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七章 点醒
    查理离开了妙俊风的神海世界,可他之前的话却一直在神海世界内回荡着。

    也许是身心的疲惫,透支的太严重,以往被镇压的负面情绪趁着这个机会暴动起来。

    悲观,绝望,自责,后悔,懦弱,退缩等,种种负面情绪如潮水般,一波又一波的涌上自己的心头。

    “叮”的一声,好似钟乳石上滴下的净水溅到了深不见底的山间深潭上。

    一丝丝的光明由最开始的朦胧柔弱开始变得耀眼温暖。风起云涌,海浪涛涛,神海世界如开天辟地般剧烈的震荡着。

    天还是那片天,水还是那汪水。天地再度恢复清明,神海世界也不再死气沉沉。

    若是细观,可以发现,神海世界的纯净度和凝练度比以往提高了一个境界,不再是那样的脆弱,容易在风浪中倾覆。

    一双看尽世态炎凉,洞察人生百态的明目,在神海世界的上空缓缓睁开。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谁说上天无情,若无情,怎会留一线!

    谁说天道不公,若不公,怎会有风水轮流转之说。

    天道,必须保持冷酷的容颜,才能客观的对待每一个人,每一件事。

    天道,给每个人的机会都是一样的。看似荣华富贵,倘若不珍惜,那也只是昙花一现。看似权倾天下,可内心的寂寞和孤独,人世间珍贵的亲情,友情,爱情又能收获多少?

    人,需怀着一颗虔诚向上的心,越挫越勇,奋力直上。只有战胜了自己,才能领悟天道的意志。

    心魔从何来?还不是从本心中诞生吗?与其说它是魔,不如说它就是自己。

    战胜自己,塑造自己,让自己在困境和磨难中不断蜕变。只有这样,方能无畏,坚毅,果断,直指本心,不忘初心。”

    妙俊风的气息节节拔高,身上若有若无的散发出一股令人感到沉醉的气息。

    这道气息不是来自于他本身,而是来自于天道对他的加持。

    茫茫众生,在天道的眼中都是一样的。想要让天道眷顾,必须有吸引他的东西或者是能产生与他发生共鸣的意念。

    妙俊风做到了。若不是查理,他也能做到,但时间会要推后许多。

    “二哥,大哥醒了,大哥醒了!”麒麟高兴地呐喊起来。

    “是的,真是没想到啊!一个吸血鬼还真的和俊风成了朋友。也许这便是在恰当的地点,恰当的时间,遇上了对的人吧!”

    妙俊风沉沉的呼出一口气,紧接着便想站起来。

    但刚一挪动的他又迅速的恢复了原样。

    跪的有点久,姿势保持的也有点久。身体的肌肉筋脉骨骼需要缓一缓才能恢复生机的律动。

    “俊风,需不需要我帮你推拿一下啊?”所罗门笑眯眯的问道。

    “呵呵,不需要。麒麟,还是你来帮我吧!用针灸。”

    “好嘞!只是大哥您要忍着点,可能有点疼。”麒麟嘴上说着,下手却毫不留情,一根又一根细如牛毛的银针被他准确无误的打入了妙俊风的穴道中。

    “酥酥麻麻的感觉。麒麟,你的针灸技艺又有长进啊!”

    “大哥过赞了。我也没想到您的伤会这么重,经脉堵塞的很严重啊!气血供应不是很畅通。”

    “有你在,这些都不是问题。

    所罗门,麒麟,谢谢你们。没有你们我无法走到今天,没有你们我也获得不了如今的成就。

    过去的我已经过去,现在的我已经到来。未来不可预测,我只求我们三兄弟能够肩并肩,到那去看一看。”

    “到哪去?”所罗门和麒麟异口同声的追问道。

    “说出来还有那个味道吗?”

    “额!”所罗门和麒麟的额头上拉下了三条黑线。

    嘉德城堡,皇甫凯焦急的在大厅内来回踱着步子。

    自小姨回来,已整整过去半天。就算有再多的话也应该聊完了,还有就是他们两个人有那么多的共同语言吗?

    “小凯啊!你能别在晃悠了吗?小姨的眼睛都要被你给晃闪了!”嘉德琴心坐在椅子上,端着一杯葡萄酒,略带醉意的喊道。

    “小姨,你不知道。师父他是个谨慎的人,向来不会如此。按照他的修为,他早应该在几个小时前就回来了。

    他要是没回来,就一定是有事发生了。从他催促你回来的语气中,我感觉到今天你们去的地方,应该出现了足以伤害到你们这些女孩的致命危险。”

    “小凯,你还没喝酒吧!你怎么满嘴的酒话呢?我们几十个女孩可都来自城内的大家族,就算那个人有色心色胆,也不能一口气把我们全部吃下吧!

    我觉得你是杞人忧天了,你师父应该是因为别的事,耽误了回来的时间。算算看,离晚餐的时间也近了,他应该快回来了。”

    “我也希望我的推测是错的,我宁愿相信你的话是对的,可事实真会如此吗?”

    “瞧你那傻样,在你身边不是还有一个叫老黑的吗?你派他出去打听一下不就行了吗?”嘉德琴心又饮完一杯酒说道。

    “对啊!一语惊醒梦中人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老黑!老黑!”皇甫凯也不管场地合不合适,大声的呼喊起来。

    “主人,您有什么吩咐!”老黑在听到呼喊后,火急火燎的跑到皇甫凯身前问道。

    “老黑,辛苦你一趟,去嘉德城把老师接回来。”

    黑蛟王没有立即答复,脸上也出现了一抹为难之色。

    “怎么了?你不愿意吗?”

    “回主人,不是我不愿意。而是大人在离开前很严肃的交代我,让我保护好你,不能离开你太远。”

    “谢谢老师的好意,可现在我担心的是老师的安危!这里是西人国,不是皇庭,万一老师要是遇上强者,他会因为孤立无援而陷入苦战之中的。”

    “主人说的极是,但我还是不能去!”黑蛟王一咬牙,硬着头皮说道。

    “黑蛟王,我是你的主人,难道你连主人的话都不听了吗?还是说,在你的心里压根就看不起我这个主人,不拿我这个主人当回事!”

    “我的小祖宗哎!老黑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要是真的心中没你,我能这样尽忠尽职的守护在你身边吗?”

    “咯咯咯...”在一旁看着皇甫凯和黑蛟王对答的嘉德琴心,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