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四章 随心而为
    荣昭仪领着七公主,缓缓地走到皇甫有德和皇后娘娘的坐下,行半蹲之礼后说道:“万岁,皇后娘娘。霖儿她一时贪杯,果酒喝的有点多,臣妾就先带她回去了,还请恩准。”

    “这傻丫头,你们去吧!”皇甫有德轻轻一笑,到是没有阻拦。

    “万岁,难得一次的家宴,哪能有早退者呢?若七公主实在乏困的厉害,可以在这里先行歇息,本宫会命人照顾好的。”

    “荣昭仪,皇后娘娘说的到也有些道理,不知道你怎么想?”

    荣昭仪的心里对皇后的话自然是十分厌恶,火气老大。但谁让她是皇后,背后的势力又那么强大呢?

    “回万岁,就按照皇后的意思来吧!不过就不劳她费心了,她还要照顾万岁。霖儿就由我来照顾吧!”

    “嗯,那你就先回到位子上去吧!”

    “万岁,还请您让荣昭仪先留步。”

    皇后的话让皇甫有德的心里产生了不悦。今天的皇后是怎么了?为何一而再的和荣昭仪过不去?

    “皇后你又有何事?”

    “万岁,荣昭仪的舞姿在后宫可是数一数二的,不如趁兴,就让她舞一曲吧!”

    荣昭仪的心里彻底火了,自己的舞姿的确不错,但也只是舞给万岁一个人欣赏的。现在让自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跳一曲舞,岂不是让自己的身价沦为宫廷乐女一般?

    “皇后,你的这个要求是不是有点过?在场的可还有外臣,荣昭仪若是舞了这一曲,那你让朕的颜面往哪搁?”

    “万岁息怒,其实事情没有您想的那么严重。臣妾之所以让荣昭仪为大家舞一曲,就是为了让大家知道,万岁的眼光是独到的,万岁的品味不是凡夫俗子所具有的,万岁的胸襟更是古往今来无人可以比拟的。”

    皇后的这一番解释,让皇甫有德的心里感到很受用。按照这一说法,让荣昭仪来舞一曲,的确可以增添不少宴会的气氛。

    不过,皇上就是皇上。他可不会让人轻易猜到自己的心思,即便猜到了,他也会变着法的让自己的心思显现出来。

    “安静!”

    伴随着他的呼喊,全场瞬间安静下来。在座每一个人的目光全部转向了高坐在上的皇甫有德身上。

    “刚才皇后向朕提议,让荣昭仪为大家舞一曲,不知大家想欣赏什么舞蹈?现在可以起身回答。”

    皇甫有德的话让在场的每一个人听后,心中皆是微微一颤。荣昭仪的舞蹈岂是自己可以欣赏的?圣上这是在故意出题还是顺水推舟,顺了皇后娘娘的意?

    若是真按照圣上的意思来,皇后娘娘是开心了,但肯定得罪了荣昭仪。至于圣上的心意还真是很难琢磨。

    可若是不按照圣上的意思来,至少不会让圣上责怪,也不会得罪荣昭仪,但皇后娘娘肯定是得罪了。按照以往的经验,得罪了皇后娘娘那后果可是很严重啊!

    “你们怎么都不说话?难道是怕触怒朕吗?不用担心,不管你们接下来要说什么,朕都恕你们无罪。”

    妙俊风环顾了一下全场,发现除了太子,每一个人都将自己的情绪隐藏的很好。保持沉默顾然可以让自己超然于外,但荣昭仪的处境将会很堪忧。

    后宫竞争本就激烈,脸面也是竞争的一个环节。本就从妃子降成为昭仪的她,若是真的为大家舞了一曲,那今后,她在后宫的地位只会越来越往下,直至成为最低等的常在。

    “圣上,臣有话要说。”妙俊风做事讲究顺心意,既然想帮她一把,那就站起来说话吧!

    “哦?太傅有什么想说的?是有什么好的舞曲想要推荐给大家吗?”皇甫有德的心里很高兴,这个家伙终于露脸了。只要敢露脸,那接下来你的脾性和实力朕就可以摸得一清二楚。

    “圣上,荣昭仪贵为您的女人,身份何其尊贵!她的舞姿也只有您能欣赏,若是让我们欣赏了,真的是看在眼里愧在心里啊!

    臣知道圣上大度,可以不在乎这些繁文缛节,愿意让荣昭仪将最美的一面展现给大家,让我等能够君臣同心,共享这美妙的舞姿。

    然而,君就是君,臣就是臣,规矩不可废。对您我们必须发自内心的尊敬,对您的女人更要尊敬。若是连尊敬您的女人都做不到,又何谈尊敬您?

    人心可谓,世人嘴杂。您的好意未必会让一些小人心领神会,他们反到会把这件事的反面效应无限放大!

    皇庭是圣上的国度,但在这国度内,难免会有西人和修罗人的潜伏者。他们可是最乐意干这种见不得光的事。

    为了皇庭的安定,为了圣上的荣耀,更是为了家的安宁,还请圣上收回让荣昭仪为大家舞一曲的成命。

    对于圣上的好意和胸襟,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无不感到喜悦和钦佩。”

    妙俊风的话让皇甫有德的心里感到很高兴,这才是一个好臣子该做的事。既能顺了自己的意,又能去帮自己得罪人。

    这个妙俊风值得培养,单单当一个太傅实在是浪费了。

    “太傅,你是在帮荣昭仪说话吗?本宫记得你来教书的时间不长,但跟荣昭仪接触的次数最多。本宫实在很怀疑,你们原本就是认识的。”

    “回皇后娘娘的话,荣昭仪的年龄我不清楚,但您应该是最清楚的。而我的年龄在场的只要稍微打探一下,就可以知道,才二十岁而已。

    试问我与荣昭仪之间这么大的年龄差距又怎会在宫外认识呢?

    荣昭仪在宫外的时候,那时的我还在一个未知的世界,根本就没有来到这个世上。”

    皇后娘娘嘴角微颤,妙俊风的回话让她感觉像是吃了苍蝇一般。气急之下,自己果然失了方寸,竟然把他的年龄给忘了。

    “好了!皇后,荣昭仪的事就到此为止吧!朕觉得太傅说的很有道理。今晚的宴会到这里就结束吧!明天一早,请太傅到我的御书房来,朕想跟你聊一聊太子的事。”

    “臣,遵旨。”

    皇甫有德说完,起身就走。皇后娘娘在狠狠地瞪了一眼妙俊风后,是追着万岁的脚步紧随而去。

    “大恩不言谢,太傅的恩德我记在心里了。”荣昭仪这一次是真的很感谢妙俊风。

    “无妨,我只是顺心意而已。皇后娘娘心眼小,你日后可要多加注意啊!”

    “谢太傅提醒。”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