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章 怒
    “不要想从我这打听到什么!我相信你不是一个爱揭伤疤的人!”妙俊风可不想跟她绕来绕去,直截了当的说出来可以省去不少wwδw.『k『.la

    “哼!无趣的男人!”嘉德琴心轻哼一声,把头一扬。

    “你不回去陪你的闺蜜吗?站在这里作甚?”

    “切!你应该感到庆幸。有个美女能够站在这里陪你,这可是很多男人梦寐以求的事。”

    “谢谢。通常美女多的地方,就是是非多的地方,你还是回去吧!”

    “你!哼!算了,谁让我度量大呢!一会能陪我去个地方吗?”嘉德琴心的态度转变得非常快,强硬的口气也是变得柔弱起来。

    “什么地方?不会又是聚会吧!”

    “嘻嘻,放心啦!不是聚会,是送她去一个地方。”

    “在这嘉德城还有能让你感到畏惧的地方吗?还有,她不是有马车吗?”

    “哎呀!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啦!你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嘉德琴心急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向妙俊风提出这个要求。

    “好!我去。我们吃好早饭就出发。”

    “你饿吗?”

    “不饿。”

    “好,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不用这么急吧!你们到底是要去哪儿啊!”

    “不要问那么多啦!等一会你就知道了。”嘉德琴心对妙俊风咧嘴一笑,转身就向着宴会厅跑了过去。

    再次坐到这辆马车上,妙俊风总有一种又有事要来的感觉。

    马车的车夫在妙俊风的要求下,换成了所罗门。麒麟则是和他一起坐在车厢内。

    车厢的空间本就不大,四个人坐下刚刚好。

    幸好嘉德琴心是个活泼的性子,能够让车厢内的气氛活跃起来,不然,四个人面对面的坐着,一言不发,那真是尴尬急了。

    妙俊风借着这个机会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叫露丝的女士。她长的很清纯,拥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身材保持的也很好,完全不像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

    在之前的介绍中,妙俊风也了解到她来自于一个贵族家庭,父亲是一名男爵。

    “律...”的一声,马车在行驶了两个小时后,在一座漂亮的庄园门口停了下来。

    一直没有露出笑容的露丝,在此时绽放出了只属于她的美丽笑容。

    “琴心,这一次谢谢你。不过你可一定要替我打好掩护哦!”露丝在下车前,凑到嘉德琴心的耳旁说道。

    “放心啦!你就好好的去享受你的自由时间吧!”

    这边露丝刚下车,那边就从庄园的府宅里走出来一个人。露丝在看见这个人后,把长裙一提,一路小跑的跑了过去,再也没有一点矜持的风范。

    “琴心,这男的是谁?”

    “哎呀!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嘉德琴心的脸上似乎有一丝难为情。

    “你这也不说那也不说,那你拉我来干什么!”妙俊风收回目光,语气中升起了一抹火气。

    “好吧!我只能告诉你那个男的叫安德斯。我也是担心他会为难我,我才把你请来的。现在好了,任务完成,我们可以回去了。”

    妙俊风从她的话中听出了一点意思,但没有深究。毕竟这是人家的私事,自己一个外人管那么多干什么。

    然而,当他们回到城堡后,妙俊风的情绪渐渐地有了变化。

    “琴心小姐,露丝说到你家来玩了。我和小亮想给她个惊喜,就不请自来了。还请你一定要帮我保密哦!”

    见到眼前这突然出现的一对父子,嘉德琴心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很糟,很乱。

    路易子爵对妻子的爱在贵族的圈子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大家甚至都给他起了一个“宠妻狂魔”的外号。

    “你怎么了?露丝她难道没来吗?若是她没来的话,你知道她去哪儿了吗?”路易把抱着的小亮放了下来,微笑的问道。

    “嗯,她是到我这来了。不巧的是我这里来了一位客人,她就一个人去城里了,我想她很快就会回来的。”

    “哦!原来是这样,那我就在这等她吧!等他回来了,我们一起回家。”

    八岁的小亮心性正顽皮,一把他放到地面上,他就朝着远处的草地里跑了过去。

    “小亮,你慢点,别摔着了。”路易大喊了一声,追着小亮就跑了过去。

    妙俊风的呼吸在路易跑远后,变得沉重起来。

    “琴心,这就是露丝刚才交代你那句话的含义?让你去帮她说谎!

    她身为孩子的母亲,丈夫的妻子,放着好好的家不顾,竟去做那种事!你非但不劝诫她,还去帮助她,难道这就是你说的友谊?请你们不要玷污了友谊这两个字好不好!”

    “你急什么!又不是你的事,你管这个闲事干什么!反正路易又发现不了,对露丝又爱的不得了。就算他知道了,我想他也不会和露丝解除婚约的。”

    “原来你们觉得是吃定他了,才联合整了这一出啊!你说得对,这是他们的家事,我不应该去干预,甚至是在这里乱发脾气。

    但你可知道,这牵扯到了男人的尊严,婚姻的神圣和对后代的影响?

    在我们东方有句话,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那个外表看起来清纯的妇人,实在是令我感到作呕。

    你和这样的人在一起,把她当成闺蜜,我现在真的开始怀疑起你的人品了。”

    “妙俊风先生,请你不要真的把自己太当一回事。这是他们家的事也是我与闺蜜之间的事,不需要你来插手!

    再说你也没这个资格,你是什么身份,他们是什么身份,我又是什么身份!还请你擦亮眼睛,有自知之明。”

    “好!很好!我的确应该擦亮眼睛,有自知之明。早知道就该让你成为血食,转化成吸血鬼。这样我也好现在就一掌劈了你!

    我告诉你!你们享有了普通人未曾拥有的资源,就应当更加洁身自好,去做点有意义的事。而不是在这里胡乱挥霍,甚至是做出这种不耻之事!

    哼!很不幸,今天的事让我感到很愤怒!我必须得出手去干预一下!我到要看看,这个宠爱妻子的男人,在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究竟会采取什么行动!”

    “妙俊风,你敢!”嘉德琴心愤怒的吼了一声,抬手就准备向妙俊风发起攻击。

    “所罗门,给我看好这个女人。在我回来前,任何人不准靠近她!”

    “遵命。”

    所罗门感觉到了妙俊风的愤怒,他知道,这件事不仅牵扯到了男人的尊严,更戳中了他的伤心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