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三章 耐抗是被揍出来的
    “老师,灵鹤发现目标了。不过这夜叉的数目也太多了一点吧!”皇甫凯的声音由惊喜直转惊愕。

    “哦?有多少?都是什么级别?”

    “一二三四...,一共有十个夜叉。看样子都像是您给我介绍过的力夜叉。”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我还在琢磨怎么遇见它们呢!小凯,不要害怕,勇敢的往前冲。将你的修为压制在侯境圆满境界。”

    “为哈?我看它们当中实力最强的也就王境小成。若是让我火力全开的去迎击它们,我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把它们全部拿下。”

    “这一点我相信。但你知道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吗?耐抗又是怎样训练出的吗?”

    “还请老师解惑。”

    “钢铁是千锤百炼锤出来的,耐抗也是在雨点般的拳打脚踢下练出来的。想要耐抗,就必须先学会挨揍。

    在你面前有十位极佳的教练,它们可比太保要强多了。保证每一下都会让你疼在身体上,记在心眼里。”

    “老师,您真狠!”皇甫凯只来得及说这么简短的一句,就不得不迅速的投入到战斗中。

    十名力夜叉,每一个都是肌肉隆起,充满了爆发力和毁灭之感。

    在见到只有侯境圆满境界的皇甫铠靠近它们后,它们是“嗷嗷”直叫的,挥起拳头,向着皇甫铠就冲了过去。

    身为文者的皇甫铠,在身体素质上本就处于劣势。即便有厚德辅助,也是时不时的就会挨上一两脚,三四拳。

    半个小时后,原本还英俊不凡,器宇轩昂的他,身上是青一块紫一块。英俊的脸庞是高高的肿起,鼻梁的下方,挂着两道鲜红的印记。

    “老师,可以了吗?再被它们群殴下去,您心爱的学生可就要一命呜呼了!”

    收到皇甫铠的悲催之声,妙俊风很无情的回了一句,“继续熬,熬到不能熬为止。”

    皇甫凯很想狠狠地骂老师一句,但尊师重道的他在这念头升起的一刹那,迅速的将它给掐灭了。

    十个力夜叉,一人一式神,在这方圆百里之地,尽情的搏斗着。

    力夜叉们是越战越兴奋,拳头的挥速是越来越快,力道也是在一点点的往上提升。

    在它们的心里,很高兴能有一个这样灵活又耐打的沙包,让自己可以尽情地挥拳。

    可作为沙包的皇甫凯,心里却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强烈的自尊心让他在不断被挨揍的同时,也在不断的总结,不断的推演和感受这些拳头挥来的轨迹。

    又过去一个半小时,十名力夜叉,整齐的停下了攻击。

    它们将皇甫凯围在中间,瞪大了眼睛,肆无忌惮的打量着破衣烂衫的他。

    感受到这种眼神的皇甫铠,心里是瞬间毛了。他当即厉喝一声道:“你们要干什么!我可是有老师保护的。”

    “小子,你不要紧张!我们只是好奇,你为什么那么耐揍!”

    “没错。要是换做其他人,早就被我们的合击给揍成肉泥了。你到好,除了发胖一圈,整个人的状态看起来极好。”

    “说!你是不是隐藏了修为,在逗我们哥几个玩呢!”

    皇甫凯深吸一口气,再缓缓的呼出。之后,他叹道:“那个你,对,就你,说的很对。我的确隐藏了修为。是老师让我这样做的,他说耐抗是被揍出来的。”

    “哈哈哈...,你的老师很合我们胃口。我们力夜叉只崇拜力量,和那些只知道食肉饮血的鬼物不一样。

    你既然能抗到现在,也算是通过我们的考验了。你可以走了,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再往前走一百里,可就是血夜叉的领地范围了。

    它们跟我们不同,越是强大的血液对它们的吸引力就越大。你和你的老师好自为之,最好能够调头返回。

    虽然你只是我们的陪练沙包,但我们也不想你就这样轻易地死去。”

    “谢谢,我会将你告诉我的转告给我的老师。我老师可是很厉害的。”

    “有多厉害?”

    “上能手摘日月,下能脚踏黄泉。”

    十名力夜叉眨了眨眼睛,随后彼此相视一眼,接下来就是“哈哈哈...”的笑声一片。

    站在远处一直关注这里的妙俊风,此时也是伸出手将自己的双眼捂住。他替皇甫凯感到不好意思,这也太能吹了,自己有那么牛吗?

    等到皇甫凯回来,妙俊风很严肃的批评了他一顿,并告诫他,无论何时何地做人一定要低调。

    “老师,您的训诫也结束了,接下来我们是不是要去血夜叉的领地?”

    “现在去那,我到是没事。可你呢?跟送死有什么区别?”

    “老师,我知道错了,您就不能好好的说话吗?”

    “哎!小凯啊!你让老师是又爱又恨。血夜叉那里我们先不急着去,接下来的日子,你就继续和那十个夜叉切磋吧!

    等什么时候,你能毫发无损的在十名夜叉的群殴下走出来,我们再前往血夜叉的领地。”

    “啊?老师,您不会这么狠吧!就算您要惩罚我,也用不着这样吧!”

    ..................

    “圣上,妙俊风这个老师当的不错啊!不冒进,知道太子的不足,随机应变的借助当地的条件,来弥补太子的弱项。”

    “老叔,您觉得妙俊风这个人怎么样?”

    “圣上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您决定将太子托付给他了?这也太早了吧!”

    “不早了,我的身体你又不是不知道。百年前的那场大战让我的本源受到了难以恢复的损伤。近年来,我越来越感觉有点力不从心了。”

    “圣上,您这话可不能乱说。还有,这件事您一定要保密。不是谁都能像老臣一样,表里如一的。”

    “朕知道。所以,朕才请您多观察留意一下妙俊风。”

    “好,我知道了。圣上就放宽心,老臣可不希望这么快就白发人送黑发人。”

    “放心吧!老叔,短时间内朕还不会走。只是朕担心在不久后会发生封王之乱,到了那时,为了社稷的稳定,朕也不得不拼一把了。”

    “圣上,就算到时有什么事要发生,还有老臣呢!您就吃好喝好,太子的事就交给老臣了。”

    “谢谢老叔。”

    诸葛峰峦在与皇甫有德说完后,心里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按照他的意思,当年的那件事应该有不少人知道,否则,如此稳固的太子之位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惦记呢?

    “哎!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听天由命,事在人为吧!”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