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三章 华发披肩
    玄武城,被贴了封条的许王府内,一道身影孤寂的走在府内的回廊里。

    这里本该充满了生命的气息,欢乐的氛围,与自己的爱人漫步于王府的花园之内。

    然而,一夜之间,所有的一切都化作了梦幻泡影,如梦如露,感觉是那样的不真实。

    “吱”的一声,推门而入。

    房间内的布置跟原先一样,没有一点变化。地面上,桌面上积攒的灰尘也很少,就好像早上有人才打扫过。

    事物还是原先的事物,但人已不在。皇甫从龙的心思相当缜密,府内上下所有人的尸身都被他给处理掉了,至于去了哪里,一时半会自己还真不知道。

    抽出椅子,身体缓缓地坐下。自己累了,不仅是身体上的乏累,更是心灵和灵魂的疲惫。

    学院内生活的点点滴滴不断地在自己的脑海里徘徊。许琪的音容笑貌更是无时不刻不在自己的眼前晃过。

    地下洞**推心置腹的交谈,学院大比上舍不得的分离,后花园内整蛊皇甫从龙后与她的相见。往事一幕幕,很清晰的出现在自己的记忆里。

    这是真实的吗?为什么感觉像是假的呢?人生如梦,难道自己所经历的这一切都是梦吗?

    若是梦,自己为何不醒?

    若是梦,自己为何会心痛?

    若是梦,这一切为何那么逼真,为什么还要让自己在梦中沉沦不醒?

    重重的往后一靠,“哐当”一声,一个木制的盒子从木桌下方的夹层中掉到了地上。

    妙俊风弯身将木盒拾起,慢慢的将它打了开来。

    木盒内装的是一块刺绣,上面有两个人,一个是自己一个是许琪。在旁边的空白处还刺了一小行诗词。

    “念去去,不知归处,红豆相思,人在何方?舍不得,爱别离,盼来日与君相会。”

    妙俊风的心脏猛地一紧,捧起刺绣的手开始剧烈的颤抖。

    “噗”的一下,滚烫的鲜血代替着本该留下的眼泪,溅洒一地。

    妙俊风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这股劲若是不发出来,他感觉自己在下一刻就会窒息而亡。

    “唰”的一下,化作一阵清风,妙俊风的身影下一刻便出现在了许琪房外的庭院内。

    精神太极的架子摆起,一套套的拳法随着他的心意“嘭嘭嘭”的打了出来。

    有了修为,精神太极的攻击力和杀伤力大增。

    原先的精神太极是一种被动的赋予力量,以精神之力模拟修为。如今,精神之力的引导转变为一种加持,让修为能够有效地渗透到力道的每一点。

    同时,修为的恢复,也让妙俊风感悟的道能够融入在拳法中,随着妙俊风心念的起伏而不断变化。

    当下,毁灭与杀戮之道是主流,若不是还有一点对许琪的爱恋,说不定,此刻的他就会暴走入魔,成为一尊狠厉的魔头。

    妙俊风这一打,就忘记了时间。玄武城的日景很快就被月景所取代。

    喧闹的大街开始渐渐变得安静,夜市的灯火也是一盏盏的点起。临近许王府的外围,很多人都听到了从许王府内传出的动静。

    好奇心驱使着听到这声音的人向着许王府慢慢的靠近。有一个人带头,就会有第二个,慢慢的在许王府的外围聚集了大批的路人。

    风声鹤唳,鬼哭狼嚎,这些词对居住在玄武城内的人们来说,完全就是虚词。他们才不会认为有胆大的鬼物敢进入玄武城。

    不说城主府,就说玄武学院中的高手,也不会允许有鬼物进入城内危害百姓的。

    这里的动静自然惊动了巡城的卫队。一行十一人面带凝重之色的走了过来。

    “头儿,里面会不会闹鬼啊?”一名胆小的士兵向队长问道。

    “鬼物会来这放肆吗?再说你听这声音像是鬼物弄出的动静吗?我怀疑是有贼子潜入了里面。”队长自然不能表现的跟手下一样,他必须显得自己很有判断力。

    “那我们要进去吗?”另一名士兵开口问道。

    “不用,守在外面就行!我到要看看他怎么出来!”队长说的很自信,但他的心里可是悬着呢!期待着其它的巡逻队伍能够赶紧赶到这里。

    呼啸的风声渐渐停止,宁静的夜幕再度降临到这里。

    也不知道是谁咽了一口口水,让很多人在这一声过后,忍不住的学着他的动作,也咽了一口口水。

    “哒哒哒...”的脚步声响起,听这声音,应该是朝着大门走来的。

    “咔”的一声,大门由外向内的打了开来。

    在月光的照耀下,一袭白发如雪,身穿铠甲的妙俊风从大门内走了出来。

    “嗒”的一声,他的左脚自门槛上跨出。

    一波气浪自他左脚落地后,迅速的向着前方扩散开来。

    “他,他,他是...”卫兵队长瞠目结舌,露出一副惶恐状。

    此时的他,虽然发色变了,眼神变了,神情变了,气息变了,但他就是他。让无数军人崇拜的他!

    “很多人啊!”

    妙俊风走了出来,站在台阶之上,将挺拔的身姿展现在大家的眼前。

    静,出奇的安静。没有一个人愿意打破这宁静的气氛。

    他的告示早已贴满全城,他的事迹早已疯传在每个人的耳边。对他,百姓们没有怨言,没有恶意,有的只是深深地同情和默默的无奈。

    “都散去吧!若是你们愿意帮我,还请帮我守好许王府,我还会回来的。”妙俊风抬头望了他们一眼。

    这一眼,让台阶下的所有人永远记住了这一张脸和那夺人心魄的眼神。

    在这眼神中,充满了哀伤,忧愁,苦闷,以及隐藏在这些情绪下的无边杀戮。

    虚晃一闪,妙俊风就像是水中的倒影,在大家的的眼前缓缓消失了。

    他的消失没有让围在这里的人离开,他们兴许是应了妙俊风的话。在今后的日子里,他们这群人很有默契的轮流着守护在王府的门口。

    妙俊风没有离开玄武城,他出现在了玄武学院的学院内。

    他对这所学院说不上有多喜爱,也谈不上有多厌恶,他早已忘记了当初的恩怨。然而,因为许琪的事,他再一次点燃了心中的怒火。

    身为玄武城的精神象征,自当守护玄武城的安宁。难道就因为是皇室出手,玄武学院的强者就可以坐视不顾?

    也罢,若是如此,这样的学院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留它在世,只会徒增笑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