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一章 谈妥,完成,返回 下
    妙俊风与镇宫长老面对面盘膝而坐。

    二人的论道并非是通过言语来交流,而是将心中的感悟和对道的理解,通过各自幻化的精神世界来进行印证和交流。

    数以万计,接天蔽日的黑色铁骑并排站立在茫茫的草原上。

    每一名铁骑的身上都散发着浓浓的杀气和血气。如此规模的铁骑聚集在一起,立刻让天空都变得血腥殷红起来。

    他们代表着死亡,代表着己方的胜利。铁骑所过之处,凡是抵抗之敌一定会遭到无情的镇压。哪怕投降说晚了一步,也会被只知杀戮的铁骑,斩于马下。

    镇宫长老的杀戮之道是在征战中悟得,杀道的积累也是在战场上积攒获得。在后期,由于职责所在,他远离了战场,使得他的杀戮之道出现了停滞甚至是倒退。

    “小子,感觉如何?我可是在屠了千百万的生命后,才领悟了杀戮之道。即使没有杀道印记,我相信我的道不会比你的道差多少。”

    “前辈,你的道建立的实属不易。能够在杀了那么多的敌军后,感悟到自身的道,我觉得这已经不是天赋的问题了,而是大器晚成,以自己努力的汗水获得了这一道的认可。”

    “小子,你是在暗讽我吗?大器晚成这一词用在我这里,我怎么听着有点别扭呢?好了!赶紧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杀戮之道吧!我到要看看,你为何年纪轻轻就能获得杀道印记的认可。”

    妙俊风对镇宫长老咧了一下嘴,随即迅速的将自己的精神世界展现在了镇宫长老的精神世界内。

    无尽的鬼雾,处处充满了阴森的鬼气。一位少年,拖着疲惫的身体,缓慢的穿梭在野路中。

    他身上的伤口有很多,最深的一道已经见了骨头。可就是这样的状态,在他遇见鬼物时,还是会精准无误的一斩而下,让鬼物回归于虚无。

    从魑魅魍魉,到夜叉鬼王,少年越战越勇。一股无敌的信念在他的心中油然而生。

    之后,他来到了阳世,身边出现了很多敌人。面对敌人,他一点也不手软,凡是敌人,一律斩于剑下。

    终于,有一天,在强大敌人的压迫下,为了生存,求生的意念跨越了自己所承受的极限。这样的力量在无意中引来了杀道印记的眷顾,并在杀道印记降临时,直接开启了杀戮领域。

    这一战,战的血流成河,石破天惊。方圆百里之内,再无活的生命。

    镇宫长老在看完了精神世界的烟演化后,心中百感交集。他被画境中的少年给感动了,能够经历过如此多的考验而不夭折,实属不易,更别说之后的一道道关卡了。

    “小子,你可千万不要跟我说,画境中的人就是你啊!”镇宫长老长呼一口气,笑着对妙俊风说道。

    “为什么不呢?曾经的我可是很菜的,直到我遇见了师父。若没有师父的指引,我也获得不了如今的成就。

    师父的再造之恩,我永生永世都不会忘记。同样,只要你是我的敌人,我就会想尽一切办法,把威胁掐灭在可控范围内。”

    “俊风小子,我对你的过去很感兴趣,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委屈和绝境,迫使你诞生了如此坚定可怕的意志。

    幸好你不是出生在皇庭,不然我很担心,皇庭在你的领导下,会不会主动出击,把以往的战场搬到我们的国度上。”

    “哈哈哈...,前辈谬赞了。俊风何德何能,会有如此大的能耐!您高看我了。下面我们继续开始吧!生之道可比杀戮之道要难多了。”

    在他们二位继续论道的同时,白夜在阴皇的允许下,带着皇甫凯来到了皇宫的天牢。

    在这里关押了数百名阴皇钦定的重犯,其中就有不少阴人统领。

    “小凯,关押在这里的犯人,除了会保留最基本的修为,其它的一切都会被封禁或者废除。一会你只要亲手砍下十名统领的头颅就行了。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想俊风兄也会让你这么做的。一味的妇人之仁,到最后会害了你的。”

    “白夜元帅,谢谢您。我会尽力的。我不能让老师失望。”

    皇甫凯回答是这样回答,但在心里还是很抵触的。他长这么大,还真就没杀过生,哪怕是一只鸡,都没有宰过。

    走到第一个牢门前,看着眼前被两条锁链拴在墙壁上的罪人统领。皇甫凯的心中生出一种怜悯之情。

    他不知道的是,相由心生,当他的这股情感一萌发,脸部的表情会在他不自知的情况下,出现变化。

    “小凯,不要犹豫,不要心生杂念,你只要知道杀了他就可以完成任务。刚才你是怎么说的来着?难道在你心中,老师真的只是嘴上说说吗?

    这才是第一个,后面还有九个。你若是连这一个都下不了手,那后面的牢房也别去了,我们直接回去吧!

    这么复杂的事,还是等到俊风兄和镇宫长老论完道后,由他亲手来完成吧!”

    请将不如激将,尤其是对皇甫铠这样的人,激将法往往会收到很好的效果。

    “对不起!为了老师,只能送你上路了。”皇甫凯没有理会白夜,而是对着眼前的囚犯,鞠了一躬,念了一句。

    下一刻,他挥起事先就准备好的大刀,向着囚犯的颈部就一刀劈下。

    “噗呲”一声,“哗啦”一下,人头飞起,鲜血溅洒。

    皇甫凯直愣愣的盯着滚到自己脚旁的头颅,脸色变得煞白,拿起大刀的手臂,也是不由自主的发出轻微的颤抖。

    白夜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他感觉自己是不是对他狠了一点,妙俊风要是知道,应该不会跟自己急吧!

    时光飞逝,妙俊风与镇宫长老的论道整整持续了一周。一周后,妙俊风与镇宫长老彼此相视一笑,站立而起。

    “俊风小友,这一次的情我记下了。若不是不得已,我真的很想答应你,双方永远的和平共处。”

    “前辈,您不说我也明白。有些事不是现在的我可以知道的。只有实力足够,我才有资格知道其中的秘辛。”

    “感谢你的理解。下面我就送你和皇甫凯回去了。希望日后我们还会有再见面的机会。”

    “您就放心吧!我们肯定会再见的。到了那时,说不定我们还要议论一番日后的合作事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