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四章 幽影
    平常一个呼吸的时间过去极快,可在今天,这一个呼吸的时间仿佛像是一天。

    越是感到紧张压迫,这思维就会变得越来越迟缓。明明很简单,很容易想通的一件事,在此刻却变得异常复杂奥妙,让自己完全无法自主。

    看到刘鸣煊的窘态和额头上渗出的汗珠,妙俊风没有去催他。

    这个决定若是换成别人,那是相当容易,有谁会放着前程似锦的未来而视之不见呢?可他不行,在他的身上可是有诸葛家深深的烙印。

    可以说他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除了自身的实力以外,诸葛家的帮助是必不可少的。

    “嗖”的一把匕首,从远方急速的射了过来,角度极其刁钻。

    妙俊风眉毛一扬,抬手一夹,将这把打造精致的匕首精准的夹在了两指之间。

    “呵呵,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曹春,既然来了,又何必躲躲藏藏呢?你这一路跟的到底累不累啊!

    像你这样的大人物,学刺客玩偷袭,是不是有点掉架子了?”

    “妙妙妙,太傅风轻云淡的一指就可以将洒家早已准备好的匕首给夹住,这番实力,着实让洒家感到钦佩啊!”

    既然被妙俊风识破了身份,又感知到了自己的存在。那再藏着不出,可就真的掉了身价。

    曹春从远处一步步的走了出来,在他的身旁还有一位全身黑衣,面带黑纱的人。

    “太傅,我真的没想到你会那么谨慎,每次遇事都会分开行动。有了离昧的保护,洒家还真不好下手。

    既然现在洒家站到了你的面前,你能否告诉洒家,你是何时发现洒家跟在你身后的?”

    “曹公公,你说你不在皇宫好好呆着,非得跑出来陪我们一起风餐露宿,这份情我是要感谢你啊!还是要无情地回绝呢?

    我的精神力修为达到什么境界,别人不知道,你难道还不知道吗?除非跟在我身后的是仙,不然,不管是谁,我都能在第一时间把他感知到。”

    “哎呀!这一次是洒家疏忽了。洒家看刘元帅想要做出这个决定,应该还需要一段时间,你我不妨到远处一叙,如何?”

    “好!我也想知道曹公公这万里迢迢的赶过来,究竟有何事?”

    如今的妙俊风对曹春的实力是清清楚楚。不像第一次,那时的自己境界还不够,不能判断出曹春的真实实力。保险起见,只能以和为贵。

    曹春为何跟在自己的身后,又为何会一路跟到此地?他们不清楚,自己又怎会不清楚呢?

    与曹春的一场口头约定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然而,皇甫凯的改变让自己对原先的约定产生了质疑和动摇。

    皇甫凯是自己的学生,皇甫明可以算作是自己同母异父的弟弟。可在学生与弟弟之间,自己的感情明显偏向于学生。

    太子之位本就属于皇甫凯。若是他是个不称职的太子,自己自然会履行口头约定。但在这一段时间的相处下,皇甫凯真真实实的让自己感觉到了一种博爱的品格。

    拥有仁爱之心的人当上皇帝,即便不能开疆拓土,也能够让国内的百姓安居乐业,让原本的国家更加的繁荣稳定。

    因此,这一次就算自己失信,也要让皇甫凯把太子的位置坐的稳稳的。

    “妙俊风,你可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啊!怎么能做出这背信弃义之事呢?先前,我们可是说的好好地,你是要让皇甫凯主动退去太子之位的!”走到远方的山坳处,曹春那笑眯眯的脸色转而变得阴沉可怕。

    “曹公公,我妙俊风绝对是信守承诺的人,不会做出那背信弃义,见利忘义之事。

    我与你的约定我一直未忘,我的确不想让小凯继续坐在太子的位子上,而是要将他扶上龙位!”

    “什么!妙俊风,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曹春的脸色再度变化,满脸的惊愕之状。

    “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只是我说的这些又岂是你们这些凡人鼠辈能够理解的?”妙俊风对着曹春灿灿的笑了两下。

    “好!好得很!洒家对你还真是看走了眼!你的确没有违背与洒家的约定,因为在你的心中,根本就不存在与洒家的约定。

    你的心可真大啊!太子的孝和敦厚也装的真是太像了!

    倘若洒家将你刚才说的公布于众,想必,你们的处境会比现在更加美妙吧!”

    “曹春!其实让皇甫明安安稳稳的当个安乐王不好吗?凭他的才智,能够获得一个王位,已经不错了!何必要贪心不足蛇吞象呢?

    你可知我若是发火,那结果是相当可怕的!不仅是你,乾贵妃,包括陛下,都会在我的怒火下,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不要质疑我说的真实与否,曾经凡是质疑过我的人。在亲自验证了我所说的真伪后,无不在黄泉世界排着队。”

    “哈哈哈...,妙俊风,你的演技真是高!若不是洒家在此,还真会被你的这一番话给糊弄住。

    人的名,树的影,妙俊风的大名如今不仅是在我国,就连西人国和修罗国也都在传说着你的事迹。

    妙俊风,洒家在最后问你一次,你真的要与八皇子为敌,与洒家为敌吗?”

    “废话!我想做的事,还轮不到你们来指手画脚!与你们为敌?你觉得你们配吗?”

    “妙俊风,洒家念你是个人才,才劝你到现在。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活路不选选死路,洒家也只好成全你了。

    幽影,动手!”

    黑色的影子从曹春的影子中分离而出,在大地上向着妙俊风就游了过来。

    没错,在妙俊风的眼中。地面就好比是一个水池,那幽影就是水池中的泳者。只要泳者不出水池,自己的攻击等同于打到水面上,白白浪费了力量。

    “呵呵,妙俊风,能死在洒家的式神之下,也算是你的福气。幽影可是很久没出手了,洒家感觉到了他内心中的喜悦。他对你这个猎物感到相当满意。

    你放心,等你死后,皇甫凯很快就会来陪你,你不会感到寂寞的。”

    无声无息,幽影抬起头像是在对妙俊风微笑。可黑乎乎的一团脸庞,完全看不清他的五官。

    “这场战斗比我想象的有趣,也许可以在这场战斗中感悟我的虚无之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