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一章 后悔的刘鸣煊
    从东白虎城买了四匹上好的千里马,四个人一路疾行,朝着边境赶去。

    按照计划,沿途路过的所有城镇一律不入,必须一气呵成的抵达西部边境大营。

    疾驰的路上,妙俊风的脸绷得很紧,没有了来时的从容。仿佛有什么事把他的心给紧紧缠绕起来。

    “主人,大人他没事吧!”行走了一天一夜后,黑蛟王忍不住的向皇甫凯传音问了一声。

    “不知道。老师很少会这样,应该是出什么事了。不然,老师也不会这么急的赶路!”

    “希望不要真的出事,现在的我们可是连家门都还未出呢!”

    日头初升,西部边境大营,整个军营开始忙碌起来。一切如往常那样,各项训练和任务都有条不紊的开展起来。

    可在今天,四骑四人在守门将士的注目下,一步步的来到了军营的大门前。

    上好的千里马,加上妙俊风每隔一阵子就给千里马注入生之道中蕴含的生生不息之力。使得一万八千里的路途,让他们在把八日内就赶到了。

    “来者何人!军营重地,闲杂人等一律不得靠近!”守门队长,右手扶着刀柄,抬起左手,指着他们大声喝道。

    “太子殿下驾到,速让刘元帅出门相迎。”妙俊风骑在马上,不怒自威的张口回道。

    “哈哈哈...,莫不是昨晚的梦还没醒,在老子的面前说梦话吧!太子殿下!你知道帝都离我们这有多远吗?就算你想骗吃骗喝,也别骗到这来,这里可不是你们能来胡闹的地方。”

    妙俊风觉得他的话不无道理。在想了一下后,抬手一招,衣袖一挥,将自己太傅的身份令牌送了过去。

    队长在接过令牌扫了一眼后,冷哼着说道:“像这种令牌,老子见多了!来人,把他们给我拿下,送到军牢,听候元帅发落!”

    “很好!这里的军纪需要加强一下了!对于军官的选拔更是要注意下了。”

    妙俊风本就憋着一股气,这股气在自己的身体内已经压抑了八天。如今正好可以释放出来。

    “轰”的一下,无尽的威压尽情的释放着。

    威压呈扇形,向着前方就辐射而去。所过之处,不管是士兵队长,还是统领将军,一律被死死的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转眼间,三分之一的军营范围被妙俊风的威压尽数笼罩。整整一万将士,全部整齐划一的做着同一个动作,保持着相同的姿势。

    皇甫凯和黑蛟王见到这一幕感到很兴奋。到是离昧的心里升起了浓浓的担忧,如此实力,若是太子此行失败,其他的皇子能够在他的面前平安的活着吗?

    军营里这么大的动静,自然引起了军中统帅的注意。一道身影自中军大帐中飞出,充满了怒气,厉声喝道:“什么人!竟敢大闹军营!不要命了吗?”

    刘鸣煊,西部边境军最高统帅,皇境大成修为,经历过大小数百场战役,斩杀过数十位皇境修为强者。

    既然来到这里,主人的面子自然是要给的。妙俊风在他腾空升起的一瞬间,便收回了自己的威压。

    “咚”的一声,刘鸣煊从半空中落到妙俊风一行人的面前。他脚下的土地也因为他这一落,而陷下去半分。

    “你们是选择束手就擒,还是等我亲手将你们擒拿?”身为三军最高统帅的刘鸣煊,在自己的军营里被人打脸,可想而知他是多么的气愤。

    “刘元帅,你就不问一下事情的经过吗?”妙俊风对他的态度感到很不满意。

    “事情经过?你觉得本帅需要了解吗?这些都是我的兵,不管他们是对是错,你这样羞辱他们就已是犯了死罪!”

    “刘元帅,好大的口气啊!按照你的意思,若是圣上对他们进行了惩处,你是不是也要去找圣上说理,或者说是直接统兵面圣呢?”

    “你算什么东西!竟敢拿自己和当今圣上作比较!就凭这大不敬之罪,今天你们一行人必须要以死谢罪!”

    “哈哈哈...,刘将军,话都被你说到这份上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像你这样的统帅还是早一点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吧!

    身为三军统帅,不能让自己的心时刻处于冷静状态,不能让自己的思维时刻保持客观理智。这样的统帅只会祸国害军,我真不知道你为何能恬不知耻的在统帅位子上坐到现在。”

    “无知鼠辈,本帅在战场上杀敌的时候,你还呆在娘肚子里呢!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也配对本帅说教!

    念在你年轻的份上,本帅就给你个痛快的!早死早超生!到了黄泉,记得杀死你的人叫刘鸣煊。”

    刘鸣煊抬手一扬,一把蕴含着金之器灵的方天画戟出现在他的手中。

    “咚”的一声闷响,他冲天而起,挥戟向下,朝着妙俊风就当头劈下。

    “六层结界!”

    “火龙术,急急如律令,敕!”

    先是一层结界将刘鸣煊给困在了里面。之后,当他破开了结界,一条火龙是接踵而至,携带着炙热的火焰,向他发起了迅猛的攻击。

    “哗啦!”一下,火龙被刘鸣煊一分为二。他大笑着,继续向着妙俊风挥戟而来。

    此时的他又怎注意到,六层结界在困住他的同时,已经把他往高空中挪移了一段距离。之后的火龙攻击,更是让他进一步向着高空中后退。

    “刘鸣煊,你是准备去哪?难道你不知道我在这吗?”妙俊风手持雷剑,悬浮于半空之中,双眼冷漠无情的盯着他说道。

    “哼!雕虫小技!拿命来!”

    已被怒火填满心智的刘鸣煊,丝毫没有感应到器灵向他发来的危险信号。

    不管是何种器灵,对于炼器宗师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忌惮。更何况妙俊风的境界要比普通的炼器宗师不知道高出多少。

    “叮”的一声脆响,紧接着,“咔擦”一声。

    方天画戟在刘鸣煊的注视下,碎裂开来,金之器灵也是在这一下过后,即刻陷入昏睡状态。

    此情此景,让刘鸣煊的理智恢复了些,他觉得今天的自己太冲动了。能够一击,将自己手中符器击毁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一般人呢?

    然而,世上没有后悔药。现在也只能破釜沉舟,死磕到底了!希望他的背景不是很大,不然,这一回可真的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