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四章 暂时的胜利
    ..org,地君最新章节!

    “嗖”“嗖”两道人影自西人大军那边腾跃而来。

    玛德和辛德一左一右的将拉德搀扶起来,在确认他性命无忧后,两个人的脸上出现了一抹释然的笑容。

    “你们两个回去转告斯麦元帅。请他率领大军退回彼得堡吧!我不想占他便宜,等他伤养好了,我们再战!

    不要怀疑我说的话,就凭我现在的余威,足以让你们的军队出现混乱。二十万大军又如何?在我的面前,跟土鸡瓦狗没什么区别。”

    “妙俊风,你不要太过分,老师只是一时大意,让你钻了空子。等到老师修养好身体,你们再见面之时,他一定能将你今天赐予他的双倍奉还于你。”

    “哦?你说的是真的吗?那我可要拭目以待了!好了,废话少说,赶紧滚!若是等我改变主意了,你们想走都走不掉了。”

    玛德和辛德架起拉德朝着己方的阵营就返身而回。面对像妙俊风这样的敌人,他们的心里悬得很!

    “全军将士听我帅令,全军撤退,返回驻地!”妙俊风站立于原地,大声呼喝,目光却一直盯着斯麦站立的方向。

    斯麦的内心在妙俊风投来目光的注视下,再一次挣扎了一下。他第二次放弃了进攻的打算。面对这样诡诈的敌人,没有十成的把握,自己绝对不能出手。

    眼睁睁的看着皇庭的大军在妙俊风的率领下从容而退,斯麦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苦。

    “老师,您能看出来妙俊风为何甘愿放弃眼下这大好的机会,全军撤离吗?”辛德在把拉德送到军医那里后,动作迅速的返回到了斯麦的身旁。

    “因为他吃不准,正如我吃不准他一样。”斯麦没有犹豫,好像这个答案早就埋藏于他的内心。

    “吃不准?老师的意思是即便他携威率领全军向我们发起进攻,也不一定能把我们给全部吃下吗?

    既然如此,那老师你为什么不主动出击,让我军给他们狠狠的来一下呢?我军人数可是他的一倍啊!就算他有援兵前来,我也不相信,援兵的人数能达到十万之数。”

    “也许你说的是对的。可你有把握在他的军中就没有骁勇善战的将军了吗?连神明都能请来的人,他手底下的将军又怎会是酒囊饭袋呢?

    我看得出他在请神过后虽表现的很强势,但骨子里想必是虚浮得很。任何一种禁术或者秘术,都需要付出高昂的代价。

    拉德付出的是他身上的精血,那他呢?难不成真的一点付出都不需要,就可以请来神明?

    不!我不相信。也许他的付出不需要很大但肯定是要付出的。

    从他对我们熟悉的程度来看,他应该是在忌讳玛德。教廷的实力他应该是清楚的,若是玛德再缠上他,也许他就要真的栽在这里了。”

    “啊?早知道刚才我和玛德就一起出手了。”辛德显得有些懊恼。

    “没出手是理智的。他是没有力气在应对玛德了,但他身后的人呢?皇庭中的修士可不是吃素的,他们的手段可多着呢!不管是文者还是武者,都有式神辅助,往往一个人能发挥出两个人的实力。

    倘若玛德出手,被他上身后的人给缠住,我想我们的损失就不会仅限于此了。说不定他会像拉德那样昏迷不醒。”

    “老师,您对他们的评价太高了,是不是太长他们的志气了?”辛德有些气氛,他感觉眼前的老师有点不太像自己印象中的老师了。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一回我们就顺水推舟,退回彼得堡好了。借此机会,我们要赶紧收集对方的情报,把他好好了解一番。

    同样的错误不能再犯,下一次再遇见,一定要把他率领的军队打的溃不成军!”

    斯麦的最后一句话,总算是让辛德心中的石头落地了。这才像自己的老师,自信,强大,百折不挠。

    一个小时后的皇庭军营,中军大帐内,妙俊风与大家皆坐在帐中。

    “元帅,如此良机我们错过了,想要在遇上,可是很难的。您刚才为什么不下令让我军出击呢?”典韦抱拳,从位子上站起来问道。

    “机会是我们一起创造出来的。能创造出一次,就能创造出第二次。易与难在强者的面前,是一个概念。

    玛德从彼得堡带来的援军可谓龙精虎猛,两股大军一汇合,足有二十万之巨。

    兵法上说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故小敌之坚,大敌之擒也。”

    “元帅,您说的兵法是何人所著,我怎么听得有些云里雾里,您能说的直白点吗?”

    典韦的话让妙俊风眨了一下眼睛,随即环顾四下,他发现自己是真的唐突了。师父那边的语言,还是要斟酌下再说出的。

    “简而言之就是,兵力少于敌人就要退却,兵力弱于敌人就要避免发生战争。若是我们一味的坚守硬拼,就势必会成为强大敌人的俘虏。

    我能够三次将斯麦迷惑甚至是气的吐血,已经算是难能可贵了。若是我们没有强大的援军支持,等到下一次我们双方再次对阵时,胜负之数还真的不好说。”

    “元帅,斯麦真的那么厉害吗?我怎么觉得他在您的面前完全不堪一击啊!”典韦的话像是说中了大家的心声,迎来一片“嗯”声。

    “不是他不堪一击,而是他对我不了解,小瞧了我。如若不然,他也不会被我三激而退。

    如今他率领大军退回彼得堡,必定会想方设法收集关于我的情报。不到对我了解透彻时,他是绝对不会再出兵的。

    这也是我们现在可以利用的。他不是想了解吗?那我们就给他了解,不管是对我的正面评价还是负面评价,甚至是不可能评价,统统散发出去。

    我们要让他在众多的情报中找不到头绪,让真的变成假的,让假的变成真的。让不可能变为可能,从而让我们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寻到战机。”

    “元帅,这件事就让我去办吧!保证办得妥妥帖帖。”李青从位子上站了起来,主动领命。

    “好,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希望这暂时的胜利能够让我们把这势头保持到最后。

    战争是残酷的,身为统帅,能够遇到一名旗鼓相当的对手也是一件欣慰的事。

    斯麦元帅,我很期待我们的下一次见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