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孙副将,在这里呆了两个月,你对我选择在这里安营扎债可看出什么来了?”风明别有深意的望着他问道。

    “回将军的话,我发现我们驻扎的地方,地势要比东山要塞略高。”

    “不错,不愧是我的副将。你说的没错,这里的确比那里略高,高出的额度仅有一米五。

    一米五的高度若是面对面,差值将会很明显,也会让人觉得高出不少。但若是放在这三十里的地平面上,一米五的差值会被缩小很多倍。不是有心人,很难发现这么渺小的落差。”

    “将军,还是请您下达任务吧!若是能跟上您的思维,我也可以成为传说了。”孙副将看出了误差,但却不知道这误差对于目前来说有什么用。

    “你谦虚了,若是让你在此基础上研究一个争对东山要塞的战术,不出三天你一定可以发现其中的端倪,做出和我类似的安排。

    下面你听好了,我需要你带着两个营队的士兵,以我们营前的壕沟为基准,每隔半米就挖一道壕沟。

    壕沟的表面必须经过精准测量,每一道坎只准比之前的低一厘米。在每道坎的中间,要打通一个直径有一米的通道。

    这样的通道每隔三米就要有一个。务必要使我们的士兵在进入壕沟后,能够方便快捷的穿梭于每一道壕沟内。

    我给你五天的时间,你必须保质保量的完成一百五十道壕沟的开筑。”

    “请将军放心,这个任务就包在我身上了。”孙副将满脸兴奋的保证道。

    “好,你现在就去吧!我希望你能够低调,隐秘,让修罗人在探查到后,也不知道我们在干什么。”

    “您就放心吧!战斗经验我可是有的,这点小事难不倒我。”孙副将对着风明抱拳一拜后,大步的走出了营帐。

    “石头,青藤,你们出来吧!”风明坐在位子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将军,我怎么觉得您是在坑孙副将啊!他若是知道他开筑的工事在接下来的战争中一点用也没有,他会气的吐血的。”

    “石头,不要乱说话。将军这么安排,自然有他的深意。你要是能揣摩到将军的深意,那你现在就可以成为一名将军了。”

    “石头啊石头,不知你何时才能开窍?谁说孙副将做的事就是无用功?他那边要是做的好,对我的整个行军计划无疑将是一个巨大的助力。

    至于具体指的是什么,我现在不能说。若是你能立即开窍,我现在告诉你也无妨。

    好了,我们就不要在这个话题上纠结了。我让你们两个做的事做得怎么样了?”

    “回禀将军,东山湖水源南边的上游地带,已经按照您的吩咐筑起了一个水坝。现在虽说牢固,但雨季很快就要来临,我担心我们筑的水坝会出现问题。”

    “很好,石头你呢?”

    “西边的河流也筑起了水坝,只是最近河流的水位不断上涨,我们营队的士兵压根就不敢离开堤坝半步。”

    “不错,水的来势比我想的要早一些。只是那边的水势怎么还没来呢?”风明单手托着下巴,目光向着南方望去。

    “将军,您不会还嫌水势小吧?这上游的水势一大,可是会引发洪涝灾害的。我们现在就驻守在东山湖岸边,一旦爆发洪灾,首当其中的就是我们啊!”

    “你们说的没错。因此,在你们忙碌的同时,我也把柳树派了出去。想必他很快就要回来了,你们就在这陪着我等他归来吧!”

    石头和青藤相视一眼,之后,静静地坐下来,耐心的等待着。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柳树风尘仆仆的从外面走进了营帐。

    当他看见坐在一旁的石头和青藤时,先是愣了一下,之后,很快便恢复了正常。

    “青藤拜见将军。”

    “起来说话,我交代你的事完成的怎么样了?”

    “回将军的话,两个月的时间,胶头镇的船厂为我们打造了五十艘战船,每一艘战船可容纳四百名士兵。

    战船按照您的要求,在左右两旁配备了大型的弩炮。若不是弩炮的制造工艺繁杂,船厂是可以提前交船的。”

    “不错,只是我很意外啊!那家船厂真的有那么大的实力吗?”

    “将军睿智,光凭那一家船厂自然无法满足我们的要求。它通过它的渠道和关系,为我们搜集了其中的小部分。

    请将军放心,船厂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不会有一点情报泄露。”

    “我知道了。只要现在还没泄露,对我们来说就是好消息。只是可怜了我的士兵们,他们花半个月时间打来的猎物和搜集到的珍贵草药,全部都投到船上去了。”

    “将军,请恕属下冒昧,不知您购买如此多的战船有何深意?”青藤站起身来,抱拳问道。

    “哈哈哈...,青藤啊青藤,刚才是谁臭我来着,怎么这么快就成为自己口中要臭的对象了?”石头坐在位子上,笑的很开心。

    “将军,您现在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们您的计划了?您看我们三儿可都为您忙到现在了,您要是什么都不说,我们三儿可真的是要急坏了。”

    “好吧!我就稍微透露一点,但具体的我不能说。

    外面,孙副将在做的事叫明修栈道。你们三个合起来的事,叫暗度陈仓。只有将明修栈道和暗度陈仓结合起来,我的大计才可以实现。”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将军莫非是要用水攻吗?只是这水也太少了吧!”柳树第一个反应过来,惊呼了一声。

    “什么?水攻?我可是旱鸭子!”石头“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爆出了自己的一个弱点。

    风明一拍自己的额头,对石头笑着说道:“我说你能别把自己的劣势喊得这么大声吗?不会水的人多了去了,不缺你这一个。”

    “将军,难不成你还要齐头并进,水陆两攻吗?”石头说的声音很小,他生怕自己又说错话。

    “哎!你们还别说,三个人的智慧加起来还就比一个人的智慧强。再让你们探讨下去,我这进军计划就要被你们分析的清清楚楚了。

    现在,立刻,马上给我该做啥就去做啥!谁要是再敢多议论一个字,哼哼,杀无赦!”

    眼看风明发了无明业火,三个统领是一溜烟的跑出了营帐。

    风明在他们的心中已经烙下了魔鬼般的印记,他们对风明是真的敬畏的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