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三章 激烈的争执 中
    “父皇,我与太师在阴人世界机缘巧合的误入了一位元帅的府中。更巧合的是那位元帅竟然一连几天都未归府。

    天佑我皇庭,在这种机缘之下,儿臣与太师立刻展开行动,将府中重要的成员全部控制,并让他们对外下达一条条的命令。

    在这些人中,我们发现了一位藏得极深的老者。老者的修为比我高很多,可在太师的面前还是不够看的。

    在太师的循循善诱和因势利导之下,那位老者带领我们进入了元帅府的机密之地。

    一入那里,我们看到的尽是绘制详细的区域地图。每一份地图都极尽所能的将该域的重要道路和隐秘小道标注的清清楚楚。

    若仅仅是阴人世界的地图我们不会感到惊讶。令我们感到惊讶和震惊的是,我们在这些地图中看到了我皇庭境域的地图。

    这些地图无一不是精细无比,尤其是在一些重要的城镇边上,还特意标注了阴人大军可以驻扎的地点。

    父皇,有了这些地图,我们完全可以化被动为主动,做到防患于未然。可以针对这些地点优先采取行动,断绝他们来时的路。”

    皇甫皓的一番话,让皇甫有德的眼眸亮了一下。他没有想到,四皇子竟然鬼使神差的获得了这样一份天大的功劳。

    十位阴人统领的头颅又如何?能够料敌先机,立于不败之地,就算用万颗阴人统领的头颅都换不来。

    “孟太师,请你将你们获得的地图呈上来,朕要亲自过目。”皇甫有德没有急于表扬皇甫皓,而是将微笑的脸庞转向了孟青风。

    孟青风领会了皇甫有德的心意,托起放在地上的大捆书籍包裹就往高台上走了过去。

    “诸葛老元帅,你也来看看吧!在场的众人中,也只有你和阴人大军交战的最多。哦!妙俊风,你也过来吧!好歹你也与他们争锋过一次。”

    妙俊风与诸葛峰峦一左一右的走到皇甫有德身旁,同时弯身一拜。

    在皇甫有德从大捆的书籍中抽出了一份地图后,他们俩才各自从中抽取了一份。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诸葛峰峦率先看完了地图,其次是皇甫有德,最后是妙俊风。

    “两位爱卿,你们觉得这地图是真的吗?”

    “回圣上,地图是真的,按照以往阴军用兵的规律,这些分布点也应该没有问题。”诸葛峰峦托着下巴回道。

    “回皇上,我这边也没问题。真伪不好说,但事应该是真的。”

    “哦?俊风爱卿既然这么说,那不妨就给朕和大伙说说,什么叫没问题但事应该是真的。”

    在场之人,除了极少数对妙俊风钦佩的人,其余的人无不摆出一副鄙夷的神色。不就侥幸打赢了两场仗吗?有什么好得意的!

    “回皇上,若我为统帅,在还未开战前,应该会做出种种设想。每一种设想我都会进行推演,直到某一种推演能够让我感到百分百必胜。

    因而,地图上的标记应该不是那位元帅随意涂鸦而为,是货真价实的进军计划。但阴军若真要对我国发动战争,以上的点都有可能,但也并非全部可能。

    战争的关键在于主帅的意图。假使发动下一场战争的主帅是这位元帅,那我们获取的这些地图,其价值之高,不可估量。

    可一旦主帅易主,这些地图也只剩参考价值,并没有多大的实际作用。”

    “呵呵,太傅!你的话可不能说的太绝对。按你的意思,这位元帅纯粹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就爱瞎琢磨。你可千万不能以己度人啊!不是所有人都会像你一样的。”

    孟太师身为士族领袖,是不可能让寒门之人出头的。哪怕他的家族曾经是豪门也不行。

    “太师。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并不存在人身攻击。这些地图,您与四皇子得来实属不易,功劳有目共睹。

    我的话并不是刻意篡改或者抹黑你们的功劳,仅是因为皇上问我的看法而已。

    每一个人的观点受到其本身境界和思维的影响,得出的结论不见得就和其他人一样。一百个人说不定就会有一百种想法。

    少数服从多数,这多数中的人并不真的是观点一致,而是他们的观点所达到的最后结果是一样的。

    大道三千,殊途同归,说的正是这个意思。每一种道只要参悟到极致,都可以凌驾于规则之上,成为规则的的主宰。

    由此可见,对于问题的看法可以不一样,但只要最终结果是好的,那不管对于是修何种道的人来说,都是认同的。

    由此及彼,参照感悟,方能验证本心,割舍原本的错处,修正原本的歧路。”

    “太傅就是太傅,太子没有拜错老师。就凭一份地图,竟然能够说出如此高明的见解,让人不服都不行啊!

    只是你怎么就能确定我与四皇子带来的地图就一点作用也没有呢?

    之前圣上可是说了,让你与诸葛老元帅上前辨别真伪。本师深信,在圣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中就已经有了定夺。

    如今你又说这又说那的,难不成是在僭越圣意吗?”

    “孟太师,身为臣子怎敢僭越圣意。我只是如实回答圣上的话而已。若是不实,岂不是欺君?”

    “哈哈哈...,好了!你们两个,一个是太师,一个是太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争吵,你们不要脸面,朕还要呢!

    地图的真伪既然已经辩出,你们就先站到一旁吧!等到明儿回来,这狩猎的最终结果也要尘埃落定了。”

    回到皇甫凯身边的妙俊风,还没站稳就收到了他的传音,“老师,太师太可恶了!他不是明摆着在找茬,在针对你吗?”

    “无妨!现在是各为其主,任谁都可以看出,此次的狩猎很重要,容不得一点疏忽。”

    “哎!幸好有您在,不然,这场狩猎还用比吗?我这太子之位注定是保不住的。”

    “此一时彼一时,先耐心等待吧!”

    另一边,皇甫凯隐藏本意,保持沉默的往太子和妙俊风那边瞥了一眼。

    “四皇子殿下一定要忍住,不管任何时候,本心都不能暴露。我相信,圣上的眼睛是雪亮的,圣上的心也是公正的。”

    孟青风的传音,让皇甫皓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这个笑容看起来很阳光,可谁又能知道,在这抹阳光下,压抑了无数的情绪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