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六章 皇甫有德的再次动摇
    “八皇子殿下,末将来接您回宫。”吴杰走入牢房,对着皇甫明俯身拜道。

    “吴杰,你来的正好!速速去把妙俊风给我擒来,他居心叵测,身怀异心。此人不除,实乃我皇庭大患!”皇甫明厉声呵斥道。

    “八皇子殿下,末将无权擒拿元帅,能擒拿元帅的只有万岁。若是八皇子殿下想要治元帅得罪,只有立刻回皇都才是唯一解决的良方!”

    “好!本皇子就暂且让他多活几日。等请来圣旨,本皇子一定要让他知道,得罪本皇子的下场是什么样!”

    吴杰松了一口气,总算是让皇甫明停下了折腾。假如让他继续闹下去,整个大营恐怕会被他弄得乌烟瘴气。

    走出牢房的皇甫明没有立刻离开牢房,而是走到碧青翠的牢房门前,对着里面温柔地说道:“小翠,你放心,等本皇子归来之时,就是救你出来之日。你是本皇子的女人,本皇子一定不会让你受委屈的,定当为你讨回公道。”

    “嗯,我在这等你,你放心去吧!明明威武!”

    听到这一声呼喊,皇甫明心中的戾气一下子锐减不少,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春风得意之色。

    望着从军营内扬尘而去的一行人马,妙俊风的心里感到踏实多了。不管接下来皇庭内部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有眼下的战事重要。

    只要战事一日未平,管它朝中那堆积如山的指责呢!大不了,等凯旋而归之时,功过相抵。

    十日后的皇宫御书房内,皇甫明带着日夜兼程之色,苦着脸站在皇甫有德的面前。

    “明儿,你这么火急火燎的赶回来,是前线发生什么紧急的事了吗?”皇甫有德一边批阅着奏章,一边向皇甫明问道。

    “父皇,您可一定要替儿臣做主,替三军将士做主啊!”皇甫明说着说着,这眼泪“哗啦”一下就流了下来。

    “哎呦喂,我说八皇子殿下您怎么好好的就哭了呢?是不是在军营内受委屈了?赶紧的,把眼泪擦擦,万岁在这呢!受了什么委屈您就一五一十的说吧!只要合情合理万岁一定会给您做主的!”

    李德全从袖口里取出一块崭新的丝巾,走到皇甫明的身旁,替他擦着眼泪说道。

    “父皇,妙俊风有反心,您可一定要提防啊!”

    皇甫有德的手陡然间颤了一下。之前皇甫明哭的时候他的手也没有异常,可见妙俊风此时在他的心中分量有多重。

    “你是说他有反心?正是因为你发现了这一点,他才让你受到了委屈?”皇甫有德放下御笔,平和的注视着皇甫明问道。

    “是的,父皇。也许是儿臣没有切实的证据,再加上父皇的威严,所以他并不能拿儿臣怎样,只能变着法的让儿臣受辱,指望着儿臣在不堪压力之下,离开军营。”

    “按照你的意思,那你现在怎么回来了呢?是受不了委屈了?还是说你掌握到切实的证据了?”

    “父皇英明,儿臣掌握到了一条重要的线索,为了不让他怀疑,借故不堪受辱的赶了回来。”

    “哦?那你说说吧!朕到要看看,他究竟是个怎么谋反法!”皇甫有德把身子往后一靠,一股无形的压力顿时覆盖整个御书房。

    “父皇,儿臣掌握到的线索是这样的......”

    半个小时后,皇甫明退出了御书房。从他脸上的神情可以看出,他的计谋得逞了。

    等到他走后,吴杰从另一个方向走入了御书房。

    “臣吴杰,拜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吴杰很利索的行了君臣之礼。

    “爱卿平身。你给朕说说,你在军营里掌握到了哪些情报,皇甫明的事又是怎么回事?”皇甫有德仍然靠在椅背上,一双龙目不怒自威的注视着吴杰。

    “回万岁,据臣掌握到的情报,妙俊风元帅未雨绸缪的做法是正确无疑的。如今在彼得堡已暗中集结了西人国三十万大军,另外连向来不和的教廷和祭司殿都联合在了一起,向着彼得堡赶来。

    可以说,妙俊风元帅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将要面对西人国凶猛的攻势。

    八皇子殿下在臣未到军营时,被妙俊风元帅关押在了军牢里。后经臣了解,元帅之所以关他,并非是因为整日和那女子在一起,最重要的原因是那女子乃是西人国玉狐族的小公主。

    元帅为了三军的安危,为了八皇子的人身安全,不得不出此下策,将他们分别关押起来。

    以上是微臣掌握了解到的真实情况,还请万岁明察!”

    皇甫有德眉头微微皱起,他们二人所说的情报只有二成能够和到一起,其余的八成完全对不到一起。

    “朕知道了,你且退下吧!为了以防万一,爱卿就再辛苦一趟,为西线大军再送去一批粮草吧!这批粮草的分量就按三个月计算。”

    “臣遵旨!臣告退!”吴杰弓着身子,缓缓地朝后退去,直至退出了御书房。

    看到皇甫有德愁眉不展的模样,李德全笑着说道:“万岁,您怎么又皱眉头啦!您可是跟老奴说过,这眉头皱多了,可是会生皱纹的。”

    “不皱不行啊!妙俊风能够轻易的把明儿送入大牢,就说明在他的心里吃准了朕,对朕是一点敬畏之心都没有啊!”

    “万岁,我们不妨换个角度想想。假如妙俊风不把八皇子殿下送入军牢内,这事情万一爆发了出来,呈到您的面前,您准备如何制裁八皇子呢?”

    “说的也是,可朕现在担忧的是他会功高盖主。没有兵权的皇帝是可悲的。无论是在玄武域还是在如今的白虎域,妙俊风的威望与日俱增。

    三军将士对朕可能是个模糊的印象,可他却是实实在在的生活在大家的眼前。

    他打胜仗,朕在高兴之余添的是日后的烦恼。

    他打败仗,朕在震怒的同时心中也会暗自舒出一口气。

    坐在朕的这个位子上,有时候考虑的不仅仅是对外战争的胜利与否,更多的是考虑皇权的永固和内部的安稳。

    小李子,你说朕现在该如何对他为好呢?”

    “万岁,我们不妨静观其变,只要他一日为臣,对您尽忠,那我们大可用之。皇庭之中,也还有很多后起之秀,等到他们成长起来后,您的忧虑也就不足为患了。”

    “也是,还是小李子知我啊!”皇甫有德呼出一口气,再次提起御笔,批阅起奏章来。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