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二章 闯宫 中
    bp;bp;bp;bp;“哗哗哗”的链甲声在空荡的宫道上回响着。

    bp;bp;bp;bp;后面,前方,身穿金色链甲的皇宫禁卫军,面带杀气的向妙俊风包抄过来。

    bp;bp;bp;bp;禁卫军当中除了统领,每一个人的实力都是一样的,达到了皇境小成的境界。众多的皇境小成汇聚在一起,构成了一个无懈可击的战阵。

    bp;bp;bp;bp;战阵与个人,好比是巨峰与孤丘。即便是皇境小成的战阵,发挥出来的威力足以让二次问道境的强者望而生怯。

    bp;bp;bp;bp;“好大的手笔啊!你们越是阻挠,我便越要一探究竟!”

    bp;bp;bp;bp;“嗖嗖嗖”,三道身影护在了妙俊风左后右三个方向。随后,四尊圣骑士把身子微微蹲下,把各自的气息调节到相同的频率。

    bp;bp;bp;bp;禁卫军会战阵,妙俊风就不懂战阵了吗?忆往昔,自己可是三军统帅,大胜过修罗大军。

    bp;bp;bp;bp;“攻击!”

    bp;bp;bp;bp;“威!”“武!”

    bp;bp;bp;bp;挡在妙俊风前方的战阵,在他们的上空,一柄金色的长矛从微弱的虚幻状态开始向凝实的锋锐状态转变。

    bp;bp;bp;bp;锋锐的割裂之感在它成型的那一刻,令周围的空气自觉地分流开来,形成一条灰色的通道。

    bp;bp;bp;bp;没有回头,凭借强大的精神力,妙俊风感觉到堵在自己后方的战阵,在他们的上空,同样生成了一件武器。一支透漏着冰冷气息的银色箭矢。

    bp;bp;bp;bp;“唰!”“嗖!”

    bp;bp;bp;bp;金色长矛朝着妙俊风的头颅破风而去,银色箭矢对准妙俊风的心脏破空飞射。

    bp;bp;bp;bp;一前一后的攻击,将妙俊风紧紧锁定,令他无法移动。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按着妙俊风的肩膀,让他寸步难移。

    bp;bp;bp;bp;“嘿!”“哈!”

    bp;bp;bp;bp;毁灭与杀戮圣骑士双脚猛的一瞪,挥拳向着长矛就迎了上去。

    bp;bp;bp;bp;虚无圣骑士身形一晃,下一刻,就出现在破空箭矢的正前方。

    bp;bp;bp;bp;红与灰交织出一方漆黑的世界,在这里,只有毁灭与杀戮,不存在一点生命气息。这是毁灭与杀戮圣骑士送给金色长矛的礼物。

    bp;bp;bp;bp;破空箭矢毫无悬念的射穿了虚无圣骑士的胸膛,下一瞬,就莅临妙俊风的后心位置,紧接着,“噗”的一声,洞穿而过。

    bp;bp;bp;bp;然而,做完这一切的银色箭矢感觉像是缺了什么,它发现四周的人没有一点生命气息,只有一个孤独的自己在这里徘徊。

    bp;bp;bp;bp;虚实引渡,这是虚无圣骑士送给银色箭矢的礼物。

    bp;bp;bp;bp;“杀!”妙俊风不再留情,下了绝杀令。

    bp;bp;bp;bp;毁灭与杀戮圣骑士,将小世界的威能扩展到自己的周围,使得一个半径足有十米的毁杀之圆森冷的出现在禁卫军的眼前。

    bp;bp;bp;bp;毁杀之圆没有感情,没有目标,凡是它路过的地方,再也没有一个活人站立于原地。

    bp;bp;bp;bp;相对于他来说,虚无圣骑士则要仁慈的多。他虚幻缥缈,毫无规律的出现在一个又一个禁卫军的身旁。伴随着他的出现,禁卫军就像是进行了一场异世界之旅,去向了虚幻的世界。

