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七章 相帅对宰相 中
    翌日清晨,斯麦率领的主力大军如期而至。

    当斯麦得知妙俊风率领的十二万大军已于昨日在此等候自己时,他的脸色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

    “拉德,传我帅令,让大军往后退五里,在之前我们路过的河边扎营。

    玛德,你即刻返回彼得堡,将我以备万一的五万留守大军亲自带过来,速度一定要快。

    辛德,负责和那三路大军联络的一直是你,现在你立刻给他们修书一封,让他们务必尽十二分力的攻打城池。

    若是攻下城池,不可冒进,就地修筑工事,同时不断地派遣骑兵骚扰附近地区。

    若是久攻不下,出现伤亡,可以采取打一修三的战术。

    好了,你们赶紧去吧!”

    一系列的命令在电光火石间下达完毕。三个人看出了其中的端倪,但都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行动迅速的去执行自己的命令了。

    另一边,妙俊风坐在中军大帐内,在听过哨兵的汇报后,他的嘴角掀起了一抹微笑。

    “我在此以逸待劳,而你是长途奔波,再加上我送给你的这份惊喜。若是我现在就派一支骑兵骚扰你一下,会不会收到意想不到的礼物呢?

    典韦可在帐外?”

    “哗”的一下,营帐的帷幕被他给掀了开来。他径直走了进来,在离妙俊风还有十步的距离时,单膝跪拜道:“末将在。”

    “我派你五千骑兵,你一定要代我好好招待一下远道而来的客人。人员伤亡控制在千名以内,你去吧!”

    “末将领命,请元帅等候末将的佳音。”典韦的双眸中绽放出兴奋的光芒。他已经很久没有上战场了,同时也万万没想到,这开局的第一仗竟是由自己开始。

    “轰隆隆”的铁蹄声自皇庭军营内响起,漫天的烟尘也是开始飘散。

    正准备后撤的斯麦在听到这股声音后,哪还能不明白敌军想要干什么。

    “听我帅令,前军变后军,后军变前军。

    前军三道盾牌阵,长枪御敌,弓箭辅助。二十息之内阵型转换完成!”

    斯麦率领的军队可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军事素质那是没的说。在他的命令下达后,仅用十八息阵型就切换完毕,完全没有一点慌乱和无序。

    冲过来的典韦在见到斯麦的军队转眼间就变换阵型后,心里暗道一声不妙,但骨子里的血液却在顷刻间沸腾。

    顺风仗谁都喜欢打,可自己却是个另类,自己最爱的就是这逆境仗。越是难啃的骨头把它给啃下来,自己的心里就倍舒坦。

    “嗖嗖嗖...”的破风声响起,密集的箭矢从斯麦的大军中射出,向着他们笼罩而来。

    “举盾,侧翼攻击!”

    典韦是久经沙场的铁血悍将,战场对敌的应变反应那是随手拈来。他可以根据现场的情形,随时改变自己的战术。

    进攻的骑兵在典韦的命令下,呈人字形分成两股,向着斯麦大军的侧翼绕去。

    “当当当...”的抵挡声响起,除了极少数骑兵被射中,永久的留在这里外。大部队还是如期绕到了斯麦部队的侧翼。

    接下来,不用典韦再下命令,大家也知道该做什么了。

    “杀!”

    厮杀声响起,勇敢的骑兵冲入了敌军的阵营,疾速的穿插着。他们不知道下一个死亡的会不会是自己,只知道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上了战场就不能退缩,必须把元帅的命令贯彻始终。

    然而,此次统帅西人大军的元帅是斯麦。他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士兵被敌人当成瓜果一样,砍得稀里哗啦。

    “中军出击,前军机动,弓箭手转换为短兵部队,长矛兵转换为锁链兵,给我把他们的战马留在这!”

    一系列的指令下达,原本有些溃散的阵营再一次变得凝聚起来,并且战斗力直线飙升。

    “坏了!”挑起一个西人兵的典韦,怒喝一声。

    他后悔了,后悔自己的轻敌,后悔自己怎么就让冲动占据了自己的理智。若是能冲出去,恐怕五千骑兵最多只剩下一千了。

    站在远处的斯麦见到冲进阵营的骑兵一个又一个的倒下,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

    可这笑容还没有停留多久,一股来自于灵魂里的警兆把他的思绪一下子带到了对面的皇庭军营内。

    “若是真的要趁乱而取,不应该仅仅只派出这么点人。派出这么点人的目的究竟是为了试探我的实力和能力,还是说另有图谋?

    不好!传我帅令,全军有序后撤!”

    正杀得起劲的将士们不明白,斯麦元帅怎么好好的要撤军了!这明明是大好的歼敌机会啊!

    抱怨归抱怨,想不通归想不通,元帅的命令还是得执行的。

    皇庭一方,妙俊风一挥手,大喝一声道:“放!”

    “咻咻咻...”五颜六色的光束自军营内腾起,对着斯麦大军的方向就画出了亮丽的曲线。

    三息过后,“啊...”“嗷...”“呜...”,各种哀嚎声此起彼伏。

    “果然!妙俊风元帅,没想到才第一次见面,你就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好!很好!两日过后,我再来向你讨教一番。”

    斯麦的直觉是正确的,倘若他刚才不信邪,那伤亡的人数就不是眼下的这么一点了。

    “停止追击,清点伤亡人数。”典韦这一回控制住自己的冲动了,他扬手一挥,大声呼喊道。

    片刻后,一名骑兵过来汇报道:“启禀将军,牺牲人数为七百人,伤者二千六百人,轻伤或者无伤的人为一千七百人。”

    典韦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看似厮杀了很久,实际上战斗的时间连一刻钟都没有。这么短的时间内,伤亡人数就超过了大半,若是在持续一会,也许连自己也会成为阵亡将士中的一员。

    “还能动的和我们一起,把牺牲的兄弟抬回家。”典韦翻身下马,就近将一名牺牲的士兵给抬到了自己的战马上。

    皇庭军营内,妙俊风静静的遥望着远方后撤的敌军和典韦一行人。按照他的计算,此战不应该会是这个结果。

    “铁血宰相果然不是吹出来的,久经沙场的军事家也不是西人凭空捏造出来的。这短暂的交锋,让你我相互认识了一下,不知道接下来的战斗,你和我究竟谁会技高一筹呢?”

    妙俊风双手后背,把头扬起,双眼微眯。对于接下来的对阵他很期待,他很想借着这场战斗让自己再有所突破。

    修为被封的滋味不好受,早日解开,也好早日摆脱这自我牢笼的束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