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一章 人间百态,众生净相
    男女老幼,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乞丐红粉。来到这,没有区别,只有一个身份,亡灵。

    亡灵行走的通道和妙俊风等人站立的走廊是平行的。他们可以清晰的看到每一位亡灵,但亡灵却丝毫感应不到他们的存在。

    “几位尊敬的客人,孟大人有请。”一名女仆恭敬地走了上来,向他们行礼道。

    “好,有劳。”妙俊风冷冷的回了一声。

    妙俊风可能没想到,现在的他对女孩充满了杀伤力。一脸的岁月沧桑之感加上冷冷的声音,让佳人一见一听,便知他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

    在侍女的引领下,妙俊风等人被带到了一个镶满镜面的房间里。孟大人此时正坐在一张文案前,对进入房间的亡灵进行着询问和记录。

    侍女刚要开口,却被妙俊风一把拦了下来。专心工作的人最不喜的就是在现在被人打扰。

    侍女读懂了妙俊风的意思,在向他们半蹲行礼后,慢慢的退出了房间。

    “你真的认为自己是个好人,一点罪也没有吗?”孟大人停下手中的记录,抬起头,望向一脸无辜站在那,向自己陈述生平事迹的亡灵。

    “大人,我真的是个好人,您怎么就不相信我呢?在阳世,镇里的人可还送给我牌匾呢!”衣着得体的男士绅对着孟大人急诉道。

    “像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但每每见到,我都会忍不住要说你们一番。你自己看吧!看完后,你之前所说的一切将会被全部销毁。”

    孟大人抬手对着前方就是一点。

    被点中的镜面华光一闪,下一刻,在镜面内就出现了生动的情景。仔细一看,这情景中的人正是站立在此的士绅。

    他的过往一一呈现,有好的,有不好的。有真实的他,有虚伪的他。本不该命绝的他,正是因为要算计一个人,反到误了自己,让自己气绝而亡。

    男士绅本就煞白的脸色,在看到最后一幅景象后,脸色几近透明。

    “大人啊!我错了,还请您笔下留情啊!我一定改过自新,做一个真正的好人!”男士绅毫无节操的跪在了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坐在位子上的孟大人求情。

    “来人,把他带下去!下一个!”孟大人对此熟视无睹,命鬼差把人给带了下去。

    一会过后,一名身材妖娆的女子走入了房间。她一进来,就对孟大人不停的抛媚眼,一双桃花眼尽显妩媚诱惑之意。

    “收起你的魅惑!在这里你只是亡灵,不要奢望我会对你从轻发落。你先陈述一下你的生平吧!不要隐瞒,要实话实说,开始吧!”

    “哼!不解风情!你可知道在阳世,有多少公子哥是我的裙下之臣。就在刚才,一位大人还想请我去他的住处呢!

    你一个小小九品记录官,凭什么这么嚣张!难道说在你的眼中,那位大人比你还不如吗?”女子丝毫不惧孟大人,一副嚣张跋扈的样子。

    “哦?不知是哪位大人想请你去他那!若是你能报上他的名字,本官兴许会网开一面。”孟大人放下笔,不苟言笑的盯着她说道。

    “让你不把本姑娘放在眼里,现在知道害怕了吧!哼!那位大人的名字又怎是你这等卑微末吏可以知晓的。赶紧帮我做好登记,然后快快送我出去,我可还要去大人那里呢!”

    “来人,带走!”孟大人不再理她,再次呼唤来一对鬼差。

    “你敢!你不想要你头上的乌纱帽了吗?”女子伸手指着孟大人,发疯似的厉喝道。

    “啪!啪!”两记掌嘴,让“飞上天”的女子瞬间陷入蒙圈状态。

    “大胆,竟敢对大人如此无礼!”左边的鬼差对女子怒斥一声。

    “走!”右边的鬼差甩出一根链条捆在她的身上,拽着她就走了出去。

    “下一个!”孟大人再次提笔,准备开始记录。

    这一次进来的是名老者,一头的白发与妙俊风有些相似,不同的是,在他的眼中确实存在着他这一生的沉浮。

    记录进行得很顺利,老者平缓的诉说着他的一生,临到末尾,他发出了开心的一笑。他觉得自己这一生过得很充实。

    “来人,送这位老者出去。”孟大人仍然奋笔疾书,但从他的声音中可以听出,他对这名老者是发自内心尊敬的。

    一名又一名的亡灵走进这个房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诉说。

    里面有真的,也有假的。有光辉的,有丑陋的。有高尚的,有低俗的。也有在人世间极为难得才会出现的真善美。

    “人间百态,众生净相。来到这里,身份只有一个,但心却还是世俗之心啊!”妙俊风在最后一个亡灵走出房间后,忍不住的感慨了一声。

    “你说的很对,黄泉界有黄泉界的的规则,阳世间有阳世间的法则。亡灵来到黄泉,并不意味着可以立刻适应黄泉界。

    想要在黄泉界寻得解脱,心力是很重要的。灵魂纯净的人,心力不会差到哪里去。灵魂不纯的人,心力是极为脆弱的。

    黄泉阁阁主,让您久候了,很高兴可以在此与您相识,并听到您的这一番精辟言论。”

    孟大人不知何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边走边说的来到了妙俊风的面前。

    他对妙俊风的第一印象很不错,有礼貌,知礼节,也很有智慧。

    “孟大人过奖了,我也只是有感而发而已。若有打扰到您的地方,还请您多多包涵。”妙俊风拱手,对着孟大人就行了晚辈之礼。

    “客气了,快快请起。您这一拜我可受不起啊!我只是一个九品书记官而已。”孟大人一把扶起妙俊风,笑着说道。

    “人不可貌相,尊重别人是最起码的礼节。更何况您是一位有德的贤士,凭此,您就受得一拜。”

    “好一个人不可貌相。我能感觉到这是你的心里话,不是说假话,也不是刻意奉承我。

    你能够站在这里等我这么久,我应该给你一个机会。你跟我来吧!”

    孟大人对着妙俊风点了点头,转身向着房间另一个大门的方向走了过去。

    妙俊风没有犹豫,迈步就跟了上去。正如孟大人能感觉到自己一样,自己也能感觉到孟大人对自己并无恶意,反而有一种亲近之感。

    “我们也跟上吧!”所罗门对麒麟和力王传音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