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三章 嘉德唐宋的述说
    “皇甫凯,我知道在你的心中恨外公。现在外公就站在这,你可以打,也可以骂,但你不能不认我这个外公。”

    本就心地善良的皇甫凯在嘉德唐宋这句话过后,一时间也是出现了犹豫。

    血浓于水,要说亲人,除了父皇,恐怕也就只有眼前的外公能让自己感到亲近了。

    “皇甫凯,你知道吗?在三十年的时间里,我有多少次要立刻去看你,去清新的墓碑前悼念。

    可现实很残酷,我不能走,也走不掉。

    身为一族之长,要对整个族人负责。身为西人国的一员,要绝对服从联盟下发的政令。

    假如没有那道政令,就算我是嘉德族的族长,我也会赶来见你们。”

    “政令?你觉得我会相信您说的话吗?一道政令就能让你斩断骨肉亲情?这政令也颁发的也太是时候了吧!

    若是有这道政令,那为什么不在母后出嫁前就颁发呢?有了这道政令,即便没有我,母后也不会冤死在后宫中。”

    “你都知道了?你见到清新了?”

    “你在说什么?什么我知道了?我见过母后了?你不会心神失常了吧!”皇甫凯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与此同时,一只温暖的手掌是轻轻的搭到了他的肩膀上。

    “小凯,接下来我与他的对话,你要认真仔细的听完。我希望你能在这里找的家的感觉。”

    妙俊风原先是想让皇甫凯自己找到答案的。但从目前看来,他与嘉德唐宋都陷入了感情漩涡,若是放任下去,两个人恐怕都会在这巨大的冲击下,面临情感的崩溃。

    “嘉德城主,皇后娘娘的事小凯并不知情,我到是见过她。我原本也是想来此调查一下,皇后娘娘为什么会化成幽灵徘徊在东宫中。

    不曾想到,您刚才的话已经帮我解开了谜团。接下来,我们都不妨在你的陈述中恢复下情绪吧!只有保持理智的思维,才能让我们更好地解决眼前的事,不是吗?”

    “吁!”嘉德唐宋呼出长长的一口浊气,随即说道:“清新的死若不是大祭司告诉我,我也不会知道。因为当时,国内已经封锁了任何和外面联系的渠道。

    在我们的国度,大祭司是最接近神的人。他说的话就是神谕,他的命令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违抗,包括盟长和众多副盟长。

    要不是在年少时,我与大祭司的关系不错,想来他也不会在百忙中告诉我这个消息。

    在得知这个消息后,我很心痛,三天三夜的不吃不喝不睡,让我的身体一下子垮了下来。

    也许是我的这一垮,让大祭司念起了往昔的友谊。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与清新进行了对话,并按照清新的意愿,把她留在了那里。

    当我醒来后,我为了此事,大骂于他。然而,他却始终对我冷眼相视,直至离开。

    事情就是这样,我没有添油加醋,你们若信便信,不信的话我也没办法。”

    嘉德唐宋的一番叙述,让他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可精神较之先前,却更显疲态。

    “嘉德城主,你口中大祭司的实力令我都感到惊叹!没有想到他竟然可以沟通阴阳,甚至是可以将死去之人的灵魂从地下救出,使其成为自由的幽灵。

    他真的很厉害啊!只是,我不明白!难道封锁对外联系的命令也是大祭司下发的吗?”

    “是的,是他的口谕,盟长和诸位副盟长一致举手通过的。”

    “好吧!这件事暂时不该由我们去关心,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这个政令如今取消了吗?”

    “没有。若是取消,你觉得你们会如此轻易的进入西人国吗?凡是进来的人我们欢迎,可要出去,就难了。”

    嘉德唐宋的话让妙俊风一行人的神色变的严肃起来。这可不是好事啊!看来又被圣明的皇甫有德给摆了一道啊!

    “小凯,你有什么想说的可以说了,不要勉强,顺着本心即可。”妙俊风回首微微一笑,把主场再度转交给皇甫凯。

    皇甫凯的神色显得有点慌张不自然,似乎他很想说出心里的话,但又不想将此话完全说出。

    一股左右为难,欲言又止的神情在他的脸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皇甫凯,我可以和你的老师一样,喊你一声小凯吗?”嘉德唐宋是名睿智的老人,他能体会到皇甫凯现在的矛盾心理。

    “可以。”很简单的两个字,皇甫凯却像是鼓足了全身的力气。

    “小凯,一会我就带你们回家。嘉德山庄也是你的家,你们今晚就住在家里吧!我相信你的舅舅和小姨会很高兴见到你的。”

    “好!”还是很费劲的回答了一声,可比先前要自然一点。

    嘉德唐宋笑了,这样的笑容已经许久没有出现过。他觉得所有的烦心事,在皇甫凯出现后,全部消失的一干二净。现在的自己,只想和外孙共享天伦之乐。

    两辆华丽的马车,在悠扬的马蹄声中,驶入了嘉德山庄。

    嘉德山庄不在嘉德城内,而是位于嘉德城正北的一处山坡上。在那里一座巍峨的城堡是拔地而起,俯瞰着山坡下的一切。

    曲曲折折的山道上,还有不少成排的的房屋。这些房屋谈不上有多华丽,但保证每一栋都很坚固。

    为了让皇甫凯和嘉德唐宋缓解彼此的陌生,妙俊风主动地让皇甫凯与嘉德唐宋坐上了前面的一辆马车。

    “大人,主人的外公家也很强大啊!虽然一路上都很平静,但我还是感觉到有很多强大的气息隐匿在道路的一旁。”

    “黑蛟,你的感觉没错。但我劝你除了本能的感应,千万不要因为好奇而主动探出精神力。这里是以信仰为主的世界,连我都受了这么重的内伤,你也不想感同身受的再次体验下吧!”

    “主人!您不是在和我们开玩笑吧!您真的受伤了?”黑蛟王眨着大眼睛问道。

    “离昧,你也以为我是装出来的?”

    “是的,大人。我以为您是为了锻炼太子殿下而故意如此的。”

    妙俊风灿灿一笑,摇着头对他们俩说道:“我的伤是真的,短时间内无法再动用精神力。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希望你们能保护好小凯。”

    黑蛟王和离昧同时瞪大了眼睛,相视一眼。

    他们没有回答妙俊风的话,因为,直到现在,他们仍然不愿相信妙俊风是真的受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