要说透。

    第二天一早,宫飞早早的就守候在风明房间的门口,等他出来。

    “吱”的一声,房门打开了,风明伸着懒腰对宫飞说道:“早啊!你起得比我还早啊!”

    “不是起得早,而是一晚没睡。昨晚您和爷爷聊得怎么样?爷爷对您的印象如何?”

    “应该还不错,我们聊得挺投机。另外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宫鸿前辈现在已是一名王境强者了。短时间内你们宫家会稳稳的坐在四等家族的位子上,没有人再敢来找你们的茬了!”

    “真的吗?您说的是真的?”

    “当然,大清早的我有必要逗你玩吗?”

    “谢谢您,军师。自从您来到我们家,我们宫家的变化是明显的。我在此向您表示深深的感谢。”宫飞说着就向风明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

    风明笑了笑,刚想开口,就听到左边有脚步声向自己这边走来。

    “宫飞公子早啊!想必这位就是足智多谋的风明军师吧!百闻不如一见,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听着赵有德的开场白,风明感到自己的牙怎么有点酸呢?

    “赵长老早,没想到您也起得这么早。昨晚休息的怎么样?今天可是要谈很久的。”

    “哈哈哈...,放心吧!你难道就没看见我昨晚和你父亲喝的很愉快吗?我现在到是担心,宫家主是否能爬的起来?”

    “赵长老,在我儿子面前这样说我可是不对的哦!我的酒量也不差,想当年我可是喝遍天下无敌手啊!”

    “是吗?那我们晚上再较量一番,看看谁是海量!”

    “没问题,酒我都备好了。到了晚上,我让你见识一下酒仙的风采。”

    “哈哈哈,酒仙!酒仙遇到我酒神,马上变成凡人。”

    听着他们的对话,风明用手捂着眼睛,对着宫飞说道:“宫飞,看来他们俩昨晚的确喝多了,到现在酒还没醒呢!

    幸好今天的谈判是宫鸿前辈来主持,要不然,结盟的事估计今天就泡汤了。”

    “呵呵,我们去吃早饭吧!让他们俩在这里醒醒酒。”宫飞的嘴角也是颤了颤,他对风明的话深感认同。

    两个小时后,在宫家的密室内,宫鸿,宫穹,宫飞,宫家核心长老,风明和赵有德全部齐聚而坐。

    今天的宫穹没有坐在主位之上,而是和宫飞一样,站在宫鸿的身后。

    “既然人都已经到齐了,那我们就开始吧!诸位长老,有没有谁想先发言的?”宫鸿的目光从在座的每一位长老脸上一一扫过。

    “那就由我先来说几句吧!”大长老一马当先的站起来,对着宫鸿拱了拱手。

    “赵长老,您既然代表妙家前来谈判,那不知您的意见是否代表了整个妙家,您同意和否定的事,是否也代表了妙家众高层的意见?”

    “大长老问得好,我可以明确的答复你。我能代表妙家前来谈判,自然是代表了妙家全体的意志。我今天在这里的一言一行,都代表了妙家。

    我虽然不姓妙,才加入妙家,但家主对我还是很器重的。而此次派我前来,也是有寓意在里面的。想必我不明说,大家也都能明白。”

    “好,赵长老快人快语,那我也不拖泥带水。这里有一份盟约,是昨晚老家主和我们一致商量后拟出的。

    你可以先看一下,若是没有异议,只需在上面签个字,盟约即时生效。”

    赵有德接过盟约,仔细的看过所有条款后,他笑着对大长老说道:“这份盟约是我见过的最细致的盟约,我对条约没有什么异议,只希望在盟约的最后加上一条。”

    “加上一条?”

    “没错。这个意思也是家主的意思。”

    “不知道妙家主想要加上的一条内容是?”

    “妙家与宫家结盟后,以妙家为主导,宫家为辅助。”

    “什么!”

    “荒唐!”

    “不可能!”

    “这一条绝对不能加!”

    不等大长老开口,宫家的长老们是个个义愤填膺的反对起来。

    “请大家安静,我想听听赵长老接下来要说什么。”宫鸿雄厚的声音响起,让场面安静了下来。

    昨晚上,在商议盟约条款的时候,众长老就已经知道宫鸿如今的实力了。家中最强者的话,大家自然不能不听。

    “宫老家主,我们家主料到您会有这样一问。他在信中对我说,若是您开口询问,就请风明军师代为回答。”

    “嗯?这是为何?”宫鸿感到不解,妙家的事为什么要让一个外人来发言。

    “风明军师是我家家主的生死之交。他的话能代表我家家主的话,他的决定等同于我家家主的决定。”

    在场的众长老无不倒吸一口凉气,对于风明他们可没有宫鸿爷孙三人对他了解。他们万万没想到,风明军师的影响力竟然会这么大。

    “那好,就有劳军师为我们解惑了。”

    风明缓缓的站起身来,按照主次,对在场的每一位拱了拱手。之后,他从容的开口说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无非是潜力二字。”

    “潜力?”

    “没错。妙家有底蕴,之前一直未动用,现在才开始启用。再加上妙俊风本人拥有无限潜力,因而,妙家的未来前景无限。

    当然,这也不是说没有风险。其实,我们做任何事都有风险,风险和收益是成正比的。

    宫家如今决定跟妙家结盟,不也是一场风险巨大的压住吗?既然压了,那干脆就一路到底。

    赢则盆钵满满,输则树倒猢狲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