    bp;bp;bp;bp;像是妙俊风有意为之,前后两个战阵前的禁军统领,妙俊风并没有为难他们,而是让他们亲眼目睹自己身后的属下一个又一个的死亡,一个又一个的消失。

    bp;bp;bp;bp;汗水从禁军统领的身上流出,渗透了铠甲,渗透了神魂。如今只要妙俊风瞪他们一眼,他们便会立刻倒地不起。

    bp;bp;bp;bp;他们从来都没有觉得昏迷是这样的美好,昏迷是那么的奢侈。

    bp;bp;bp;bp;从禁卫军攻击,到妙俊风反击,前后不过半柱香的时间。眼下,除了妙俊风和他的圣骑士们,就只剩下两名光杆统领。

    bp;bp;bp;bp;“你们就不想对我说些什么吗?还是说,你们愿意继续效忠某个势力,然后继续与我为敌?

    bp;bp;bp;bp;我是圣上亲封御史中丞,太子的老师。与我为敌,就是与圣上和太子为敌。我今日之所做,实乃清君侧!

    bp;bp;bp;bp;你们二人的名字我虽然不知道,但在宫里的一段日子,我也时常见到你们二位,知道你们是尽忠职守的。所以,我给你们一个机会。”

    bp;bp;bp;bp;两名统领隔空相望,似乎是战斗过后空气中的尘埃阻挡了他们的视线,又或者是心理上承受的打击还未恢复,他们在相望一会后,并没有从对方那里获得自己想知道的答案。

    bp;bp;bp;bp;妙俊风不再说话,开始往前迈步。四尊圣骑士也是带着冰冷的表情,守护在他的身旁。

    bp;bp;bp;bp;穿过第二道宫门,妙俊风沉沉的叹了一口气。随即,心念一动,一道银光和一道火光分别向着两名统领的身上笼罩而去。

    bp;bp;bp;bp;“机会稍纵即逝,没有魄力,难当大任!”

    bp;bp;bp;bp;经历了之前的几波,妙俊风心中的杀机一点点的升起。他发现仁慈在有些时候并不能让人念你的好,他们只会觉得你是一个好说话的人。

    bp;bp;bp;bp;“好吧!既然你们把我的仁慈当做鞋履,那就请你们品尝我的杀伐吧!”

    bp;bp;bp;bp;第二道宫门后的一路,没有再起波澜,妙俊风很轻易的就来到了后宫的区域。

    bp;bp;bp;bp;这片区域自己很熟,想要去太子的东宫,这里是必经之地。可越是熟悉,就越让自己讨厌这里。没有温暖人心的地方,和坟场有何区别!

    bp;bp;bp;bp;“嗒”的一声,妙俊风迈下了入宫以来,最重的一步。

    bp;bp;bp;bp;皇后娘娘的寝宫第一次出现在妙俊风的眼前。这座寝宫比太子的东宫要大上一倍,繁华程度更是令人叹为观止。

    bp;bp;bp;bp;“妙俊风,你就止步于此吧!你也不想惊扰圣驾吧!”苍老的声音在妙俊风的耳旁响起。

    bp;bp;bp;bp;“藏头露尾的鼠辈,到现在还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吗?若是我猜得没错,你就是那个驱使毒蜘蛛的人吧!”

    bp;bp;bp;bp;“小子聪明。只是你可知,人若太聪明,会死得早。老夫念你是个人才,现在离去,老夫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bp;bp;bp;bp;“哈哈哈,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啊!打也打了,杀也杀了,你觉得我与你们之间还有缓冲和好的可能吗?

    bp;bp;bp;bp;你不是怕了我吧!还是说凭你们现在的力量无法阻挡我的脚步?”

    bp;bp;bp;bp;“哎!你怎么就不听劝呢?既然如此,那你就留在这吧!”

    bp;bp;bp;bp;一只由精神力凝聚的大手,带着破空声,自上而下的向着妙俊风就一把抓了过来。

    bp;bp;bp;bp;“破!”

    bp;bp;bp;bp;妙俊风连圣骑士都懒得动用,厉喝一声,瞬间震碎了那迎头抓来的大手。

    bp;bp;bp;bp;“诸供奉,你非要我把你从角落里拽出来吗?我劝你还是给自己留点面子吧!”

    bp;bp;bp;bp;“我也不想这样的,年轻人,这条路可是你自己选的。到了黄泉,别怪我们心狠手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