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八章 当头棒喝
    强大的郭同在上一刻还龙精虎猛,这一刻已化作一堆尘土。世事难料,转瞬即逝,在他身上得到了最大的体现。

    “余龙虎,你现在还认为我说的话只是玩笑吗?我想郭同在走的时候应该很寂寞,你是不是也该下去陪陪他呢?”

    风明并没有将身上的杀气散去,而是化作一种目光,冷冷的向着余龙虎望了过去。

    余龙虎在被这目光盯住的一瞬间,立刻感到像是坠入了寒冷的冰窟。对于风明的杀意,他不会怀疑,也许只要自己开口回那么一句,下一瞬,自己的命也就会被他给收了。

    “风明,你不要欺人太甚。余龙虎是我的人,你要是敢动他,父亲一定不会放过你!”

    在场的四个人,除了徐兵峰,三个人都被他的话给惊了一下。虽然每个人的原因不同,但有一点是一样的,那便是向来欺软怕硬的他,怎么会在此时硬气起来呢?

    “徐兵峰,在你救人的同时,也请自救一下。你不会认为就因为你是徐峰的儿子,我就不敢杀你吧!既然已经把玄武学院得罪了,那为何不斩草除根以绝后患呢?”

    “你敢!”话是这样说,但任谁都可以听出他内心的惧意。

    “唰”的一下,荀记一个箭步站在了风明和他们二人的中间,让自己成为他们三个人眼中的主角。

    “咳咳咳,风城主。郭同的事我们玄武学院不会追究。就算今天你不杀他,日后也会被我们学院的强者给击杀。

    黑暗器灵的危害只要是武者都会明白,一个没有了自我神智的武者,到最后只会沦为杀戮的工具。”

    “荀副院长,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不要跟我绕来绕去,我不喜欢。”

    “您果然是一个快意恩仇的人,那我就直说了。余城主的确是受到我们院长邀请,才带我们过来的。并不是他主动提出要带我们过来的。

    在来之前,他就已经把你说的话说给我们听了,当时的我们真的以为是您的一句玩笑话。

    因而,我现在恳请您能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余龙虎,我会让他向您道歉的。”

    风明很想一脚踹上去,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老好人呢?

    别人侵占他的利益他可以忍,别人有危难他可以去救,就算有人蹬鼻子上脸,指着他的脸骂他,他也能笑呵呵的把这口气给咽下来。

    面对这样的人,除非是大奸大恶之人,不然,他的请求还真不好让人拒绝。

    “不行,我必须要度他,度他就是度己。既然决定好了接下来的路,那就不能再有一点犹豫和彷徨,若是能将这样一个人给度了,招募到自己的麾下,那这天下间还有什么样的人才是自己招募不到的呢?”

    想好就去做,这是风明的一贯作风。

    “荀记,你也算是一个大儒,拥有满腹经纶,经天纬地之才。可你的胆量为什么就这么小呢?是你生来就性格懦弱,还是说在强者的压迫下你一步步的变得如此呢?

    你也活了一大把年纪了,能不能有点自尊,有点骨气,活出点自我。空有一身学识和修为,但却不懂得如何运用,空有满腔的抱负但却让它尘封心底。

    你告诉我,这就是你踏上修行之路以后想要的生活吗?这就是你在饱读诗书后,希望获取的成就吗?

    古有明言,学得文武艺,卖于帝王家。你难道不知道你这一身的知识犹如一座巨大的宝库,皇庭内的一些大学士与你比起来,简直是天与地的区别。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甘愿呆在玄武学院内当一名副院长,更不知道你为何要让心中的梦想和抱负一点点的破碎。

    人生在世,应当好好的活一回,而不是奉行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做事原则。

    自古成大事者,有哪一个是按照规矩出牌的?有哪一个是像你这样一味的当老好人,而不懂得进取的?

    虽说人各有志,但我觉得像你这样的老好人就不应该拥有满腹的经纶。只可惜它们不会说话和行走,要不然,我相信它们会第一个跳出来把你大骂一通,然后离开你。

    荀记啊!你该醒一醒了!就算不为天下做事,也应该为自己活一回了?试问你浪费了那么多的光阴难道不后悔吗?试问你每一次受到排挤和打压后,心里就不难受吗?试问徐峰就真的尊敬你吗?

    荀记啊荀记!在我的眼前你就不要再隐藏了。明明是皇境大成的修为,为什么要刻意压制成王境圆满的境界呢?

    你是在害怕吗?是害怕别人还是在害怕自己?若是害怕别人,我觉得你就是一个孬种。若是害怕自己,我觉得你就白活到现在,没浪费了那么多的粮食。

    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第一条,帮我杀了余龙虎,从今往后效忠于我。第二条,继续做你的老好人,继续束缚你自己,直到老死。”

    “荀副院长,你不要听他的,他是在妖言惑众。我们对你怎么样,你是再清楚不过了,要不然,你也不会坐到副院长的位子上。”

    “闭嘴,现在有你插话的份吗?”

    风明一个眼神瞪过去,立刻让徐兵峰把嘴闭上了,并且忍不住的往后退了一步。

    微风拂起,树叶发出了婆娑的摩擦声。清幽的花香像是舞动的精灵,欢快的飞入了每一个的嗅觉里。

    风明没有催促荀记,只是用一种期望的眼神注视着他。

    “哈哈哈...,风城主不愧是风城主。就算院长和一些大能看透了老夫,也不会当面拆穿。你就不怕你的话激怒老夫,让老夫杀了你吗?”

    风明感觉到自己被一股杀机锁定,心中反到欣喜起来。

    “不怕!若是连这点觉悟都没有,如何走得更高,看得更远。”

    “有胆识,有气魄,只是你能告诉我,让我追随你,你能给我什么吗?”

    荀记的这一问,让徐兵峰和余龙虎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们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荀记的心已经开始意动了。

    “权利和金钱对你来说不重要,但只要你追随了我,我可以让你青史留名,名扬天下,成为天下所有读书人敬仰的名宿。”

    荀记的眼神猛地收缩了一下,心中那仅存一点的抱负和梦想在刹那间化作了洪水猛兽,将自己的心神完全占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