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 真相 上
    “真相?真相是什么?我现在有资格知道吗?”

    “你说呢?我都对你说这么多了,难道你认为真相还能继续隐瞒下去吗?我可不是那种喜欢吊人胃口的人。

    但这事情的真相我也只能大致推测出一二,全部的真相也只有等回到宫家,当面问下宫老前辈才能清楚了。”

    “那我们加快速度吧!这个真相瞒的我好苦啊!整整十年啊!从我第一次买符器开始,这真相就一直压在我身上。”

    风明耸了耸肩,他对宫飞此时心中的感受深有体会。依稀记得,不久前的自己又何尝不是像他这样呢!

    回到宫家,宫飞和风明直接来到宫鸿所在的一处小院落前。

    “爷爷,您在吗?”

    “进来吧!还有风明小友。”

    推门而入,在眼前十米的位置,宫鸿正躺在躺椅上,微微的轻晃着。

    “爷爷,这是我一早和风明大哥去城里给您买的符箓,希望您会喜欢。”宫飞说着便从戒指里取出锦盒,把它放到了爷爷的手上。

    宫鸿笑眯眯的打开锦盒。

    锦盒打开的一刹那,一股淡淡的符箓之光是从锦盒中直射而出。

    不过,它来得快消散的也快。

    “好,中等级别的王符。这可是好东西啊!乖孙,你总算是长大了。【】”

    听到这话,宫飞有点不好意思,他立即开口说道:“爷爷,符箓是风明大哥帮我挑选的。”

    “哦?看来风明小友不光是文者那么简单啊!难道说你还是一名制符师吗?”

    宫飞尴尬的笑了一声,用余光瞥了瞥风明。

    “谁让是您问我话呢?我也不能骗您。没错,我是一名制符师。”

    “好,我们宫家现在的文者非常少,我也很少能找到一个知识渊博的文者与我交流。今天,我们正好可以好好的交流一下。

    那一晚谢谢你,我知道就算没有你的推波助澜,我也能够晋升王境。但在时间上总归会有推迟,现在对我们来说,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试想昨天早上,若是我没有晋升为王境,那结果会怎样呢?铁柱这老家伙可是一只老狐狸,一般的方法是搪塞不住他的。”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您是我的长辈,晚辈向长辈尽一点心意难道不应该吗?宫飞是我兄弟,他的爷爷也就是我的爷爷,那件事还请您别记在心上了。”

    “哈哈哈...,好!活了一大把年纪还不如你这个小辈想得开。说吧,你们俩找我有什么事?我这乖孙有什么事都会挂在脸上,从他一进门我就知道了。【】”

    “宫前辈,宫飞今天带我去了炼器师公会。我觉得那里有问题。”

    宫鸿一下子从睡椅上坐了起来,神色从怡然自得转眼间变得严肃凝重。

    他抬手一挥,立刻布下一层结界。

    “是你自己看出来的?还是有人对你这样说了?再或者是我这乖孙告诉你的?”

    “宫老前辈,宫飞对于此事完全不知情,在这里更没有一个人对我说过此事。符器的问题是我自己发现的。

    我身为一名制符师,触类旁通之下,对符器我还是能鉴定出一二的。”

    “你鉴定出了什么?”

    “其一,华而不实;其二,并非出自炼器师公会的炼器师之手;其三,凡是出自炼器师公会炼器师之手的符器,里面都会带有一丝器灵的气息。”

    “你要说的重点应该是最后一点吧!前面的两项应该并非是你关注的。”

    “没错!符器诞生器灵是好事,但器灵的属性若是黑暗属性,再加上所有这一批次的符器都是黑暗属性,那就不得不让人产生遐想了。”

    “风明小友,你知道吗?你的话让我感到很吃惊。你是一名文者,又是一名制符师,没想到对符器的理解也能上升到这么高的境界。

    我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你了。幸好你是我们宫家的朋友,若你是我们宫家的敌人,那你会比铁家可怕百倍,毕宁家可怕十倍。”

    “宫老前辈言重了,我也只是略懂而已。其中的深层缘由,还要请您为我们解惑了。”

    “风明小友,你可知我一旦开口,你就会被卷进这漩涡之中?”宫鸿别有深意的将目光盯向了风明。

    “难道现在的我就不在漩涡之中了吗?”风明回答得很自然,目光中充满了平静。

    “哎!妖孽般的天才啊!幸好你比我晚出生几十年,不然,这江湖上哪还有老夫的位子!”

    “那个,宫前辈您似乎扯远了!”

    “有吗?我是在考验你们,看看你们是不是真的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上。”

    这句话一飘出,风明和宫飞的额头上同时出现了一个“井”字。

    “咳咳咳,言归正传啊!我们西玄武城的炼器师公会说是隶属于炼器师公会的,实际上已成为蓝绝会长个人的公会。

    在这个公会里,凡是顺从他的一律留下,不顺从的,因人而异。在多年前他就已经跟宁家扯上了关系,现在更是不分彼此。

    要不是有城主府和制符师公会在这牵制他们,我琢磨着西玄武境恐怕会成为一个国中之国。”

    “爷爷,不是还有铁家吗?另外,在这西玄武境,可是还有几家三等家族和二等家族。他们不可能强大到忽视他们的境地吧!”

    “乖孙啊!若是没有风明军师,你认为我们宫家现在的境况会是怎样?你出门历练毕竟少,和他们打交道的机会不多。

    以前的你也许发现不了什么,但现在的你只要出去转上一圈,就会发现其中的悲哀和蹊跷。”

    “悲哀和蹊跷?”宫飞双眉紧皱,面露沉思。

    “风明小友,听了这么多,你就不发表一下意见吗?我觉得在你心中已经有答案了。”

    “的确,只是这个答案似乎有些可怕。一旦开口,便会有灭顶之灾。我现在是真的明白你们为什么不把真相告诉宫飞了。

    这个真相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还是永远不要知道为好。”

    看着打哑谜的他们俩,宫飞是很不高兴的喊道:“我已经成年,不是小孩了。今天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爷爷还有风明大哥难道想就此打住,不告诉我了吗?”

    “你说吧!”宫鸿点头说道。

    “还是您说吧!”风明耸肩微笑回道。

    看着两个人又开始唱起戏来,宫飞再一次喊道:“不就是个事吗?用得着这样婆婆妈妈的吗?风明大哥就由您告诉我吧!我想爷爷也很想知道,您心中的猜测是否与实际相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