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六章 逆袭
    麒麟印这一回没有任何反应,它如死物一般沉在精神之海底端。

    明王剑在忽闪片刻后,效仿了麒麟印的反应,变成了一把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宝剑。

    文武之门在妙俊风长期的修行下,已不是原先的方方正正,而是没了棱角,变得圆润起来。

    此刻,文武之门也面临着巨大的威压,“吱吱”声不绝于耳,裂纹虽有,但总有一股力量在不停的修补着这些裂纹。

    远在另一时空的帝明,在拿起一枚白子准备轻轻放下的时候,眉头忽然间紧皱起来。

    “哎!我那不争气的徒儿哎!你别总拿你师父开涮好不好?”

    “不错!我的徒孙很给我长脸,总算是让你体验到当年为师的心境了。不要再犹豫了,再犹豫,你的宝贝徒儿可就要神游黄泉咯!”崔钰说着,便拿起一枚黑子,快速地落下。

    “等等,师父!我还没落子呢!您怎么就下手了?”帝明指着那一枚落下的黑子嚷道。

    “臭小子!你要是没落子,你还能像现在这样指着为师落下的棋子吗?”崔钰捋着胡须,摇头晃脑的回道。

    “好!不就让您略微扳回一点吗?这棋还未下到一半,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帝明一边拿起一枚白子,另一边心神一动,朝着妙俊风所在的世界就发出了一缕仙气。

    仙气穿梭,超越了时空的概念。下一瞬,就融入到了妙俊风的文武之门中。

    有了仙气的滋润,文武之门像吃了大补之物,周身散发出朦胧的光彩,似神光又好似流光。

    光芒的出现,让濒临崩溃的识海世界出现了稳定愈合的征兆。

    淡淡的生机由稀疏变得浓烈,守护之力自文武之门内部传出,向着妙俊风的识海世界乃至全身各处传去。

    守护之力的出现,让昏沉不醒即将失去意识的妙俊风陡然间如梦初醒。好似在沙漠中行走良久的旅人扑入了一汪清澈的甘泉中。

    “俊风,你既已领悟太极,难道还不懂得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吗?适当弯腰低身又不是让你弯腰折身,一字之差,一字之念,却会让你进入两个不同的世界。

    灵力也好,信仰之力也罢,都是力量的一种。目前的你无法驾驭它们,但可以引导它们。

    想要不让人对你冷漠,产生抵触,那你就应该先给对方一个微笑。同样的道理,在面对它们时也是有效的。

    就说到这吧!为师的这盘棋若是下输了,你就等着为师关你的禁闭吧!”

    当听完师父的最后一句话,妙俊风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冷颤。师父的手段自己可是见识过的,关禁闭的滋味可不好受,自己可不愿面壁思过,被寂寞孤独冷给包围。

    妙俊风趁着守护之力的力量还未消散,缓缓地摆起了精神太极的架子。

    起初他感到很辛苦,每动一下,自身的肌肉就会随机的崩裂一处。即便有生生不息之力在帮着恢复治愈,但这崩裂的疼痛之感是不会减少分毫的。

    “唰”的一下,一道金色的流光顺着妙俊风的掌法就飘到了地上。

    “哗”的一声,又一道金色的流光随着妙俊风的拳法绕回到了半空中。

    伴随着妙俊风精神太极越打越顺,信仰之力对他的攻击和威压也开始一点点的减少。

    妙俊风不再去多想,一门心思的沉浸到精神太极中。他没有去理会信仰之力,也没有去考虑守护之力,而是只想好好的打拳,好好地发泄一下心中的情绪。

    在他的不知不觉中,那被压下去的半个身子竟一点点的拔高起来。等到他身躯再度站立在地面上后,他的脚步开始玄奥的游走起来。

    守护之力已经消失,信仰之力对他的打压也已减少。可他对这些却浑然不知,忘我的舒展着身姿和拳法。

    柴达夫没有去打扰他,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对于妙俊风的逆袭他很欣赏,这是绝世强者该有的风采。

    贝尔特在见到妙俊风的这套拳法后,立马变得不淡定了。全身上下开始忍不住的抽搐起来。

    从眼下他的状态可以看出,这一次的精神太极比上一次又上了一层楼。如此神速的进步,就算是给自己插上一双翅膀,也是望尘莫及。

    斯麦不停的做着深呼吸,他不敢停下,生怕自己一停,心脏会立刻出现休克。

    这还是人吗?明明是必死之局,可他为什么就活下来了呢?难道说凭一个世界的信仰之力还不足以杀死他吗?那杀死他,又究竟需要多强大的力量呢?

    “轰隆隆”的一声,犹如九天之上的滚雷声。阻隔皇庭大军和后方联系的信仰屏障在妙俊风拳风的武动下,如多米诺骨牌倾倒般,转眼间就轰塌下来。

    没有了信仰屏障的阻隔,后方的灵力如决堤的潮水,滚滚而来。皇庭大军在后方灵力的持续蕴养下,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出现了幸福的红光。

    “大势已去,谁能阻挡于他!”斯麦大呼一声,顷刻间苍老了几岁。本就年过半百的他,此刻看起来显得极为苍老。

    收势一摆,妙俊风总算是打完了精神太极。

    “咻!好悬,差一点就被你得手了。”妙俊风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汗珠,笑着对柴达夫说道。

    “是挺悬,我也差一点就可以把你带回去了。”柴达夫仍然保持着先前的态度,并没有因为妙俊风的逆袭而对他产生不良的情绪。

    “柴达夫主教,那您先前说过的话还算数吗?”

    “当然,我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只是在我离开前,我有一句忠告,还请你务必听进去。”

    “请说。”

    “战争本就残酷,能减少些杀戮就少一些吧!不管是西方人还是东方人,都是活着的生灵。”

    “柴达夫主教,我不是一个嗜杀的人。我也不喜欢战争,更不喜欢亲自披甲上阵。您要知道,每一场战争都会让人的身上充满血腥的杀气和煞气。

    身为三军主帅的我更是会被这浓重的血腥味给浇灌全身。

    我在此向您郑重承诺,能减少杀戮我一定会减少。百姓是无辜的,既然拥有执刀的权力,那就更应该将刀刃用在该用的地方。”

    “能得到你的保证我感到很高兴,就此别过,真诚期待你来我们总部做客。”柴达夫朝着妙俊风微微鞠了一躬,这是对强者的尊敬。

    妙俊风不会无礼,更不会托大,也向他回了一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