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章 是能臣还是枭雄
    “孟家很强大吗?与世家比如何?”风明很亲切的走过来,与费清并肩而坐。

    “与世家不能比,但在皇庭中属于庞然大物。”

    “哦?难道孟家的家主身居高位?又是神皇面前的大红人?”

    “可以这么说吧!孟家家主在朝中担任丞相一职,门生故吏遍布朝野。若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然而,孟家本身也是二等家族,族中人才济济,天才辈出。

    风城主得罪了孟家,等同于在为官之路上给自己加了一道锁啊!”

    “费老严重了,对于当官我没有什么兴趣。经历过几次浮沉之后,对这已经看开了。我觉得孟家的可怕之处并不在于当代家主是当朝丞相,而是如今的人才济济,天才辈出。

    人才是一个势力展的根本,天才更是一个势力重点培养的对象。一个天才若没有强大的庇护,在没有成长起来前,大势力顶多只会关注而不会重视,甚至在方便时还会把他除掉。

    但一个天才若是出生在一个大势力中,那无疑是很可怕的。几十年后,谁能保证这个势力还是目前的实力?

    孟家应该就属于这种可怕的行列。不过,它虽然强大且可怕,但敌人应该也不少。毕竟肉就那么点,谁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那一份被人抢去。

    咦?这节奏不对啊!费老可是要和我谈新政的,怎么一下子扯到朝野上去了。我们还是言归正传吧!”

    费清对风明的兴趣本来就很大,来此探讨新政是假,试探他的水平是真。如今火候正好,怎么能就此轻易翻篇呢?

    “风城主,既然话都说到这了,我们不妨把话说完再谈新政。老朽很久没有遇见一个像您这样开明又有远见的城主了。”

    “哦?既然如此,那费老又何不开门见山呢?您的身份究竟是什么呢?来此的目的恐怕也不是真的要和我探讨新政吧!”

    “呵呵。”费清尴尬的一笑。

    “实不相瞒,我乃皇庭册封的巡检史,按照惯例巡察到了你这里。在城门口的告示栏我看到了你颁下的新政告示,在读完后心里是感慨万千,冲动之下,就直接登门拜访了。”

    “哎呀!您瞧我这记性,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呢?余城主在走之前可是把您要来的事跟我提过。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不要紧。若是没有见到新政,我说不定会认为你是在敷衍我。但在见到新政后,我知道你这几天应该很辛苦。

    风城主,今天我们就以朋友的身份好好地聊一聊。聊过的内容,在出了这个门后,谁都可以不认账,你看如何?”

    “可以。您想聊什么?”

    “我想知道你对当前的局势是怎么看的?”

    “天下太平,虽偶有灾难,但总体还是不错的。”

    “风城主,这话你可以对别人这样说,但对我就免了吧!我是真心询问,你可不能如此敷衍啊!”

    “费老,您这可是在胁迫我犯罪,妄议朝政可是要诛九族的啊!”

    “我说了,这是我们两个朋友之间的谈话,出了门可以不认账的。你若是信不过老朽,那就当老朽没问过,这就告辞。”

    “您别生气,谁让您是长辈呢!我就说几句,但正如您说的,出了这个门,我可就不认账了。”

    “好!老朽我洗耳恭听。”

    “当今局势看似太平,实则隐患重重。在皇庭内部,世家和家族掌握了大部分的资源,皇庭对其难以掌控,只能采取制衡的方法让各世家和家族之间相互竞争掣肘。

    但从长远来看,皇庭再按照这个模式展下去,即便不覆灭,也会成为一个只剩空架子的皇庭。

    在军务方面,各大军区的战力强弱不一。凡是有战斗力的全部聚集在鬼灾爆区域,战斗力稍弱的聚集边境,剩下的分散在全国各地,可一旦有战事爆,那将会是一面倒的局面。

    在鬼灾方面,皇庭只能被动防守,而不能主动出击。野路的面积相较于过去来说,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有扩大趋势。照此度展下去,就算铺设的界路再多,也早晚会引人与地的矛盾。

    在皇庭外部,不仅有修罗人和西人,还有随时可能从意想不到的地方杀出来的阴人。他们的强大我想不用我多说您老也知道。

    在我看来,修罗人的体质要比我们强太多,西人我还没接触过。但从我了解到的情况来看,他们的战斗力应该不逊于修罗人多少。

    皇庭的版图是大,可在左右分别与西人国和修罗国接壤。想要太平的展,不除掉其中的一个,很难有盛世局面出现。

    姑且就说这么多吧!天塌了有个子高的顶着,我又不是神皇,去烦那么多作甚。若是能把这金陵城治理的再上一层楼,那我也不枉成为这金陵城一城之主。”

    费清听的很入神,即便风明说的很快,也很简单,但他还是听出了其中的要点以及他所隐藏的部分。

    一个人光会说不行,还要会做。风明就是一个既能说又会做的人。

    “风城主,你所说之言句句聋振聩,要是朝中多有几个像你这样的忠诚之士,皇庭何愁不能威仪四方!”

    “费老,能在朝中为官的人,身上怎能少的了保命的本事。看似一个个高官厚禄,实际上活的连门下的仆人都不如。”

    “你到是看得通透,可他们又何尝不是看得通透呢?越是通透,就越会往里面钻营,总认为别人不如自己。”

    “费老,您只是一个巡察使,我劝您就不要在我这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了。该来的总归会来,不该来的就算你机关算尽,来了也白来。”

    “那若换成是你在我的位置上,你会怎么做?”

    “什么也不做,也什么都做。既让他们觉得我没有威胁,也要让他们知道你们的把柄可在我手里攥着呢!”

    “你这可是在高空中走钢丝啊!一个不慎,可是会粉身碎骨的。”

    “那可不一定。在我们这个世界还是以实力为尊的。只要自己的实力足够强,就算是世家也不敢轻易妄动吧!若是我的修为达到了与神皇一样的境界,我才不会像他老人家那样被动呢!”

    “嘘!这话也是你能说出口的?你就不怕招来杀身之祸吗?”

    “这有什么,若是神皇连这点忠言都听不进去,我看他还是退下来吧!和我一起赏赏花,钓钓鱼,岂不乐哉!”

    “哎!你说的也是。我们的议论就到此结束吧!那个,你这里难道没有仆人吗?怎么到现在都没有人给我上茶呢?”

    “哎呀!你瞧我这记性,又给忘了。请您稍等,我亲自给您沏茶去。”

    望着风明离开的背影,费清忍不住的在心里感慨道:“若是盛世,他绝对是个能臣。若是乱世,他一定会成为雄霸一方的枭雄。

    当今世道,如今之势,他究竟会成为能臣还是枭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