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一章 皇家宴 上
    当太傅的日子的确轻松,除了给皇子公主们教书,就是给太子讲道。闲暇时,自己还可以静心感悟。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两个月。这一日给太子上课完毕,太子没有像往常一样,礼送自己到殿门口,而是高兴地说道:“太傅,今晚父皇将在后花园设宴,还请您务必参加。”

    经过两个月的相处,皇甫凯对于眼前的这位老师不敢说全部了解,但表面上的性格自己还是掌握了些。

    太傅身心淡然,除了教导自己,对于其它的没有所求。若是换做他人,在听到父皇要设宴时,指不定早早的就守在宫殿门口,求自己带他一起去。

    可自己的这位老师,你若是不好好邀请一番,他还就真的不去了。

    “哦?万岁设宴?是群臣宴还是家宴?是指名道姓让我去的吗?”

    “是家宴,不过也只有部分人能参加。可您是父皇点名邀请的,像孟太师,诸葛太保也在邀请之列。”

    “那就行,只要不特殊我就陪你去一次。想必万岁安排的宴席,应该有不少让我心动的美食。”

    “老师,您就放心吧!就算父皇忘记了,我也会安排御厨给您加上的。学生知道老师您对美食情有独钟,当然,还有葡萄酒。”

    “嗯,很好,总算没白疼你。那我们就一会见了,我回去洗漱一下,换身衣裳。”

    万岁家宴,能被邀请来参加的人,在一段时期内,都会成为朝中的红人。

    能够被邀请去,至少说明这个人在万岁心中的位置比较重,占有一定的分量。

    “孟太师,您可是参加过几次万岁的家宴了,我还是头一次。不知道里面可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还请您不吝赐教啊!”

    “诸葛太保过赞了,我们同为太子的老师,一荣俱荣。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我自然会告诉你。”

    “多谢,多谢。听说万岁每一次的家宴都有一个主题,敢问孟太师,您可曾听到什么消息?万岁这一次的家宴会以什么为主题?”

    “你啊你!我劝你还是不要耍什么小聪明。什么是家宴?一家人在一起的宴会。你若是耍些小聪明,即便耍得好,也会在一不小心中得罪一些人。

    像我们做臣子的,只要规规矩矩的吃吃喝喝,万岁不问,我们不答。可以说这一场宴会,是最轻松的宴会。”

    “孟太师啊!您说的简单,可在我看来,却是一场最危险的宴会。您要知道,我可是个武者,以往也是在军营中博取军功。要让我像您一样慢腾腾的吃着喝着,说不定我会发疯的!”

    “哈哈哈...,你放心。我可以保证你疯不了。到时会有让你转移注意力的人和事。但你要切记,无论是什么人和什么事,都只能烂在自己的肚子里。”

    “这我知道,多谢孟太师提点。”

    在前往后花园的宫道上,诸葛水云向孟青风真诚的请教着。父亲可是再三叮嘱自己,来到皇宫教书,对孟太师一定要尊敬。

    当他们二人来到宴会场地时,看到了与太子殿下一同前来的妙俊风。刹那间,在他们的心头升起了一股不满之意。

    对妙俊风,无论是孟青风还是诸葛水云都没有好感。身在大家族,天生就有一种骄傲,除非你的实力达到了他们认可或者是让他们仰望,不然,在他们的心里,你就是一个蝼蚁。

    宴会场地的高台上,安放了两张案桌,两张座椅。这是万岁和皇后娘娘入座的地方。

    在左边,靠近上方主位的地方,摆放了一个案桌和一把椅子,正是太子入座的地方。

    接下来,在太子的下方则是三师的座位,四皇子的座位,八皇子和八公主的座位。

    在右边,与三师对应的是乾贵妃的座位,与四皇子对应的是他母后怡贵妃的座位,之后则是荣昭仪和七公主的座位。

    “孟太师,诸葛太保,你们来的也很早啊!”皇甫铠主动相迎,向他们拱手打起了招呼。

    “见过太子。”

    “拜见太子。”

    两个人,两种行礼方式,由此可见,在二人心中太子的地位是不一样的。

    “我们先入座吧!一会父皇和皇后娘娘还有其他人应该都会来了。”

    “不!我等应该站立于此,恭敬地等着万岁。即使是家宴,太子也许谨记,万岁在你的心中,应该先是君,而后才是父。”

    “孟太师,您的意思我明白。可我们几个就这样站在这里,会不会显得太怪异了?”

    “一个人站是怪异,可我们有四个人。四个人站在一起,那意义可就不一样了。”

    诸葛水云不明白,刚刚还好好地孟太师,怎么就忽然间硬要和太子对着来呢?难道就因为太子是跟妙俊风一起前来,而没有跟他一起前来吗?

    “父亲,姜还是老的辣啊!对他一定要尊敬,虽然是大儒,但这心眼实在是忒小了。”

    “好吧!那我就跟三位老师一起站在这恭候父皇。”太子尊师重道,对于孟太师的话不好反驳,只好乖乖的站在他的身旁。

    “太子殿下,孟太师,诸葛太保。你们三位若是想站在这恭候万岁就站着吧!我去别处转转,等一会再回来。”

    “妙太傅,你这样做怕是不妥吧!”孟太师平静的盯着妙俊风,脸上还保持着微微的笑容。

    “哦?有何不妥?”妙俊风觉得反正有时间,不妨就陪他乐呵一下吧!

    “三师不分家。我们二位都站在这,你若是离开,这万一万岁来了,岂不是要误会我们三个人之间有矛盾?”

    “哦!原来孟太师您担心的是这个。我觉得您多虑了。万岁日理万机,诸多国事已经让他殚精竭虑。您刚才说的事,对万岁来说,实在是太小了。万岁还没有把我们看的那么重。”

    “妙太傅,此话差矣。身为太子的老师,未来储君的老师,在万岁的心里自然占着重要的位置,怎么能说无足轻重呢?”

    “孟太师,话是这样说没错。可实际情况是如此吗?你我都是明白人,有些事还是不要点透的好!过犹而不及,一旦发生,那可就悔之晚矣!”

    “哼!话不投机半句多,你请便!”

    “谢谢!”

    太子听着他们的谈话,有些似懂非懂。至于诸葛水云,脑袋里彻底一团浆糊。

    “我滴天哪!能别那么绕吗?说直接点,明白点,会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