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四章 考核 十三
    第五关考核空间,铺天盖地,各种各样的风,像是在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一一向妙俊风打起了招呼。

    “吾乃风鬼王,此处是本王设立的考核空间,祝君愉快!”

    第六关考核空间,密集的雷声发聋振聩,可长时间在这种环境下,就算是失聪者恢复了听力也会再度因为雷声的关系而失聪。

    “我是雷鬼王,这里是我设下的考核空间,希望你不要被轰成渣!”

    第七关,第八关,第九关,妙俊风一路势如破竹,直接来到了第十关的考核空间。

    “风雨雷电,日月星尘,死。这一关应该是生鬼王的考核空间了。不知道他考核的内容会是什么?”

    妙俊风站立于原地,打量起四周的空间。

    这片考核空间和原先的九座不太一样,没有法则之力,也没有一点黄泉界的气息。好比自己的考场转移到了阳世。

    “小友喝酒吗?”一道和蔼的声音在妙俊风耳旁响起。

    “喝酒误事,有茶吗?”妙俊风率性而为,随心而答。

    “有!喝茶静心养神,也适合坐而论道。来来来,你往前走,越过溪流,看到一座茅舍后,径直走进来,就可以看到老朽了。”

    妙俊风揣着好奇心,举步前行。涓涓的溪流声和沿途的美景,没有让他驻足停留,反到加快了他的步伐。

    一座茅舍在转过一道弯后出现在妙俊风的眼前。他再次加快脚步,向着茅屋赶去。

    “咚咚咚”三击叩门声,妙俊风没有失礼,礼貌的扣环敲击。

    “进来吧!你还真客气!”老者的声音再度响起。

    “礼多人不怪!”妙俊风回了一句后,推门而入。

    一名身穿黄色袍子,慈眉善目,两耳垂肩,头无寸发的老者,在他进来的一瞬间,便站起身来,对他笑脸相迎。

    妙俊风见到他的造型,两眼一时间瞪得老大。按照师父传承中的记忆,这样的穿着和形象,应该是信佛的和尚。

    可在自己的世界是没有和尚的,更没有佛这么一说。难道说阳鬼王便是从异世界降临黄泉界的?

    “小友为何摆出一副惊诧模样?难道老朽的模样很吓人吗?”阳鬼王笑着问道。

    “不不不,只是见到您的样子让我想起了一类人。”

    “哦?哪一类?和尚?”阳鬼王保持着微笑。

    “等等!您知道和尚?难道您真的是一位和尚?”妙俊风的眼睛瞪得不能再大了。

    “既然小友知道和尚,那老朽在小友的面前也就不再掩饰了,阿弥陀佛。”阳鬼王向着妙俊风就双手合十,行了一礼。

    “这样一来,弄得晚辈不知道是称呼您大师为好?还是阳鬼王为好了。”妙俊风的脸上露出了纠结之色。

    “阿弥陀佛,随心随意。”阳鬼王对妙俊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妙俊风摇头一笑,不再纠结。衣袍一摆,便围桌而坐。

    “噗噜噜”的声音响起,阳鬼王为妙俊风沏了一杯茶,递到了他的面前。

    “阳鬼王,您客气了。能在这见到您,我真的感到很意外。”妙俊风接过茶杯,将它捧在手上。

    “有什么意外的?大千世界,佛法无处不在。不学佛的人就不是佛了吗?不知佛的人就不懂佛了吗?佛又存在何处,世上真有佛吗?”

    “阳鬼王,您这一连串的反问还真把我给问住了。关于佛的问题,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庞大的问题。

    信佛的人做恶事,不信佛的人做善事。这两种人究竟谁是佛的门徒呢?

    有无论何时何地都一心念佛,念给自己听,念给天地听的人。也有只在遇到麻烦事了才会去求佛,事情解决了他们会谢佛,事情解决不了他们会埋怨的人。对于这两种众人,佛又是怎么说的呢?

    世上有万法,也有万业。鸡鸣狗盗之徒,农耕商贩走卒,烟花风流之女,达官显贵之人,以上这些人他们若信佛,佛又是怎么看的呢?”

    “小友慧根卓越,禅机深厚,非老衲可比啊!老衲修佛,可修到现在也不知什么是佛?佛又在何处?

    老衲在另一个世界圆寂之后,便被传送到了这个世界。在这个世界,老衲想弘扬佛法,可发现这片世界的意志不允许老衲这么做。

    无奈之下,只能在这黄泉界开辟出一方净土,让一些善良的亡灵栖息于此。在这里老衲不宣扬佛法,但却可以将佛法中的内容以这个世界得以允许的方式向他们传递。

    小友,老衲觉得不管是我刚才说的一系列问题,还是你刚才说的一系列问题,无论是在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会不断的交替发生。

    想要回答这些问题,首先要了解自己,其次要看透生死,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便是机缘。

    机缘一说虚无缥缈,它是沙漠中的绿洲,也是无尽海洋上的岛屿。遇见是福气,不见是常态。”

    “阳鬼王,我可以不可以将你的话理解为,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当我的实力达到了与世界之力齐平的时候,这些问题的答案不用我再去想,就会主动的在我心里出现。”

    “没错。当我们还是婴儿时,对于成年人的世界不了解。当我们成长到了一定的年纪,会发现自己以往的想法多么奇妙。

    正值壮年的我们可能不理解老人的心态,可当我们老了的时候,过去的那种想法又会有多么可笑呢?”

    “人只有经历过才会懂得一些自己不曾在意或重视的人和事。经历是一个人成长不可缺少的环节,不管是好的经历或是坏的经历,这都是自身阅历的增长与收获。”

    “你说的没错,当你意气风发时你可能会忽略掉很多人和事。可当你怀才不遇又或者从高峰急转低谷时,你曾经忽略的人和事会慢慢地浮出记忆,甚至会让你做出以往你不屑一顾的事。

    人生,潮起潮落,高峰不要太高,低谷不要太低,只有这样才能让人的目光清澈,思维理智。”

    “话是这样说,但我觉得一个人的一生不可能这么美好。上苍不会将这中庸的美好赐给每一个人。不然,也不会有大器晚成,少年得志一说了。”

    “哈哈哈...,没错。少年得志虽好,但缺少了时间和心力的沉淀,后继乏力。大器晚成虽晚,但却让人的晚年变得精彩丰富,不输年轻人。

    大多数人都只会看自己的前半生而不去顾后半生。其实,人只有到了晚年,才会收获自己的一生。不考虑自己的后半辈子,任意挥霍自己的资本,到了晚年这些债可都是要还的。”

    “我也赞成这个观点!为了我们的同一个观点,让我们举杯同饮。”

    “甚好!”

    妙俊风与阳鬼王同时举起茶杯,把头一仰,饮尽了杯中的茶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