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一章 彼此试探
    之前的一段谈话,让妙俊风恰巧听到。

    他感觉老天对他真的很好,想要睡觉这枕头就送来了。嘉德家族的确有问题,而且问题还不小呢!

    “安德斯,你可以在城主府住下,但请收敛起你的脾气。这里不是安德家族的领地,有其它家族的众多眼线。你也不想让你家大人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吧!”

    “哼!这个我知道,不用你提醒。我们走!”安德斯大手一挥,带着自己的人就朝着密室的外面走去。

    直到密室的暗门再度合上,嘉德唐宋才开口说道:“来了这么久,就不出来打个招呼吗?”

    妙俊风心中起疑,但仍然保持不动,以防有诈。

    “哎!现在的人都怎么了,明明说的是实话,非得要怀疑我的人品。出来吧!”

    一道白光自安德唐宋的手掌里射出,朝着妙俊风隐藏的位置就扫了过去。

    “啵”的一下,在白光的衬托下,空间泛起一阵涟漪。

    “不错!有形有质的精神力境界。我已经很久没有遇见像你这样的强者了。你现在可以出来了吗?我知道你是可以显形的。”

    妙俊风略作思考后,带着脸上的笑容,显形在了安德唐宋的面前。

    “很年轻啊!皇庭果然是藏龙卧虎之地!有你们这样的强者存在,我西人国也只能偏安一隅了。”

    “嘉德城主过赞了。晚辈没有想到,您的精神力竟然会如此高深,说不定您向晚辈展示的只是冰山一角,实际上你有碾压性的力量,能够瞬间将晚辈镇压。”

    “你到是谨慎,没有盲目自大,比以往诸葛军派来的探子要强多了。说吧!这一回你们又有什么事?”

    “是有很重要的事要与您相商。只是我想知道,以往您跟诸葛军之间真的合作过吗?”

    “原来你感兴趣的是这个。若我回答是,你准备如何?若不是,你又会如何?其实你们皇庭很强大,强大到足以征服我国和修罗国。

    只是在内忧外患的夹击下,尤其是内部的权力斗争下,严重削弱了你们的力量。这不,我刚提诸葛军,你就急了。”

    “嘉德城主请不要误会我的意思,对于您和诸葛军之间的合作,我一点兴趣也没有。我感兴趣的仅仅是合作本身。

    倘若您能跟诸葛军合作,兴许你我之间也能够合作。”

    “哈哈哈...,好狡猾的小子。原来你的口袋在这里等着呢!只是你知道合作的本质是什么吗?”

    “知道。在双方实力对等的情况下,为了某一个共同的目的,而达成的一种协议。没有对等的实力,就谈不上合作,我说的对吗?”

    “很对,那接下来,你是不是要向我展示一下你的实力呢?”嘉德唐宋收起了笑容,耀眼的白光从他身体里急速的迸发而出。

    “信仰之光吗?对于它早有耳闻,只是不知具体效果如何?还请赐教!”妙俊风对嘉德唐宋拱了拱手。

    “好!处变不惊,有大将之风!我们先握个手吧!”

    一只白色的大手,看似迟缓,实则迅速的向着妙俊风就伸了过去。

    信仰之光的属性为光系,可以净化邪灵,可以驱逐黑暗,也可以灼烧万物。

    “客随主便,到了你们这,自然要遵从你们的规矩。就握个手吧!”

    妙俊风释放出结界之力,将其幻化成一只金色大手,迎着白色大手就伸了过去。

    “嘭”的一声,两股能量汇合在一起,爆发出剧烈的冲突。

    白色大手与金色大手虽然各有特性,但本质上属于同源,都隶属于神圣系。

    “啪!”的一声脆响,金白双手在耗完了自身的力量后,很自然的破碎开来,回归于虚无。

    “皇庭文者?那不知道你的身体素质如何呢?”

    “嗖嗖嗖...”的破风声响起,一柄柄白色光剑,蕴含着灼烧之力,向着妙俊风就围杀而来。

    “如你所愿!”

    “噌”的一声,散发着银色光芒的雷剑,被妙俊风握在了手中。

    他站立于原地,闭上双眼,把雷剑有规律的挥舞起来。

    “叮叮叮...”的声音不断地在密室内响起,优美的旋律配合着妙俊风飘逸潇洒的动作,让站在他对面的嘉德唐宋不得不在心里说个“好”字。

    伴随着最后一剑的落下,妙俊风的嘴角掀起了一抹弧度。

    “你叫什么名字?”嘉德唐宋收起信仰之光,向妙俊风很正式的问了一句。

    “我叫妙俊风。”

    “妙俊风,你让我感到的不仅是惊讶,更是震惊。年纪轻轻的你竟然会是文武双修。并且在精神力状态下,还能够动用武者的技能。

    若是我所料未错的话,你应该即将迈入元神之境了吧!”

    被嘉德唐宋这么一说,妙俊风的心里也是后知后觉的感到一阵狂喜。这不正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吗?

    没想到一次战斗,竟然能让自己滞留已久的精神力修为再度精进。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啊!若是能够以这种方式让自己的精神力迈入元神之境,那这样的战斗不妨就多来几次吧!

    “你怎么了?我感到你似乎很惊讶!难不成你是现场突破吗?”嘉德唐宋脸上的平静遮掩了心中的不平,倘若真的是现场突破,那对此子必须要慎之又慎。

    “不瞒您说,还真是。不知现在的我有与您合作的资格了吗?”妙俊风回答的很从容,并没有突破后的狂喜和傲慢。

    “有!你若是没有资格,那我也未免太高估自己了。你想跟我合作什么?只要不是太过分,我想我们应该能够合作愉快。”

    “这可不好说!往大的方面靠,我们的合作会让你背上骂名。往小的方面靠,我们的合作会让嘉德家族在如今基础上更上一层楼。

    至于如何选择,就看身为族长的你如何定夺了。

    我不会像他们那样逼迫你,你可以在我告诉你合作内容后,自行斟酌。

    当然,我在此也先礼后兵了。假使你未选择与我合作,我会在今后的行动中,铲除一切阻碍我的事物。

    如果在行动中,遇到了您的家族,我绝不会手软。我不会去管您是不是已故皇后娘娘的父亲,太子的外公。

    我的话您可听明白了?”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你怎么知道我是清新的父亲?难道你是想对我的外孙动手吗?”

    “哈哈哈...,原来您还知道您有个外孙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