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五章 战司徒郎
    “嗖”“嗖”两声。

    杀不死圣骑士和虚无圣骑士身形一晃,就拦在了夜鹰的身前。

    本就恼火的夜鹰在见到他们后,心中的戾气更甚,挥爪向着他们就一左一右的抓了过来。

    这一抓可不是普通的物理攻击,而是蕴含了黑暗意境,比之前夜叉皇的幽暗意境不知强了多少倍。

    杀不死圣骑士在被这一抓刺穿了心脏后,并没有出现消失或者碎裂的情形,而是身形一晃,一手抓住那只探来的鹰爪,另一只手挥拳向着夜鹰的腹部就砸了过去。

    虚无圣骑士到是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让那鹰爪在刺入自己的身体后,就被牢牢地限制在那,动弹不得。

    他的做法完美的配合了杀不死圣骑士的那一拳,使得夜鹰只能瞪着凶眼,做出自己最大的防御。

    “嘭”的一声,结实的拳头充满力道的砸到了夜鹰的腹部上。

    “啾”的一声鹰啼,夜鹰愤怒的煽动起它的翅膀。伴随着翅膀的扇动,一枚枚黑色的风刃是从四面八方向着两名圣骑士就劈头盖脸的飞了过来。

    起初,两名圣骑士在被这黑色风刃劈到后并没有产生什么特殊的反应。可在持续挨了一阵后,身为主体的妙俊风忽然间感到自己的精神之海出现了猛烈的晃动。

    在晃动之后,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在神海的上空形成,使得精神之海化成一股水柱,直冲天际。

    “不好!”

    妙俊风一咬舌尖,夺回对精神之海的控制权。随后,赶紧心念一动,收回了杀不死圣骑士和虚幻圣骑士。

    原本对妙俊风有利的战局瞬间变得不利起来。此刻,在妙俊风的身旁,只剩下毁灭与杀戮圣骑士。

    己方阵营的两个人,对上敌方阵营的三个人,再加上一只帝皇蛛和夜鹰。局势急转直下。

    “啾”的一声,夜鹰很喜欢这种感觉。自己是黑暗中的王者,在王者面前,除了臣服就只有死。

    它犹如一道黑色的流星,自上而下义无反顾的向妙俊风扑来。在它看来,妙俊风已是自己的口中之物,不再有一点威胁。

    妙俊风抬起头,对着它笑了笑。这一抹笑容给人的感觉,像是他已经放弃了所有的抵抗,准备在这一击之下,命归黄泉。

    “哎!可惜了一个人才。”司徒郎深吸一口气说道。

    “王爷,这不怪您,这是他自找的。我相信身在黄泉路上的他,一定会为自己的盲目自大而感到后悔的。”

    诸供奉这边话音刚落,那边就传来了夜鹰的悲鸣。这与他们预料的结局不一样,也是他们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的。

    夜鹰的确给妙俊风带来了伤害,可在它的利爪探入他身体的一刹那,麒麟印和明王剑是立刻被激发起来。

    七彩的圣光,金色的圣炎,神兽麒麟的咆哮,明王剑的剑气,一道又一道的攻击,迅猛的击到夜鹰的身上。

    光明克制黑暗,神圣克制黑暗,再加上夜鹰的大意,顷刻间,它就受了重创。

    “唰”的一下,它的身体迅速缩小,然后,化作一抹黑色的遁光,疾速的返回到了司徒郎的身体里。

    “有意思,原来他并不是像我想的那样,修为被废啊!而是故意引我入局,好伤我的式神!妙俊风果然名不虚传。”

    司徒郎对妙俊风的评价没有隐藏,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然而,妙俊风在听到他的夸奖后,脸上的笑容很丰富,里面蕴含的意思也有很多。

    “黑暗潮汐,去!”

    认真起来的司徒郎再也不像个老者,若没有狠辣的手段,他怎么可能坐上七大王爷的宝座。

    黑色的涟漪在空气中一层层的形成,紧接着,黑色的浪花开始以实质般的潮水波动状态向着宫殿的下方就急流而下。

    这不是真的浪花,而是在黑暗意境中诞生的黑暗炎流。他们没有温度,只有吞噬的本能。

    “你也回来吧!就让我跟他过过招吧!”妙俊风将最后一个圣骑士收回,准备以身试险,来会一会这黑暗潮汐。

    妙俊风自信,意境的比拼自己绝不会输,可为了保险起见,自己必须得在化解这股攻击的基础上,还要保留一分回击的余力。

    “哎!欲速则不达,就让这一场又一场的战斗,成为我解除封印的垫脚石吧!”

    念头刚至,黑暗潮汐就将他给完全淹没。

    在黑暗的炎流中,五感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只有第六感还能让自己觉得自己还活着。

    炎流中的吞噬之力,吞噬的不是自己的生机和力量,而是自己的希望和信念。

    身为修行者,若是连求道之心和无畏之心都没了,那他就会变成一个普通人,或者直接从现在的状态崩溃成为一个疯子。

    随波漂流,妙俊风感觉这黑暗潮汐和祭司殿中的某一关考核是一样的。唯一不同的是,黑暗潮汐的代入感更强,吞噬和诱惑之力更强。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我本将心照明月,无奈明月照沟渠。

    既然,无人赏识我,那我就自闯一番天地,让那些看不起我,嘲笑于我,看不起我的人,成为我脚下的罪人。我说东,他们就不敢往西!”

    一股来自于骨子内的倔强,将妙俊风曾经的信念唤醒了。一点微弱的光芒在他的心底里绽放,并伴随信念的不断增强,这股光芒变得越来越强烈。

    “哗”的一下,被白色光团包裹的妙俊风从黑暗潮汐中缓缓升起。

    对别人来说要命的攻击反到成为了他洗涤内心,净化内心,提升自我的磨练。

    “王爷,不能再放任此子成长下去了。现在的我们还能镇得住他,若是再加以时日,我等恐怕就会成为他的阶下之囚了。”

    “是啊!王爷,诸供奉说的没有错,只有杀了此子,才能永绝后患。”

    司徒郎没有回他们的话,一双目光阴沉的注视着妙俊风。在他的心里,对妙俊风是很欣赏的,只可惜他不是自己阵营中的人。

    如今的局势已经发展到了自己不能掌控的地步,也只有继续走下去,才能知道自己选的路到底对不对。

    “黑暗漩涡,吞噬!”

    司徒郎最终还是抬手一招,将自我领悟黑暗意境中,最强的一招使了出来。

    这一招自诞生以来,就没有人能活着从漩涡中走出来。不管是成名已久的强者,还是耀眼的天才,无一不成为这一招的营养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