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八章 妙俊风的微笑
    “想必你就是宫家的大小姐宫玉吧!对于你的话,我深表赞同。只是有些人即便在经历过后,也会对自己经历的事表示怀疑。

    更有甚者在虚妄中存在幻想,认为自己的一线坚持会换来心中想要的结果。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但若将两个人的感情介入到第三方中来,那私人的事也会变成公众的事。

    古有名言,当事者要避嫌。如今正是多事之秋,大小姐又是妇人之身,我觉得你还是呆在该呆的地方,不要被人当枪使。”

    妙俊风的话起初让人听起来不觉得有什么,可随着深入,在场的三人发现,这是一个骂人都不带脏字的主啊!

    “妙俊风,你以为你是谁?这里是宫家,还轮不到你来做主!我们宫家好歹也是四等家族,什么时候轮到一个五等家族的族长来指手画脚了?”

    “看来大小姐真是好久没有出门了,的确是位好妻子啊!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妙家如今已是四等家族了吗?

    身为一个四等家族的族长,又是宫家的盟友,难道在这里还没有说话的资格吗?到是你,要注意一下你的言辞。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女子一旦出嫁,就不再是独立的个人了,她们有夫君和孩子,也有自己的娘家。

    如是普通人,这些关系很好处理。可谁让你是出身在一个四等家族的大小姐呢?你的身份注定在这件事上不宜多言。

    听我的话,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另外,回去后告诉你的夫君,要想活命,就不要再动歪点子。我可不想让他的血脏了我的手。”

    宫鸿和宫穹在听了妙俊风的话后,觉得他的胆子真的很大。宁岩风再怎么说也是二等家族的大少爷,就算你是四等家族的族长,也不可以这样诋毁他吧!

    宫玉娇躯一颤,咬着嘴唇说道:“你,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可知宁家的实力有多强?不要以为有了一点名气,就可以不把人放在眼里。

    你放心,你的话我会一字不落带回家的。到时候,就算你跪在地上求我,我也不会为你说一句好话。”

    宫玉站起身来,愤恨的一甩衣袖,大步的走出了客厅。此时的他,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爷爷和父亲,一心只想着把刚才发生的事快些告诉自己的夫君。

    谁知,她走出门外,没走几步,就“噗通”一声栽倒在地,陷入了昏迷中。

    “俊风贤侄,请手下留情。我知道玉儿冒犯了你,可你也不用这样啊!”宫穹着急的就要往外跑去。

    “慢着,宫叔叔。出手的不是我,应该是他们来了。难道您就没有感觉到全府上下变得很安静吗?”

    在妙俊风的提醒下,宫鸿和宫穹注意到了宫府上下的变化。

    宫鸿脚步一迈,一下子冲出了客厅,对着空无一人的前方大声喊道:“来都来了,还不准备现身一见吗?”

    “哈哈哈...,我听说你已经迈入王境了,怎么感知还没有一个小辈强!宫鸿啊宫鸿,就凭这一点,你就应该乖乖的并入我们铁家,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

    三道身影从隐匿的半空中现出身来,只要修为到了王境,就有一定的时间可以滞空,但想要飞行,必须达到皇境。

    半空中站在中间的人就是现今铁家的家主铁柱,站在他左边的是长子铁琉,右边的是幺女铁兰。

    “哼!你也老大不小了,来就来了,还学孩子们在玩捉迷藏吗?你不害臊,我都替你害臊!”宫鸿也是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声。

    “哦!我明白了,原来你增长的不是修为,而是脾气。越是弱者脾气就会越大。你放心,只要你带领族人归顺铁家,我一定会给你提供最好的资源,让你真的变成一名王境强者。”

    “啪啪啪...”清脆的鼓掌声响起,妙俊风随着掌声,从厅内缓缓的走了出来。

    “铁柱,你不累吗?带着两个拖油瓶站在半空中,你真当自己是皇境强者啊!”妙俊风要么不发言,一旦开口,必定字字诛心。

    “妙俊风,我弟弟在哪?”不等铁柱开口,铁琉就沉不住气的从半空中,一跃而下,取出符器,站在他的对面大声质问道。

    “现在应该在黄泉界,需要我送你去陪他吗?”妙俊风对他微微一笑的回道。

    这个笑容在铁琉看来,是对自己最大的藐视和挑衅。自己可是三等家族的大少爷,什么时候被人这样嘲笑过。

    “妙俊风,拿命来!”

    铁琉单脚一蹬,带出一串残影,向着妙俊风就挥拳砸了过去。

    铁列持有的符器有点特别,是一双臂爪。这一类武器很少被舞者使用,刺客使用的频率到是多一些。

    妙俊风眉头一簇,瞬发了一张火蛟符。

    浑身燃烧着火焰的火蛟挥起利爪向着铁琉就抓了过去。

    就在此时,铁琉的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只见他双臂一展,身体一弯,一叠符箓是从他的身后飞了出来。

    “寒冰剑阵!急急如律令,疾!”

    十二张符箓化作十二把锋利的寒冰之剑,组成一个剑阵向着妙俊风就杀了过去。

    与此同时,火蛟也是被铁琉的利爪给分裂开来。他一个加速,以诡异的身形配合着剑阵向着妙俊风继续杀去。

    “咦?文武双修?我到是小看了他!”妙俊风的心中发出一声轻咦,随即训诫自己道:“日后不管面对什么样的敌人,都不能再犯今天的错误。”

    “结界!”

    剑阵的威力很大,第一波攻击就让结界壁上出现了细微的裂痕。

    “唰唰”,铁琉的攻击在剑阵攻击结束后,又补了两下。这使得原本就出现裂痕的地方,破碎的面积进一步扩大。

    站在结界中的妙俊风,面容恢复了平静。他之所以释放结界,而不主动迎击,就是为了感受一下铁琉手中的符器是不是黑暗符器。

    “看来铁家并不是我想象中那样,难道是我多心了?”

    见到站在结界中,无动于衷的妙俊风。铁流是大笑着说道:“哈哈哈...,妙俊风,现在求饶还来得及。下一轮攻击,万一我收不住手,你可就要和这个美丽的世界说再见了。”

    “哦?是吗?你可以试试。”

    妙俊风仍然对他微笑了一下,只是这一笑,让铁琉的内心莫名的感到一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