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二章 激烈的争执 上
    妙俊风这边刚笑完,下一刻,脸上的肌肉就绷紧了。

    “小凯,你手上拎着的一大袋血淋淋的东西是什么?”妙俊风很严肃的问道。

    “回老师的话,是人头,十位阴人统领的人头。”皇甫凯的手抖了一下,面对老师的责问,他还是感到畏惧的。

    “哎!这份人情可是欠大了!阴皇陛下,白夜兄,日后我妙俊风会在适当的时候还了这份人情的。”

    “哈哈哈...,妙俊风,朕可将你的这句话记住了。你的人情可珍贵着呢!未来的你成就不可限量,到了那时想要问你讨份人情,那可就难上加难咯!”

    “感谢阴皇陛下的抬爱,这一次俊风是真的很感谢。”妙俊风对着阴皇拱手一拜。

    “白夜兄,原本我还想陪你好好喝一场的。可由于时间紧迫,我与小凯不得不立即返回。迟则生变,我可不想小凯因为我的事而落后于别人。”

    “你们这对师生啊!还真是情同父子。阴皇陛下,我还有小凯,在你们论道时,已经对他们做出了安排。

    你们是被第一批送回的,四皇子是第二批,八皇子是第三批。

    据我收到的情报,他们的完成情况不是很理想,但在别的的方面有所建树。你们回去后,可不能因为完成了指标,就变得骄傲自满哦!”

    “多谢白夜兄相告,请你和阴皇陛下放心,他们就算再有建树,在我和小凯的面前,一律都是纸老虎!”

    在纸老虎的论调中,他们又小叙了片刻,之后,由镇宫长老使出隔绝手段,将光壁的感知隔绝。随后,才由阴皇出手,施展大神通,将妙俊风和皇甫凯传送回了阳世。

    目送着他们离去的背影,镇宫长老感慨的自语道:“这一次没有将妙俊风留下,以后是永远也别想将他留下了。”

    “嗡”的一阵空间波动在宴会场地上泛起。

    等在这里的诸位,在感知到这股波动后,立刻屏气凝神,注视着波动的中心。

    “会是明儿吗?”乾阳在心中默念道。

    “一定是四皇子殿下。”孟浩在心中不断的重复着。

    各方势力也是在等待中不断的挣扎,他们后知后觉的到现在才明白神皇的深意。

    都说圣意难测。这一回,神皇不仅让大家猜到了他的心意,更是让每一个人都成为他圣意中的一颗棋子。

    身影渐现,两个年轻人,在众人的注视下,出现在了场地的中央。

    “是太子!”

    “这是幻觉吗?怎么可能会是太子和太傅呢?”

    “太傅不愧是太傅,真的带太子赢了最后一轮。不对,得等圣上做出最后的圣断,才能确定太子是否将已经坐热的位子守住。”

    被众人目光盯着的皇甫铠,感到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烫。这下他明白老师的良苦用心了,以后一定要多加练习。

    “儿臣拜见父皇!”

    “臣下拜见皇上!”

    皇甫有德从位子上站起来,往前迈出一步,双眼微眯的注视着皇甫凯手中血淋淋的包裹说道:“凯儿,你手中的包裹是何物?”

    神皇此话一出,立即将众人的注意力引到了那个血淋淋的包裹上。

    “回父皇,这里面是十颗阴人统领的头颅。”

    “这是你亲手割下的吗?”

    “是!”

    “你不是最讨厌杀生吗?这一回,怎么会变的如此狠辣!朕可不想你因为某种原因而迷失了自己,让自己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请父皇放心,儿臣是讨厌杀生。可讨厌杀生和杀侍卫统领是两码事。这十名统领该杀,儿臣在杀了他们之后,只会感到心中的畅意,不会有任何负担。

    因为这十名统领罪大恶极,被关在皇宫的天牢内。若不是得到阴皇的允许,儿臣也不会轻易的取下他们的首级。”

    “你见到东方阴了?他还好吧!”皇甫有德很惊讶,他没有想到皇甫凯竟然能见到自己昔日的好友。

    “见到了,他也同样记得您。在我们回来时,还请我代为问好。”

    “好,好,好。朕就知道他不会忘记朕,他若是知道了,一定会随你一起过来的。

    那么,现在你可以告诉朕,告诉大家,你和太傅是怎么见到东方阴的!不要急,一字一句,清晰的说出来。”

    皇甫凯看了妙俊风一眼,在妙俊风鼓励的眼神下,他放下手中的包裹,弯身一拜后,一字一句,毫无添加的将之前的经历说了出来。

    一个小时后,皇甫凯砸了下干涩的嘴唇,对着父皇再度一拜。

    皇甫有德面露沉思,他思考的不是皇甫凯的成长,也不是东方阴对自己的态度和想法,而是妙俊风的进步神速和逆天气运。

    对妙俊风,若是用得好,足以保皇庭繁荣昌盛千年乃至万年。

    若是用不好,妙俊风足以颠覆整个皇庭,取自己的位置而代之。

    这是一件极为可怕的事,在明知他是一个可怕人物的前提下,还要驱使他,这无异于在高空中走钢丝,稍有不慎,会摔得粉身碎骨。

    就在他深入思考的时候,又一阵空间波动泛起,四皇子皇甫皓和孟青风是带着一大堆的书卷出现在了宴会的场地中央。

    “太师,没想到太子和太傅先我们一步返回了,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完成第三局的狩猎任务。”

    “四皇子殿下难道没有看见太子脚旁的包裹吗?

    依我所见,我们得以从阴人世界返回,应该是和他们完成了第三局的狩猎任务有关。”

    “太师,这对我们来说可不是好消息啊!不知我们是否还有转机?”

    “请四皇子放心,他们只是完成了圣上定下的任务。我们虽没有完成任务,但却搜集到了对整个皇庭都有用的情报。

    只要拥有了这个情报,对皇庭来说,接下来对阴军的作战可是大有益处的。

    圣上是高瞻远瞩之人,他知道取舍。”

    “有老师这句话,我就有信心了。我们去拜见父皇吧!”

    两个人的传音交流,看似内容很多,占用了很长的时间,实际上只是短短的一瞬。

    “儿臣拜见父皇!”

    “老臣拜见圣上!”

    “你们都平身吧!看你们的样子应该是在阴人世界有了收获,而这收获却不是朕定下的狩猎任务。”

    “父皇圣明,我们的确没有斩杀一名统领。但却在阴人世界有了重大发现。这一发现,足以扭转我们皇庭对阴军作战的局势。”

    “皓儿,你要知道你刚才所说之话的含义。万一你拿出来的东西达不到你刚才所说的标准,朕可是要治你罪的。”

    “儿臣多谢父皇关心。请父皇放心,接下来儿臣要呈现的东西,定能让父皇感到喜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