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一章 凌厉的攻势
    ,地君最新章节!

    一秦方沉默了,军师是第一次这样直接的劝诫自己。

    见到父亲突转的神情,秦杰的心里是一团火气。他没想到,在父亲的心中,军师竟然比自己更重要。

    “父亲,你不同意就不同意吧!我也不想让你为难。等这一仗过后,我希望你能帮我去提亲。这是我的让步,也是对你的尊敬。”

    秦方的眉头动了一下,但还是没有接话。他知道这是儿子难得的忍让退步,但他难道就没有认清这问题的实质吗?

    “轰”的一声,从远处传来剧烈的撞击声,地面也是为之一震。

    “怎么回事?”秦方大喝一声,将目光看向了声音传来的地方。

    “报!有紧急军情!”传令兵面色惊恐的从外院跑了进来。

    “讲!”

    “启禀将军,修罗人向我们发起进攻了。领军的是紫凌风,但在他的身后跟着一个身穿斗篷的家伙。”

    “快随我登上城墙!”秦方瞬间将儿子的事抛之脑后,穿着便衣就急匆匆的往城墙上赶了过去。

    “军师,你让我很生气。希望等仗打完,你能帮我。不然,你就卷铺盖走人吧!”等到秦方走后,秦杰冷冷的撂下威胁的言语。

    军师摇着头,心中纵有千般不愿,但还是得履行完自己的职责。等这一仗打完,不用他多说,自己也会悄悄的离开。

    “哈尔帕斯,你造的投石车就是好,不仅距离加倍,攻击的威力也是成倍的提高。只要再来十几下,这西日城的城门就会完全敞开,到时我修罗大军便可长驱直入。”紫凌风骑着战马,兴致高昂的说道。

    “紫贝勒,话也不能这么说。想要入城,还得渡过前面那条宽有十米的河流。我不认为皇庭会这么轻易的让我们过河,我们还是稳扎稳打为好。”

    “哼!若守城的是风明,我到还真会小心些。只可惜现在守城的是秦方,与他打交道可不是一次两次了,对他的脾性我还是很了解的。”

    “咦?紫贝勒的话让我感到很奇怪。你们不是常说姜还是老的辣吗?怎么今天,你对老将军不惧怕,反到对一个年轻的将军如此上心呢?”

    “哈尔帕斯,姜的确是老的辣。但这姜也要看用在什么场合。如今的场合,放上秦方这样的老姜,对我们来说这块姜就一点也不辣。”

    “好吧!虽然你说的有点绕,但我也不想去刨根究底的弄懂。我只要做好我的事就可以了。我可不想让他们俩看笑话!”

    “咻咻咻...”数十块巨石被投石车给用力抛出,每一块巨石的直径都达到了五米。

    “轰轰轰...”的声响,在下一刻回响在原野上。

    西日城的城墙就算再坚固,在此时也是出现了蛛网般的裂纹。只要再来那么几下,固若金汤的城墙就会彻底坍塌下来。

    站在城墙上的秦方见到这一幕,立刻大声喝道:“让擅长土系符箓的文者立刻释放修复系的土系符箓。我就不信,他们能准备几百块这样的巨石。

    让城墙上所有的士兵立刻进入箭塔进行躲避,被这石块砸一下,只要不是日境武者,一准没命。”

    在秦方的调度下,军队里擅长土系符箓的战士是站到城墙边上,不停的释放泥石符,以此来修补城墙上的裂纹。

    对面,紫凌风在见到西日城城墙上的士兵一个个的开始转移后,是大手一挥,高喝一声道:“投石车准备,两轮连续攻击,给我放!”

    “咻咻咻...”数十块巨石再一次猛烈地撞击到城墙上。

    就在战士们准备修补的时候,“轰轰轰...”的声响和震动又一次来临。

    很多战士被这一波震动干扰了施术,脸色瞬间变得煞白起来。

    “大家不要停!有了这次的教训,在施术时一定要有所防备,修罗人是不会让我们安稳修补城墙的。”一名统领是强压着自身的伤势,大声厉喝道。

    “诺!”战士们在统领的带动下,士气再一次振作起来。

    对面,紫凌风咧嘴一笑,对哈尔帕斯说道:“记得上一次风明给我们表演了一次水火双重奏。不知道阁下您能不能也让我们给他们准备一场冰与火的盛宴呢?”

    “这有何难?只是这样一来,今天的攻势就到此结束了,我需要休息恢复精神。”

    “没问题,战士们也都很想见识一下伟大的哈尔帕斯是如何制造一场冰火盛宴的!”

    在紫凌风的恭维下,哈尔帕斯是得意的把双手一抬,开始吟唱起他独有的魔咒。

    “哗哗哗...”的声音在投石器上响起,原本木色的投石器在此刻变成了晶莹的蓝色。

    “嗖嗖嗖...”的破风声响起,这一次被投射而出的不再是巨大的石块,而是一颗颗蓝色的冰弹。

    “轰轰轰...”“啪啪啪...”

    冰弹先是以猛烈的冲击力撞到城墙上,随即破碎开来的冰弹让它冰寒的温度迅速渗透到城墙内部。

    寒冷的温度让站在城墙另一侧的战士们,是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哆嗦。

    没过多久,“呼呼呼...”的破风声响起。一枚枚燃烧着火焰的火弹是紧随其后的撞到城墙上。

    这一下,让被寒力渗透的城墙是“咔咔咔...”的出现了一条条婴儿手臂般粗细的裂痕。

    只要冰与火的攻击再来一轮,西日城的城墙就会彻底轰塌下来。

    炙热的温度严重干扰了土系符箓的修补,但好在这样可以让修补进行得更彻底。

    “哼!算是便宜他们了。明天就是我们夺回西日城的日子,今天就让他们在苟延残喘的多乐一天吧!”紫凌风嘴角一掀,把缰绳一拉,骑着战马就向营地返回了。

    哈尔帕斯看了一眼西日城,耸了耸肩膀,随即,跟在紫凌风的身后走回了营地。

    西日城的城墙下,每一名参与修补城墙的战士,此刻都无精打采,一脸疲惫的靠着城墙,坐在地上。

    就那么短暂地一会,比以往集训一个月都累。若是明天再来一次,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像今天这样撑到最后。

    秦方再度走上城墙,他遥望着对面修罗人的大营,心里很是感慨。

    今天的他们只是小试牛刀,就有如此凌厉的攻势,那么明天呢?明天的此时,自己还能站在城墙上遥望着他们吗?

    秦方的心思很重,直到太阳落山,他才沉沉的走下城墙,返回城主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