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章 太子
    曹公公看了一眼转身就走连招呼也不打的妙俊风,心中对他的身份大致有了一个猜测。

    身为娘娘身边的近侍,在她的身旁也服侍了十七年。现在的自己已经被打上贵妃娘娘的烙印,与娘娘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因此,凡是娘娘的敌人自己就会去消灭,凡是能够帮助到娘娘的势力,自己就会去主动结交。只要娘娘上位了,那自己可就会再上一重天,成为七千岁。

    “乾大人,那个人就是娘娘在入宫前的孩子吧!”曹公公向乾飞扬传音说道。

    “是的,他是我的亲外甥。我劝你千万不要动什么歪念头。”乾飞扬的语气瞬间变得寒冷起来。

    “乾大人,娘娘现在深得陛下的恩宠,加以时日,说不定可以母仪天下。一旦他母仪天下,那八皇子可就会被立为新的储君,乾家也可以借此再进一步。

    倘若在这么重要的节骨眼上,忽然间冒出这么一档子事,那不仅是娘娘,包括乾家还有八皇子和八公主可都要承受陛下的雷霆之怒。

    乾大人,他是你的外甥,难道八皇子和八公主就不是你的外甥和外甥女了吗?”

    曹公公的话让乾飞扬陷入了矛盾中,只是若按照他的意思来,那对妙俊风就太残忍了。

    “乾大人,您慧眼通达,想必已经明白老奴的话了,老奴这就告退了。”

    曹公公能在宫里立足,混的风生水起,自然有他独到的一面。揣摩人心,诱导人的思维正是他拿手的一绝。

    “曹公公,你和我哥在说什么呢?还有那个年轻人是谁?”乾贵妃微笑着向走回来的曹公公问道。

    “回娘娘的话,都是些家常话,没啥特别的。那个年轻人是乾大人推荐的太子太傅,只是老奴觉得这个太傅未免有些太轻狂了。”

    “嗯!你要这么说,那他的确有些轻狂了。我们回去吧,可不能叨扰太师太久。”

    对于后宫的娘娘们来说,无论是太子太傅还是太子太保,都没有太子太师重要。太师无论是学识还是修为,在三师中都是最强的。

    太子所立的地方很醒目,在他的身旁没有其他的皇子或是公主。他显得很孤独,也很孤傲。只是这种傲在妙俊风看来,很肤浅。

    “太子殿下,在下妙俊风,是新上任的太傅,日后我就是你的老师。”

    听着从自己左侧传来的声音,皇甫凯侧目向着那边望了过去。

    “你虽然是我的老师,但起码的礼节难道不知道吗?”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既然身为你的老师,那我就开始为你上今天的第一堂课。

    现在你必须要牢记天地君亲师这五个字。五字当中我占有一个师字,而你一个都没有。对老师你必须尊敬,老师对你则要严格。

    那些君君臣臣的礼节是在朝堂上使用,而你没有任何官职也不是当朝的君王。所以,我对你只需要尊敬并不需要那表面上的礼节。”

    “你的胆子很大,你是第一个敢这样对我说话的。虽然曾经的那些太傅也看不起我,但你似乎更看不起我!”

    “你是在自卑吗?别人的眼光有那么重要吗?只要自己看得起自己,只要自己对自己有信心,又何须在乎别人的眼光?

    每一个人都是天地间独一无二的存在,不可复制。只有自己把自己放弃了,才会让人真正的看不起,才会让自己成为彻底的废物。

    我看得出来你对如今的现状很不满意,很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证明些什么。可实际的力量真的很小,你缺少外援,缺少资源,致使很多你想做的事都不能做。

    你看似孤傲,实际上却很空虚。外表再锋锐也隐藏不了你内心的脆弱。

    太子殿下,你可知你的言行举止在强者和大能的眼中是多么的可笑。而恰恰正是因为这份可笑,才让你保留了如今的地位。

    说你傻你不傻,但在这件事上,你确是傻人有傻福。然而,随着那些皇子皇孙们的长大,你的傻再也庇护不了你,如今的你很危险。”

    皇甫凯的身体微微一震,妙俊风的话戳中了他内心最想掩饰的一面。

    他真的很怕,因而每天都是如履薄冰。为了掩饰自己的害怕,他不得不强装强势,对任何人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自己不是愚笨的人,正因为知道自己势弱,才不得不主动孤立自己,让自己处于自己的保护中。

    “乾飞扬还真是向本殿下推荐了一个了不起的存在。这是你的身份令牌请收好。”

    接过皇甫凯抛来的令牌,妙俊风对他回以微笑道:“看来你是接受我这个老师了,不然也不会用请这个字。”

    “老师说的是,只是你我才第一天相见,还有点陌生。等到时间长了,我想你我会相处的更加融洽。”

    “嗯,记住现在你的状态。这样的你才更像太子殿下。赶紧回去吧,上午的课要开始了。”

    “那老师您准备去哪?要不您就去东宫等我吧!”

    “好,我会过去的。不用担心我。”

    望着皇甫凯离去的背影,妙俊风的心里升起一种怪怪的感觉。自己明明比他小十岁,但实际上却比他老成得多,难不成自己的心已经那么沧桑了?

    “啪”的一下,乾飞扬一手拍到了妙俊风的肩膀上。

    “在想什么呢?想的那么出神?太子殿下见到了?令牌拿到了吗?”

    “舅舅,您能别一开口就那么多的疑问吗?您所有的问题全部可以归结成一个问题,那就是有没有得到太子的认可。”

    “聪明!不愧是我乾飞扬的外甥。既然知道舅舅想要问什么,那就赶紧告诉我吧!我可是在太子面前打了保票的!”

    “舅舅哎!您的胆子可真大!这种保票也敢打?您还真是看得起我!”

    “这是对你有信心。好了,别再卖关子了,赶紧说吧!”

    “太子认可了我这位老师,身份令牌也给我了,他让我去东宫等他。”

    “我就说你小子能行!只是,哎!希望你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能像在金陵城那样,皇宫虽小但却是一个世界。”

    “您就放心吧!战场我都上过几回了,还应付不了这小小的皇宫?无欲则刚,我自然能无往而不利!”

    “行!那就祝你好运。东宫可不是我能随意走动的地方,你就自己过去吧!有了令牌,你是畅通无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