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四章 妙荣的本心
    中前院产生的动静让家族中所有的人都注意到了这里。

    很快,呆在内院的长老们是一个个闻讯赶至,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散发着凌厉的气势。

    可当他们看到瘫坐在地上的二人,还有双手后背站在他们身前的家主时,一时间,大脑有些短路。

    “妙文,你出列。”妙俊风的声音很冷。

    “家主。”妙文的脸色很差,他很想再向哥哥求情,可是马娟这次的作为让他都觉得无地自容了。

    “这就是你给我的交代吗?这就是你平日口中的好妻子吗?

    放着好日子不过,非得带着强者来到家中耀武扬威。若不是我的修为如今已是侯境,你知道今天的事发展到最后会是一个什么结果吗?

    我现在就问你一句话,马娟你爱她吗?”

    “爱!”妙文回答的很干脆。

    “好!你的回答不仅我听见了,在场的所有人都听见了。那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休了马娟,从此和她一刀两断。第二个选择,情比金坚,你和她一起离开妙家,从此以后,你的名字将从妙家的族谱上删去。”

    “咚”的一记闷响,妙文的心被深深一震,一口热血是“噗”的一声,喷了出来。

    瘫坐在地上的马娟,在见到妙文吐血后,是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把他稳稳的扶住。

    “俊风,你是不是做的有点过了?马娟的事和妙文有什么关联?就算是夫妻,我也不相信妙文会做出背叛家族的事。

    你身为一家之主,手中的权利很大,但也不能滥用。从族谱上删掉嫡系子弟的名字,这是随口说说的吗?”

    “爷爷,我不是随口说说,我是认真的。今天摆在妙文面前的只有这两种选择。

    我不会继续让危险的种子在妙家生根发芽。于私来说,他是我弟弟,我应该照顾他,顾及到他的感受,不应该这样做。

    但我现在的身份是妙家的家主,一切都必须以家族利益为中心。情不立事,要是今天的事就因为他是我弟弟,就草草了解,那我们妙家别说发展了,恐怕用不了多久,族内就会掀起一场祸乱。

    我相信我的决定,只要是站在客观立场的人,都会赞成我的做法。”

    “俊风啊!我还是要劝你三思而后行,难道你就没看出来,在人群中有敢怒不敢言的吗?”妙荣是铁定了要保妙文,若妙俊风不收回之前的话,他不介意将家主的权利收回来。

    “哦?是谁?爷爷,麻烦您让他们站出来。在场的除去你我和妙文,还有十三位长老,只要有七位长老站出来,我就收回我之前说过的话。”

    妙荣笑着点了点头,向十三位长老站立的地方望了过去。

    “我赞同老家主的看法,对待自己的族人不能太狠。”向前迈出一步的是旁系最强一支的族长,名叫妙文龙,也是妙俊的爷爷。

    “我赞同父亲的看法。”妙平第二个站了出来,他是妙文的父亲,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儿子出事。

    “我也赞同父亲的看法。”妙茹紧接着站了出来,坚定地站在大哥的身旁。

    “我们也赞同。”又是三个长老站出来,他们是旁系家族的族长。

    “妙海,你不站出来吗?”妙茹瞪着眼向妙海问道。

    “母亲,我支持哥哥。”妙海很难得的违逆了母亲的话,他在大家的眼中,可一直是听话的乖宝宝。

    妙茹的怒火让她无法平静,身体开始微微颤抖起来。“好,你继续坚持你的立场吧!”

    妙俊风看了一眼站出来的六个人,嘴角掀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六位支持妙荣的人,加上妙荣和妙文,一共是八位。

    剩下的七位,加上自己,也是八位。

    家族想要发展,必须要做到令行禁止。像这样的态势,自己的命令发下去,能有一半的人坚持执行就算是可喜可贺了。

    “很好,原来在整个家族,只有一半的人支持我。若是我制定的方针政策影响到某些集团的利益,那这个集团就会对我发难,甚至是要罢免掉我这个家主。

    爷爷,您今天终于把您的本心给展现出来了。只是您觉得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们这点力量足够吗?

    不要跟我谈什么亲情可贵,亲情的可贵在你们的摆弄下已经变得很不值钱了。用感情来要挟人,是最愚蠢的做法。

    若是当初,你不废除我家主继承人的身份,也许我会觉得您好。若是当初您不撤销我的婚约,拿我来当作筹码,也许我会觉得您还行吧!

    可是,您的做法却让我感到寒心,要是我没有获得机遇,说不定现在就会睡在杂物室里了吧!”

    “俊风,不要怪爷爷,那时我是为了家族的存在和发展而不得不这么做。”

    “哦?您现在到是把家族拿出来当挡箭牌了。那么今天,我的做法就是危害家族了吗?我的做法难道不是在为家族考虑吗?”

    妙荣略显尴尬,但很快就恢复如初,他深吸一口气,对着妙俊风说道:“俊风,你真的不肯撤销之前说的话吗?

    只要你现在撤销,那我就当现在的事没有发生过,你可以继续做你的家主。如若不然,你可不要怪爷爷啊!”

    “哦?您准备怎么做?是准备杀了我?还是将我逐出家族呢?”妙俊风轻笑一声,心开始慢慢的变得冰冷。

    “我不会杀你,你是妙家的嫡系子弟,虽然犯了大错,但也罪不至死。我会剥夺你家主的权利,让你成为一名普通族员。”

    妙荣的话,让在场的每一位长老都倒吸一口凉气。

    “父亲,您的做法是不是有点过了?要是没有俊风,妙家能有今天的成就吗?”妙庆向前走了三步,怒气腾腾的质问道。

    “庆儿,俊风今天犯下这么大的错,你也有责任。你身为他的父亲,在平日里却没有好好的教导他,这一次你就跟着他一起受罚吧!长老的位子不适合你,你去做一名外门执事吧!”

    妙荣的话,无疑再度掀起一股风浪,让妙家的长老脸色为之再变。这难道是要夺回家主之位的节奏吗?

    “哈哈哈...,爷爷,您能不要那么好笑吗?您可知您一个人说的单口相声,实际上一点也不好笑。”妙俊风的神情在此刻彻底严肃起来,心中那一点仅存的亲情伴随着刚才的笑声,随风而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