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三章 太极图
    ,地君最新章节!

    数千黑暗骑士在听到贝尔特的命令后,组成一个个攻击型的方阵,向着妙俊风就围杀而来。

    妙俊风太极架子一摆,任凭锐锋降临,杀气袭至。

    他自顾自的打起了精神太极。没有固定的章法和套路,完全是率性而为。

    忽左忽右,声东击西,腾跃凌空,滑行游走。

    艺高人胆大,旁人生怕陷入阵中不能脱困,可他偏偏杀入阵中,与狼共舞。

    “叮叮叮...”一连串的金属摩擦声。

    妙俊风的双臂就像是铜筑的一样,与那些锐利的长枪博得不分上下。

    兴许是打出了火气,妙俊风开始主动往黑暗骑士的身上打去。至于他们身下的坐骑,完全被妙俊风当成了借力的石凳。

    “嚓嚓嚓...”一连串的火花闪起,妙俊风一拳挥出,身形一动,就跃过了四五位黑暗骑士。

    船小好调头,相对于每一位骑着战马的黑暗骑士而言,妙俊风要灵活机动得多。

    “追命黑暗箭!”

    身在远处的黑暗骑士方阵在见到妙俊风如此难缠后,立刻使出了合击技。

    一支燃烧着黑色火焰的箭矢在半空中形成,下一瞬,就来到了妙俊风的眼前。

    “嘭”的一声巨响,妙俊风双臂一推,把箭矢给推了开来。

    可这箭矢如跗骨之蛆般,很快就调准箭头,再一次向着他射来。

    妙俊风的狼狈被黑暗骑士看在眼中,他们个个都是心狠手辣之人。眼见追命黑暗箭有效,凡是可以释放这一合击技能的方阵,快速地释放出一支支追命黑暗箭。

    数以百计的箭矢从四面八方朝着妙俊风夺命而来。只要稍有不慎,箭矢就会夺了他的性命。

    妙俊风的招式伴随着箭矢的增多而开始慢慢转变,险境中存在着机遇。自己的精神太极还不够完善,这些送来的箭矢刚好可以让自己的招式变得更加圆润。

    生生不息之力对于伤势的治疗那是没的说,只要不是致命伤,自己的伤口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愈合如初。

    妙俊风的拳法和步法越来越玄奥,他腾挪辗转的空间也是越来越小。

    慢慢的,他的防御范围仅限在一个直径两米的圆内。而他的每一下挥拳或是推掌,都会带出一道白色的劲气。

    劲气的颜色由浅到深,由单一的弧线,到半圆再到圆。

    早已在脑海里根深蒂固的太极图案在此刻被妙俊风无意中打了出来。

    太极图一出,妙俊风的脑海里灵光一闪,以往很多想不明白的地方,在此时瞬间明了。

    原来就是这么简单,没有那么复杂。有无也好,阴阳也罢,太极的真髓就是随心而动,我若悟了,不是太极也是太极。我若不悟,就算是太极也会被自己给忽略。

    一掌推出,一个白色的的太极图将迎面而来的五根箭矢击溃于半空中。

    一拳撩起,一个黑色的太极图将附近的五根箭矢给吸引过来,朝着另一边射来的箭矢就抡了过去。

    随着白色太极图和黑色太极图的不断切换,妙俊风对太极之力的领悟也是越来越深入。

    他的动作越来越快,太极图交替出现的频率也是越来越密。

    “啪”的一声,最后一支追命黑暗箭被妙俊风一掌拍散。

    黑暗骑士从来没有遇见过如此难缠的敌人,更别说这个敌人的手段令自己感到心悸了。

    妙俊风打得正欢,可眼下再无一支箭矢射来的情形,让他满腔的热血找不到突破口。

    “起!”

    妙俊风单脚一跺,黑白相间的太极图在他脚下悬浮而起,托着他向着黑暗骑士聚集的地方,飞速而去。

    输人不输阵,黑暗骑士的心理防线在妙俊风击溃了所有的追命箭矢后,就已面临崩溃的边缘。

    如今见他气势汹汹的向自己杀来,胆子大的,拔出了腰间的佩剑,准备殊死一搏。胆子小的已经心生怯意,开始情不自禁的往后退去。

    妙俊风的感知是敏锐的,战机稍纵即逝。于是乎,他动用精神力,凝聚出一条金色神龙盘旋在自己的头顶上方。

    原本就充满了威严霸气的自己,再加上神龙的辅助,一股令人敬畏的神圣威严顿时震慑全场。

    战马颤栗嘶鸣,胆小者畏惧退缩。黑暗骑士的心理防线,正如妙俊风所料的那样,开始全线崩溃。

    这一崩溃,让妙俊风变成了扑入羊群中的猛虎,没有一个黑暗骑士能在他的手上走过一招。

    贝尔特懵了,彻底懵了。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凶猛的人。到底谁才是祭司殿的人,怎么事情会变得如此离奇呢?

    “大人,快撤,让教廷的人顶上,再不撤就来不及了。”一名忠心的黑暗骑士骑着战马来到贝尔特的身旁,忧心忡忡的催促道。

    “好!我们撤!”贝尔特一步数十米,果断撤离。

    望着从黑暗地带中撤离的祭司殿人马,斯麦忍不住的叹道:“数千黑暗骑士竟然抵挡不住他一个人,这是在开玩笑吗?”

    “老师,幸好教廷和祭司殿都派来了人马。倘若此战失利,就算联盟追究下来,我们也不会受到严厉的处罚。

    连教廷和祭司殿都抵挡不住,我们又能如何呢?当然,我也不想看到我们三方同时败给一个来自东方的年轻人。

    希望接下来教廷的人马,可以为我们挽回一点颜面。”

    辛德对妙俊风的看法和态度,在祭司殿的溃败后有了很大的转变。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里,只要是货真价实的强者,就会受到人们的尊敬,无论他出身何方。

    败退回来的贝尔特,没有了先前的傲气,现在的他就像是从水中捞出来的一样,没有一点精神。

    “贝尔特,你已尽力了。接下来就让我去会会他,说不定还不如你。”柴达夫通过自己的方式安慰了一下贝尔特。

    等到柴达夫走出十步,从他的背后传来了贝尔特极为难得的祝福声。

    “帮我好好教训那小子,你的命可要硬一点,不要一不小心死在他的手上了。祝你凯旋而归!”

    柴达夫没有回头,步子也没有停下,只是把手举起,左右晃了晃。

    很久没有像年轻人这样用手语来表达自己的意思了,这种感觉还是蛮不错的。

    贝尔特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他没有想到柴达夫竟也有这样年轻的一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