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九章 动心
    和龙牛分别后,风明决定先回家族看一下。难得有时间,为何不好好消遣一下呢?

    想到就去做,风明立刻开始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他的样貌也是在赶路中恢复成妙俊风本尊模样。

    妙俊风赶路的速度不快,直到五天后,才抵达合城,自己出生的地方。

    这一次回来的感觉和上次又有所不同,一股豪迈之情是激起他心中久为萌动的诗性。

    “此情此景我想赋诗一首啊!”

    “哎!我也很长时间没有听你吟诗了,希望你的水平有所进步。”

    “哇!大哥要作诗啦!我会给您好好记下的,开始吧!”

    “咳咳咳,这首诗并不是托物言志的寄情诗,而是一首阐述事理的现实诗。下面我就开始了。

    事有千千万,循序步步来。纵有豪云志,不动亦如空。”

    “还不错。”

    “哇!真是太好了。这首诗教导我们不要光空想,要用自己的行动来实现心中的理想。就算事情再多,只要行动了,也会一件件的被自己解决。”

    “所罗门啊!你要好好地向混沌学习。这才是我兄弟嘛!”

    “哼!本王是谁?本王才不会去做这溜须拍马之事。好了,言归正传吧!你准备先去哪里?”

    “我想先去炼器师公会看一下。金鹿和马鸣的事只有在这次突击检查后,我才能真正放下心来。”

    炼器师公会门口,守卫在见到妙俊风后,个个肃然起敬。对于强者,他们是尊敬的,更何况眼前的这位还不是一般的强者。

    妙俊风对他们点了点头,迈步走入炼器师公会中。

    大厅内人来人往,一片繁忙景象。自从合城有了炼器师公会,方圆千里之内的家族子弟再也不用千里迢迢的赶到金陵城去了。

    虽说在这里炼制的符器级别不是很高,但足够让自己使用一段时间了。等到自己实力足够,外出游历之时,自然会去更高等级的炼器师公会炼制自己的符器。

    妙俊风动用精神力将炼器师公会的里里外外都探查了一遍。马鸣此时不在公会里,金鹿到是专心致志的在为客人炼制符器。

    “你好,请问一下,马鸣去哪儿了?”妙俊风走到一个工作人员面前问道。

    “妙俊风大人好,马鸣炼器师向公会请了一段时间的假,再有两天就要回来了。”

    “好,谢谢。”

    等到妙俊风转身离去,这名女工作人员的的脸色才一下子变得通红。妙俊风可是她心中的偶像,能跟偶像说上话,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

    既然,马鸣不在,金鹿也很本分,那留在这里也是耗时间,不如就悄悄的回家看看吧!说不定会有什么惊喜让自己发现哦!

    连妙俊风自己都没有发觉,他压抑许久的孩童心性,不知何时,已经占据了自己的内心,让自己仿佛又回到了懵懂的少年岁月。

    妙家众人自然不知道妙俊风会在这个时候回来。如今在家族的演武场,正在举行家族内部弟子的比试。

    这一次的比试,要决出家族内门弟子的前一百位排名,在这一百名人选当中,将有十名人选会被家中长老选为亲传弟子。

    一旦能够成为长老的亲传弟子,那身份就会一跃成为核心弟子。核心弟子的待遇可比内门弟子强多了。

    只要能够进步,哪怕是缓慢的进步,到最后都能成为家族中的重要一员,可以分到好一点的地方去掌管家族中的产业。

    在热热闹闹的演武场门庭外,有一个长相憨厚的男孩正犹豫的在门外来回踱着步子。

    他年纪轻轻,却显出一副七老八十的模样,让忽然而至的妙俊风对他产生了一点兴趣。

    “喂!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进去?”

    妙俊风的一声呼喊,显然让他惊着了。他哆嗦了一下,之后,立刻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拜见大人!”男孩向妙俊风弯身行礼。

    “我可不是什么大人,你不必如此,赶紧起来吧!”

    “大人说笑了,这里是家族重地,不是妙家成员或是身份显贵之人,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如今又是我们妙家的大比之日,这警戒可是会比平时高不少。

    您要不是大人,怎么可能会走到这里?还请大人不要跟我开玩笑了。”

    妙俊风没想到这看起来年纪不大的男孩,心思会如此缜密。少年老成这个成语用在他的身上是再合适不过。

    “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不直接进去呢?”

    “回大人的话,我姓安,单名一个忠字,忠诚的忠。

    这一次的大比是决出家族中的百名内门弟子,而我虽然身在妙家,却不姓妙,因而参加不了这场大比。”

    “哦!原来是这样,那你是外门弟子吗?”

    “是的,我在外门弟子中排行第二,仅落后妙梨一人。”

    “你的神色告诉我,你屈居妙梨之下应该是有苦衷的吧!”

    “还是瞒不过大人,但这是我们家族内部之事,请恕我无法告知于您了。”

    “好,那你想不想进去观看比赛呢?”

    “想,我不仅想,还想上台去比试一下。我不是想出风头,而是想跟强者交手。只有不断地跟强者交手,我的修为才能不断的进步。”

    “那你跟我进去吧!我想没有人会阻拦你的。”

    在短暂的接触中,安忠的言行举止将他的为人初步展现在了妙俊风的眼前。妙俊风从他的身上看到了一点自己的影子。

    也正是这一点影子,让他的心动了。他想进一步考验一下他,再决定自己要不要收下他。

    “大人,您怎么不走了?是不是让您为难了?若是这样的话,您进去就行,我就不进去了。”

    安忠见到妙俊风突然停下脚步,以为是之前的事让他犯难了。可实际上,妙俊风的心思又岂是他能猜到的呢?

    “你走在我前面,不到最后关头不要说出我的存在。你能做到吗?”妙俊风一个转身。用一副严师形象向他问道。

    “我能做到,就算我被族中长老责罚,我也不会供出大人的。”安忠考虑都没考虑一下,就直接应诺了妙俊风的话。

    “那你进去吧!我就站在这,看着你。”

    安忠的心里对妙俊风的话和做法感到不解,但他没有多问,而是抬起头,摆起手臂,一步跨入了演武场的场地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