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下
    皇庭军营驻地。妙俊风的情绪已到爆发的边缘。他双目赤红如血,一头黑发无风自扬,身上的杀气也是隐隐约约的让人感到如坠寒窟。

    “俊风,你可一定要冷静啊!在你的身后不仅有妙家更是还有这十几万的弟兄。你若是有事,那他们必受牵连。”所罗门面色担忧的劝解道。

    “大哥,二哥说的极是。您可一定要控制住情绪啊!”麒麟头一次见到如此状态下的妙俊风,一时有些慌神。

    “所罗门,麒麟,你们二人代我在这守好军营。若是皇庭派人前来接手,你们就主动交权。倘若无人前来,我恳请你们代为费心一二。

    许琪的事,王府的事,我必须要去皇都,找皇甫有德讨个公道!这不仅仅是为我个人,也为王府上下千百口人的冤魂。”

    妙俊风说话的声音变得沙哑,可见他对情绪的控制极为辛苦。同时,在他的身上一个淡淡的金色的“封”字,伴随着他情绪的起伏,也是若隐若现。

    所罗门不再吭声,一切尽在不言中。他用手拍了一下妙俊风的肩膀,用力的按了按。

    麒麟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也学着所罗门的动作,把手按在了他的另一个肩膀上。

    “力王何在?”一声低喝自妙俊风喉咙里发出。

    “嗡”的一声,夜叉力王从地下一窜而出,单膝跪地,恭敬的跪在妙俊风的面前。

    “为我开路!”

    “诺!”

    下一瞬,妙俊风的身影消失在了所罗门和麒麟的眼前。

    如今,从这里赶往皇宫,只有穿越空间才能让时间变得极短。而妙俊风选择的就是从黄泉界的空间世界赶往皇宫。

    一息数千里,不到一个小时,妙俊风就被力王给送到了皇宫门口。

    “你去吧!回到他们的身边,他们需要你。”

    “主人,我想留在您这。”

    “去!”妙俊风怒喝一声,不再多做解释,抬脚便向着皇宫内一步步的走入。

    守门的士兵在见到归来的妙俊风后,先是感到诧异,紧接着,一股不寒而栗的畏惧感自他们灵魂深处爆发而出。

    红色的披风,散发着森寒气息的铠甲,配合着赤红的双目还有那飞扬的长发。不说其它,光是这造型就足以让胆小之人匍匐在地。

    “嗒”“嗒”“嗒”...

    脚步声一步步响起,凡是他路过的地方,守卫的士兵无一不单膝下跪,把头埋得很低。

    穿过宫门,官道上行走的官员,宫道上行走的太监宫女,无一不在见到他后,立于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妙俊风的威名早已烙印在他们心里,如今状态下的妙俊风更是让他们感到压抑,恐惧,窒息。

    强大的精神力扫便整个皇宫,在确定了皇甫有德的位置后,他继续一步步,沉稳有力,铿锵有声的向前走去。

    坐在御书房内,愁眉不展的皇甫有德在感觉到了这股强大而又熟悉的精神力后。“噌”的一下,站起身来,大喊一声:“糟糕!他回来了。”

    “李德全,快随朕去看看。”皇甫有德一边喊着一边就朝外走了出去。

    李德全也感觉到了那股强大的精神力,但他没有放在心上。皇宫内时不时就会有强大的精神力扫过,这是皇宫的供奉在监察皇宫的安全。

    “万岁,您慢一点,别摔着了。”

    不在意归不在意,可若是皇甫有德在意了,那自己就必须更加在意。

    跟在皇甫有德身后,快步疾走的李德全,似有似无的感觉到一股压抑的气场正不断向自己这边移动。

    “嗒”的一声,妙俊风停下了脚步。他感觉到了皇甫有德的气息,只要再过三个呼吸,他就会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俊风爱卿,你怎么回来了?是不是前线有吉报传来?”皇甫有德在见到妙俊风的第一眼,立刻便知现在决不能刺激他。

    “万岁,许王府的事您可已经知晓了?”妙俊风用沙哑的声音问道,其中还带有淡淡的滚喉声。

    “俊风爱卿,这件事朕刚知晓,这不,正准备去前线通知你,你就回来了。”

    “万岁,不知您可有什么打算?”

    “俊风爱卿,这件事朕一定给你个交代,但还请你收起怒气,平复一下情绪。”

    “万岁,我已经控制的很好了,如若不然,我也不会站在这跟您好好地说话。正所谓,血债血偿,身为皇子,更应当有这样的觉悟。

    若是许王府真做了对不起皇庭的事,臣不会如此动怒。可事实是,皇甫从龙为了一己私欲,竟屠全府上下,这种做法实在是可恨至极。”

    “俊风爱卿,您应该知道,许琪是朕下旨让其嫁给从龙。不管事情的原委如何,她已跟从龙有了夫妻之名。

    既然是夫妻,那他们俩的事也就是家务事。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朕认为这件事你还是不要参与的好,你应该呆的地方是前线,该想的事应是如何击退西人大军。”

    “万岁,臣能否把您的意思理解为,许王府的事就这么算了,皇甫从龙会象征性的处罚一下。而我应该老老实实的回到前线,为皇庭开疆扩土,立下汗马功劳。”

    “你若硬要理解成那个意思,便那个意思吧!”皇甫有德的脸上显出不悦之色。

    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一国之君,能够以这种方式和态度和你交谈,已经是你莫大的殊荣了。假如你再不知好歹,那可就别怪朕不念往日情分,心狠手辣了。

    “呵呵,万岁。您自幼读圣贤书,没有忘记家国天下这四个字,三个词吧!

    没有家何来的国?没有国何来的天下?对您来说一个许王府可能不算什么,可对我来说,许王府就是我的家!

    如今,我的家没了,您说我该怎么办?”妙俊风身上的杀气又浓郁了一分,鲜红如血的双眼毫不避讳的盯上了皇甫有德的眼睛。

    “大胆!你是想弑君吗?”李德全再也无法忍受了,一步跨出,挡在皇甫有德的身前喝责道。

    “李公公,这里没你什么事,你还是不要掺和的好。弑君这个词你觉得适合我吗?若是我要弑君,之前,就不会救君。”

    李德全发现自己真的是莽撞了,如今弄得自己进退失据。说实在的,在心里他对皇甫从龙的行为感到很痛恨,可谁让妙俊风现在直言犯圣呢?

    “李德全,你先退到一边。他今天是来找朕的,此事不了,你们谁也抵挡不住他的怒火。”

    “万岁圣明,臣今日来此,就是想请万岁还臣一个公道。”妙俊风杀气不敛,吃力的一抱拳,对着皇甫有德拱了拱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