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四章 真实的太子
    “你能把话说的再清楚一些吗?”嘉德皇后放下皇后的身价,完全以一位母亲的口吻问道。

    “可以,既然我接了这趟差事,就一定会把这件事做好。身为老师,就要对自己的学生负责。

    如今,太子太师是孟家的孟青风,而孟家的人对四皇子则比较看好。太子太保是诸葛家的诸葛水云,诸葛家对八皇子则比较钟爱。

    至于太傅一职为何会接二连三的调换人选,一来是因为有些人不想介入这漩涡中,二来也是因为司徒家的原因对某些表过态的人进行了打压。

    正因为这双方面的原因,才让我有机会担当太傅一职。

    我在军部立过很多战功,深得军部阁老们的喜爱。自身的实力也摆在这,身后的家族也只是一个四等家族。

    最重要的是,我与乾家有些瓜葛,而这瓜葛也是极为隐秘。就算是别有用心的人知道了,也不会冒着触怒龙颜的风险去告密。

    乾家毕竟只是一个二等家族,想要凭借乾家的力量将太子扶上位,在目前看来显然是不可能的。

    乾家这么做,最根本的目的就是想以母子之情裹挟我,让我能够偏向八皇子,暗地里支持诸葛家。”

    “你会吗?”嘉德皇后没有多言,只问出了这三个字。

    “不会!我不会帮乾家也不会害乾家,但乾家若是在我当老师期间,对太子不利,那我也会出手,对他们还以颜色。”

    “我信你,想必你已经有了打算。凯儿就拜托你了,我毕竟已经死了,不属于这个世界。即便我成为了幽灵领主,也不可能时时刻刻保护他。他的路还得他自己来走。

    为了让你能够更好的教导他,我晚上会托梦给他的。

    你的母亲虽然活着但跟死了没有区别,他的母亲虽然死了但仍像活着时那样保护他。

    两个人的命运截然不同,却让你们两个人在此相会,也许这就是上天的安排和考验吧!天意难测,也是我们无法预知和防备的。

    我们今天就聊到这吧!凯儿回来了,你可以去和他好好地谈谈了。”

    视线一模糊,场景一转,妙俊风出现在了东宫大殿的殿门前。

    “太傅,您怎么不进去?您不会一直站在这等我吧!”皇甫凯在仆从的陪同下,从院落外走了进来。

    “没有,我也是刚到。刚才在外面逛了一会。”

    “那便好,太傅请。”皇甫凯来到妙俊风的身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妙俊风没有客气,当先迈步,跨入了大殿中。

    “嘭”的一声,在皇甫凯进入大殿中后响起。厚重的宫殿大门被他给用力的带了起来。

    “太傅,请受学生一拜。”

    皇甫凯突来的举动,让妙俊风感到有点蒙。即便自己刚刚点破了他,他也用不着向自己行如此郑重的礼吧!

    “你贵为太子,却能放下身段,拜我这个老师。你这个学生我收下了。”

    妙俊风对感情看得很重,有时极尽苛刻。因此,他对于感情的因果,不会轻易结下。可这一次,也许是二人的际遇再加上太子的诚意,他主动接下了这份感情因果。

    “六层结界!”

    “嗡”的一阵空间波动,整整六层结界将师生二人笼罩起来。

    “老师,您是王境文者?可您的年纪还这么年轻!”

    “不必如此惊讶,你的境界不也是王境吗?”

    “可我的年龄比你大啊!”

    “这就对了。正所谓达者为师,正因为我的年龄比你小,且又达到了王境,才能做你的老师。要不然,我这老师当的岂不是有点名不符实。”

    “学生受教了。只是老师您教我的仅仅是德育方面,若是能够全方面的教导我,我的成就应该会更高!”

    “不一定,虽说艺多不压身,但也有贪多嚼不烂一说。你悟性一般,自身的修为能取得如今的境界,完全是靠着海量资源的累积。

    可这样的修行方式,越到后面越会让你寸步难行,直至完全无法再前进一步。”

    “还请老师出手相助,学生一定按照您的教诲努力修行。”

    “很好。此事先不急,等我们将眼前的风险化解后,会有很长的时间来解决这件事。”

    “自从我成为太子,哪一天没有风险。就是不知道老师您现在所指的风险是什么?”

    “死亡威胁。而且是致命的死亡威胁,只要他们一出手,你就断无生还的可能。”

    “唰”的一下,皇甫凯原本正常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他知道老师没有骗他,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一天真的快要来临了。

    “你不必紧张,既然你喊我一声老师,我就有责任保护你的安全。我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死去而不管不问的。

    下面我说的话你在听后可能会感到很反感,甚至会对我产生厌恶和抵触。但不管你心中怎么想,你必须要把我说的话听进去,并按照我的意思去执行。

    当然,我现在也可以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你可以不用听我的话,而是直接解除我太子太傅的身份。

    在你解除了我的身份后,我仍然会给你指一条路。就当是老师为我们短暂的师徒情分送出的礼物。

    我给你一刻钟的时间考虑下。”

    “老师,不用考虑了。整天生活在担惊受怕的日子里,我也是过够了。在大家眼中太子之位就是闪烁着耀眼光芒的尊贵宝座,可又有谁能知道坐在这张椅子上的辛酸呢?

    老师,您说吧!我宁愿选择一条残酷的路来摆脱太子之位,也不愿在温水中慢慢的死去。”

    “你的话让我想起师父的一句口头禅。

    都说神仙好,岂知凡人乐。鱼儿不想飞鸟事,鲤鱼也想化成龙。”

    “老师,您的师父一定是位了不起的存在。”

    “是啊!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修行到师父那样的境界。不好意思,我跑题了,下面我们就来说说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

    妙俊风很有耐心的开始将接下来的步骤和安排,一样样的说给皇甫凯听。皇甫凯也是听的很认真,在遇到不懂得地方,也会及时的提出自己心中的疑问。

    就这样,一直到日头偏西,他们师生二人才从东宫大殿中走了出来。

    一直在暗中观察他们俩的嘉德皇后,在见到皇儿打从心底里露出的喜色时,那紧绷的心神也是放松下来。

    落日还是那轮落日,但在他们母子二人的眼中,今天的落日格外的美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