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三章 可一可二不可三
    西日城的修复工作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下,只用了三天就在原有基础上,将城墙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往前推进了三里。

    护城河也是重新被清理出来,并从城外引了一条活水,作为护城河的来源。

    站立在新的城头之上,秦方心中的豪迈之情是再也掩饰不住,放声笑道:“西日城从今天开始,终于算是皇庭的领地了。面积也比原先扩大了五分之一,从城市规模来说可以算是中等城市了。”

    “是的,将军。这是一次伟大的胜利。有了西日城,我们可以将边境线往前推进一百五十里。这样算来,我们的领地在原有基础上可是往修罗国纵深了近二百里。”

    “在平常,二百里的地域不算什么。但摆在我们眼前的二百里,可是来之不易啊!”

    “报,军机阁急件。”传令兵急匆匆的跑上城头,将一份急件递到了秦方的手中。

    秦方接过急件,他自然知道这份急件当中的内容。他盼这份急件可是盼了很久,今天总算是把它给盼来了。

    揭开火漆,从特质信封中取出信件。没过一会,他脸上的笑容就慢慢僵住了,自己担心的事还是生了。

    “将军,怎么了?难道又有新的军情?”

    “军师,你自己看吧!”秦方把信件递给了军师。

    军师在看完信后,脸上也是出现了焦急之色。阁老们的做法令他感到很不解,这样的嘉奖对于风明来说实在太不公平了。

    “军师怎么看?”

    “若换成我,我会很失望,彻底丧失对军部,对皇庭的信任。下次即便是神皇下诏,我也不会去应诏。”

    “你我想的一样。正所谓可一可二不可三。第一次的金陵城保卫战,他没有获得任何褒奖已经引起了一部分人的议论。第二次的西日城大捷,他再次被忽略甚至是调离,令军中乃至朝野的有识之士无不感到愤慨。

    这一次的大捷,更是在他的力挽狂澜之下取得的。他是怎么来的,我们都清楚。皇庭不下诏嘉奖也就罢了,可阁老们怎么也会跟着糊涂呢?”

    “将军,该做的我们还得做。纸是包不住火的。我觉得的我们还是在皇庭和军部派出的犒赏使来临前,先找他好好地谈一谈吧!”

    “好,我们这就去。”

    秦方和军师没有耽搁,直接从城头下去,向风明借宿的一间客栈赶了过去。

    原本风明是要被安排在军营里的,但风明身上现在没有任何职务,只能算是一个普通人。因而,为了不违反军规,在他的再三要求下,他住进了离军营最近的一座客栈。

    房间内,三杯热气腾腾的热茶被沏好。三个人围着圆桌呈品字形坐下。

    “风明将军,在我心中早就想和你坐下来品茶论道了。你可知金陵城一战后,让你成为了我们军师联盟中热议做多的人。

    在和你并肩作战后,我觉得传闻不见得都是夸大事实。其中,还是有很多可取之处的。”

    “郑军师过奖了,在您的面前我可不敢托大。我只经历了三场战争,而您确是追随大将军南征北战数十年。在您的面前我只不过是一个刚从书院出来的学生而已。”

    “哈哈哈...,风明将军自谦了。你要是这么说,那还让不让那些成名已久却没有建立过大功勋的军师活啊!”

    “是我唐突了,我说不过您。还是说说您和大将军的来意吧!”风明很识趣,没有再弯弯绕,而是主动地把话题往他们的来意上引。

    “风明老弟,敷衍搪塞之言我也就不说了。今天我与军师来你这,的确有事要与你相商,但在听完我们说的话后,还请你一定要保持冷静。”

    “大将军,请喝茶。

    若是我所料没错的话,您和郑军师应该是为了军功而来吧!”风明端起茶杯,轻抿一口说道。

    “你果然是料事如神呐!没错,我们正是为此事而来。

    实不相瞒,在请功表上本将军的确为你请了头功,但在刚收到的奖励名单上却没有你的名字。只是在最后,稍微带了一句,等到犒赏使到来,会单独找你谈话。”

    “单独谈话,难不成我的奖励过于丰厚,要单独面授?”

    “若是如此就好了,可我和军师一致认为,应该不是。具体是什么也只有等到犒赏使到来,才知道了。”

    “感谢大将军,谢谢郑军师。你们的心意我已经感受到了。对于军功我看的很淡,要不然也不会在第一次就辞了所有的军功。”

    “什么?第一次的军功是你主动辞掉的?”

    “是的,当时的情形和现在一样。只不过那时大家已经摆在明面上了,不像如今,还藏着掖着。”

    被风明一点,秦方的脸上出现了尴尬之色。他没有想到风明其实早就知道了。

    “大将军不必如此,我心态很好,不会因为这个而跟皇庭或者军部站到对立面。但可一可二不可三,事不过三。

    三次都是如此,到了第四次,我定然不会再像今天这样好说话。失去的我会夺回来,欠我的我会要回来。”

    秦方的脸色再次变换,他担心的就是这。现在的风明自己还能制得住,若是等他的修为再增长,那不仅是自己,恐怕就算是阁老们,也会坐立不安吧!

    “风明军师,请你放心。我和将军会做最后的努力。我们不能让将士们寒心,更不能让一个做出如此巨大贡献的将军寒心。

    刚才的话我们就当你没说过,也请你不要再跟第四个人提及。人心难防,这世上可是有很多小人就是靠这个爬上去的。”

    “多谢郑军师提醒。我会在这里住到犒赏使来过后再走。希望犒赏使能够给我带来好消息。”

    秦方和郑军师不明白风明话中的意思,只能认为他还抱有对皇庭和军部的最后一丝期待。

    “风明老弟,既然如此,我和军师就不打扰了,你好好休息。就让我们耐心等待犒赏使的到来吧!”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半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

    犒赏使在大家的翘盼望中,终于出现在了西日城的城门口。

    没有繁冗的车队,没有像样的随从,只有一个英俊的青年,身穿黄蟒袍,后背紫金弓,牵着骏马,独自一人站立在城门口。...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