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三章 皇家宴 下
    第433章皇家宴(下)

    太子说完,全场寂静。

    片刻后,皇甫有德的一声大赞,“好”,将大家又拉回了现实中。

    皇甫铠的话打动了皇甫有德。以孝道治天下,不正是自己心中向来遵守且奉行的吗?

    自己在位时各项政策都能得到有效保证,可当自己退位后呢?那些政策还能继续实施吗?那些被自己提拔的或是曾经的心腹还会像以往那样忠心耿耿的效忠自己吗?

    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人走茶凉,就算自己是太上皇,那些人也不见得再会畏惧自己。官当得再大也不如现管的强。

    自己的父皇,现在就是太上皇,正因为自己现在对他仍然很尊重,他偶尔提出的意见自己也接受,就算是官员的任命自己也不会提出反对的意见。

    这样的情况使得如今的自己和父皇之间的感情越来越深,父皇的心境也是越来越通达。心境一通达,对修行可是有帮助的。

    面对世家皇庭本就有点势弱,可现在的局面变得微妙起来,父皇可是要随时突破的。一旦突破,就算是面对世家,皇庭也是有底气的。

    “凯儿说得好!这一阵子果然从太师那学到了不少东西。孟太师,等一会朕有重赏。”

    皇甫有德这一开口,立刻是让孟太师从位子上站了起来。

    他表面上一副谢主隆恩的样子,可心里确是犯起了嘀咕。自己从来没有这样教导过太子,四皇子的话才是自己平日教导的。

    难不成是太保教的?不对,他就一个蛮子,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学识。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是妙俊风教的。

    孟太师坐回位子上,把目光转向了妙俊风。可此时的他,确是惬意的品着美酒,吃着那一盘换一盘的美食,完全没有把刚才的比拼放在心上。

    “咦?孟太师,你这样看着我作甚?是想找我喝酒吗?来来来,干杯!”

    “干杯!”

    孟太师顺势举起酒杯,与妙俊风同饮而下。伴随着酒水下肚,他更加确定,以往自己看不起的妙俊风,是真正蛰伏的潜龙。

    “太傅,您就真的把功劳全部让给太师了吗?”从皇甫有德那走回来坐下的皇甫皓,直接传音向妙俊风问道。

    “太子殿下,之前我们不都说好了吗?若是今天的对答能让万岁满意,那这功劳就全部让给太师。若是不满意,那这责任就全部推到我的身上。”

    “这个我知道,可我当时追问,您并没有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答案很简单,就三个字,为了你。”

    “为了我?”

    “没错,就是为了你。一旦你能在万岁的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你的地位自然会节节攀升。对于朝中的老狐狸还有你面前的这只老狐狸,他们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若他们仅仅是一个人,也许他们不会改变自己的初衷。可无奈的是,他们的身后有一大家子人。这帮人可是指望着家中德高望重,最有权的老狐狸能够给家族带来庇护,带来发展。

    朝廷的水很深,后宫的水也很深,要想不被淹没,不随波逐流,那就只有登上一条坚固的,永远也不会沉落的大船。

    现在的你就是在向这条大船衍变,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你会真正蜕变成这样一条永不沉落的大船。”

    “可我们不是说好放弃太子之位了吗?怎么现在又要开始稳固太子之位了呢?”

    “实则虚之虚则实之,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有谁能堪破其中的门道?争太子之位也好,稳太子之位也罢,实际上跟行军打仗差不多。

    只要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管它究竟是真还是假。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明白了,太傅的智慧让我感到钦佩。若您不是帮我,而是帮四弟或者是八弟,说不定我这太子早在两个月前就到头了。”

    “好了,不要在那唏嘘了!继续开心的吃喝,不要让人发觉你内心的变化。现在的你很耀眼,也很拉仇恨,我希望你能更加谨慎的面对今后遇到的一切困难和阻碍。”

    就在妙俊风和皇甫铠相互传音的同时,皇甫有德也是仔细的在观察着太子和三师。

    他发现在刚才的那件事过后,真正表里如一,自始至终都没有一点变化的,只有太保一人。

    像太子,太师还有在那一直吃喝的太傅,实际上都出现了细微的变化。即便他们掩饰的再好,但在自己的眼中还是能看出些破绽的。

    “真是很有意思啊!孟太师这个老狐狸能这么沉稳我不奇怪,可他年纪轻轻怎么比老狐狸还要精明沉稳呢?

    孟太师教了凯儿十五年,十五年下来难道就在近几个月让凯儿悟到了?不!真正让凯儿有所改变和有所感悟的应该是太傅。

    神一样的军师,炼器界的器子,制符界的符子,制符宗师,炼器宗师,妙家当今族长,金陵城城主。

    如此多的身份说的都是同一个人,这样一个人又怎会是平凡的一个人呢?又怎会是屈于人下的一个人呢?他来当太傅是纯粹的受人所托,还是另有所图?

    他明知太子势弱,却为什么还要辅佐他呢?难道他是担心去辅佐四皇子或者八皇子时,不会受到他们的待见和重视?

    呵呵,有意思的小家伙。棋局已经过半,想要让太子胜出,可并非是件容易的事啊!”

    坐在皇甫有德身旁的皇后娘娘,感觉到了他情绪的变化。这是一种父亲对儿子的期待之情。

    “好啊!没想到这个向来沉默,看起来敦厚的小子,心机会这么深!连我都给他骗了!既然你把头抬起来了,剑也亮出来了,本宫要是不陪你过两招,岂不是显得本宫太无能了。”

    世事无常,皇甫有德对妙俊风的期待之情,让皇后娘娘误以为是对太子的期待之情。导致原本不重视太子的皇后娘娘开始郑重的把太子视为了劲敌。

    一场家宴进行到这里,却让太子成为了三方势力眼中不可忽视,必须要除掉的阻碍。

    “母后,我怎么觉得宴会的气氛有点不对劲了?好像变得有点冷。”

    “霖儿,不许乱说话。你是不是果酒喝多了,头脑开始犯迷糊了?母后跟你说多少遍了,果酒好喝是好喝,但喝多了就会上头,还会让你产生错觉。

    哎!既然你喝多了,我们就去跟万岁行个礼,然后回宫吧!”

    容昭仪的心里哪能不明白,这宴会的气氛的确开始变得冷起来。幸好霖儿是真的喝了很多果酒,要不然,她们母女二人可就又要闯下大祸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