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 深夜来客
    刘云风对于阵法颇有研究,他和两个营队的统领一起,将构建好的阵法继续完善。

    风明则是在营地内视察起来,有时候还亲自动手,将营帐外的固定桩打捞,将圈马的的栅栏钉牢。

    入夜,营地内的篝火升了起来,对于没有回来的营队,风明并不担心。在这野路里,若都能出事,那这些兵还是回家种地去吧!

    “将军,阵法已经完善好,您是不是过去检查下?”刘云风带着一抹疲惫,慢慢的走了过来。

    “辛苦了,云风。来,吃个烤翅,我的手艺还是不错的。”

    “谢谢将军。”

    “你办事我放心,阵法我就不检查了。竭泽而渔的事我不会去做。毕竟这里还不是我真正的领地。若是真的把这里清理的干干净净,指不定会有多少人前来抢地盘呢!”

    “您说的对。嗯!这烤翅的味道真不错,再给我来一串。”刘云风是真的饿了,他原本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没想到,他考得烤翅竟然真的如此美味。

    野路中的露营,对于这里的大多数战士来说,都很新奇。金陵城的战事本就很少,能够在野路中露营的机会更是少之又少。

    就算以往裴将军让一小部分人去野路中历练,也不会让他们在夜晚的野路中露营。

    深夜,除了负责警卫的士兵,其余的人都在营帐内睡了过去。这一天对他们来说还是很辛苦的。

    刘云风躺在营帐内,回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一幕幕情景,心中的疲惫之感是一点点的占据了主动地位,让他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梦乡。

    风明没有睡,不是他不想睡,而是他必须保证在营地内每一位战士的安全。金陵城野路中虽说没有高等级的鬼物,但谁知道会不会有夜叉一类的鬼物流窜到这里。

    负责警卫的士兵在见到将军陪着自己也还没睡的时候,心中顿生一种自豪之感。

    风明走到关押鬼物的阵法旁检查了一下。他感知了一下阵法的波动,对这个阵法他还是比较满意的。毕竟他们不是阵法师,能够在短时间内,布置出这样一个阵法,也算是难能可贵了。

    就当风明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突兀的声音,让他的心瞬间寒了下来,犹如被万年积雪冰冻一样。

    “阵法不错,关押这里的鬼物应该是够了。能够在犯了错误的基础上,汲取教训,知道改进,你还算是一个不错的统帅。”

    风明在短暂的震惊过后,立刻恢复了镇定。从这个人的语气中可以听出,他没有恶意,很可能只是顺路经过这里。

    风明慢慢的转过身去,很严肃的对着蹲在阵法旁的那个神秘人问道:“阁下是谁?难道不知道深夜擅闯军营是一种很不明智的行为吗?”

    “从你的措辞中我可以听出,你是临时组织的语言。这句话的原本内容应该是,深夜擅闯军营者,死!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你不用紧张,也不用害怕,我没有恶意。若真有恶意,你认为你还能像现在这样站着跟我说话吗?

    轻松点,我也是深夜无聊,想找人说说话而已。”

    神秘人从地上站了起来,只是他一身黑袍,让风明判断不出他的体型和身高,甚至连性别都难以判断。

    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变声的发法有很多,但易容的术法却没有。要不然,妙俊风也不会如此大胆的化作风明站在这里了。

    “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是男人,不是女人。这一点我还是可以告诉你的。不过,我是男人或者我是女人,对你来说重要吗?

    难道说,是男人,就有可能是你的敌人,是要来刺杀你的。

    是女人,就有可能是你的爱慕者,是要来以身相许的

    风明啊风明,你应该是一个有智慧的人,为什么要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呢?

    也对,你现在是风明,不是妙俊风,犯点错误也正常。要是不犯错误那才不正常呢!不知道我说的是也不是?”

    “唰”的一下,风明的脸色就变了,他可以肯定眼前这个人是知道自己底细的。可这样一位强者若是要杀自己,没必要跟自己说这么多的话吧!

    但在自己印象中,不记得会跟这样的强者有交集。难不成是世家的那位?不,不像。可若不是他,还会有谁呢?

    “风明,你又在想什么呢?不要再多想了,今晚我就是路过,没有其它的意思。但若你一直这样想东想西的,说不定我会生出其它的意思。

    相见即是缘,跟我来,不来也行。”

    神秘人向着营地的外面走去了,风明没有犹豫,直接跟在了他的身后。

    神秘人迈步的频率是一样的,但速度却是越来越快。到最后,风明不得不一路小跑跟在他的身后。

    野路的夜晚就算有皎洁的明月悬在头顶,也会让人觉得很灰暗,像是自己的眼前被蒙上了一层细细的纱。

    来到一处野塘的边上,风明原以为他会停下脚步。然而,他竟然凌空踏步,站到了野塘的水面上。

    “干嘛停下,不是累了吧!跟上,你也可以的。”

    风明犹豫了,心想他不是想看自己笑话吧!这一脚踩下去,不掉入水中才怪。

    “哎!好吧!谁让目前的形势是敌强我弱呢!掉入水中就掉入水中吧!只要让他高兴,然后,能够快点离开就好。”

    风明深吸一口气,很小心的把左脚踩在了水面上。

    就在他以为要栽倒在水里时,左脚传给自己的信号却是像踩在一堆棉花上。

    右脚紧跟着就踩了上去,果然不假,这感觉就跟站在一堆棉花上是一样的。

    “是不是感到很新奇?这世上有很多事,你不去尝试,永远也不知道自己也能做到。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这句话世人一直挂在嘴边。可他们不知道这只是前半句而已,而真正能让这前半句成真的则是后半句话。

    坐而空言不如起而立行。是的,就是这句话,你若不行动,所有的一切都是空想。空想即是幻灭,是一种自我陶醉的慢性毒药。”

    风明的心弦被拨动了,除了师父,又有谁会对自己说这样的治世名言呢?可他绝不是师父,师父也不会像他这样神神秘秘的。

    “你是谁?”到如今,风明不得不问出这至关重要的一句话。2108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