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五章 黄泉界第一人
    “哆”的一声轻响,妙俊风放下手中的茶杯。

    “阳鬼王,不知你设下的考核内容是什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了?我可不想再次被误会,然后,被两个不讲理的女人追杀!”

    “阿弥陀佛,以小友的聪慧难道看不出,你我之间的谈话正是我设下的考核吗?”阳鬼王将自己的茶杯满上,轻饮一口说道。

    “那我心里有数了,这一关的考核我应该通过了。”妙俊风取过茶壶,将自己的茶杯斟满。

    “小友能告诉我你的判断依据吗?”阳鬼王收起笑容,变得严肃起来。

    “古时,三五知己好友同饮一壶酒,意为性情相近,志趣相投。

    刚才,你我同饮一壶茶,可理解为我们的心境和思想,在当下是趋于吻合的。不管过去如何,将来会发展成什么样,至少,在现在,你我思想的频率是能够重叠的。

    不知,我说的可对?如有不足之处,还请你补上。”

    “请喝茶,一切尽在茶水中。”阳鬼王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没有正面回答妙俊风的话。

    “好茶!直到此杯,我才发现你沏的茶不同凡响。”妙俊风舌留余香,一脸惬意的说道。

    “茶只是普通的山野粗茶,味道的变化乃是源自于你内心的变化。随我来吧!我知道你们年轻人时间宝贵,平常可没有时间陪我们上了年纪的人喝茶。”

    妙俊风略显尴尬,但笑容确是相当真诚。他随着阳鬼王的步伐,来到了茅屋的另一间房里。

    一个圆形的光阵,散发着点点星光,醒目的烙印在地面之上。

    “你上去吧!”阳鬼王指着那光阵说道。

    “好!承蒙招待,不胜感激。与您的一番谈话让我受益匪浅。之前没有用敬语,还请您多多包涵。”妙俊风很正式的向他行了一个答谢之礼。

    “小友客气了,你我志趣相投,何必拘于这些形式与小节。只要你内心尊敬我,哪怕喊我一声老头,又有何妨?”

    “谢谢老头,我去了。”妙俊风对他招了招手,大步流星的迈入了光阵中。

    十关考核,妙俊风全部通过,用时一个月。

    光阵中,妙俊风见到了一幕幕的景象。这些景象从自己第一关考核开始,到最后一关结束。每一幕景象都清晰记录了他在每一关中的努力。

    当最后一幕景象消失时,妙俊风站在了一座高台上。

    随后,一道道光柱亮起,十名鬼王依次从光柱中走了出来。他们的穿着不再随意,一身的王装将他们的君王之气衬托的淋漓尽致。

    每一位鬼王都神色肃穆,双眼炯炯有神,王霸之气不怒自发,让人望而生畏。

    充满了韵律感的节奏在空气中响起,十位鬼王的口中同时发出了远古的祭祀声。

    一个个的音符在天空中不断显现。十个相同的音符会主动聚集到一起,形成一块充满远古气息的砖石。

    众多的砖石自天空中一块块落下,按照某种韵律和结构,快速地搭成了一个古老的祭台。

    “嗡”的一声,空间泛起一阵涟漪,涟漪掀起了一层白色的气浪。

    十位鬼王和妙俊风没有避讳这层气浪,任凭气浪扫过自己的身体。

    “叮”的一响,妙俊风感觉自己的内心似乎和十位鬼王的内心有了细微的联系。这种联系就像是陌生的两个人在此刻成为了朋友。

    十位鬼王没有去理会妙俊风,而是一个接一个的对着祭台打出繁奥的手印。每一个手印都蕴含了该鬼王的气息和一滴精血。

    十个手印在古老的祭台上围成一个圈,随即疾速的旋转起来。到最后,十个手印汇聚成了一个光团,光团的形状也渐渐的向着令牌的样式做着转变。

    “小友,请你也献出自己的一滴精血吧!趁它还没有成型前。”开口的是阳鬼王,在场的也只有他提出这个要求能让妙俊风不起疑心。

    “好!”妙俊风果然很给他面子,二话不说就滴出了一滴精血,弹向了那个即将成型的光团。

    精血一入,光团立刻成型。连带着,一股充满了沧桑之感的气息瞬间笼罩全场。

    这块铭牌正面书写“黄泉”二字,背面篆有一个象征吉祥寓意的“妙”字。铭牌通体金色,充满了庄重神圣之感。

    “妙俊风,恭喜你成为古来至今的第一人,黄泉界第一人。”尘鬼王在妙俊风的身份铭牌成型后,率先开口恭喜道。

    “没错。纵观以往前来闯关的人,最好的成绩是连闯四关。你在所有的闯关者中可以说是独一无二,开天辟地。”雨鬼王不甘落后,紧接着说道。

    “哼!只是运气好而已,谁知道里面有没有猫腻!”电鬼王的态度与他们二位截然不同,她对妙俊风的考核成绩充满了怀疑。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我希望你的运气能一直这么好,可别一不小心,把运气全部用完了。”死鬼王的话起初听来还不错,可后面的话就好比是把妙俊风捧上天后,猛地往下一摔。

    “万法皆有缘,既然有缘者出现了,我们应当高兴才是,何必一人一说法?说不定他能为我们黄泉界带来不一样的变化,一个我们心中向往已久的变化。”

    “阳鬼王,这一次你偏的也太明显了吧!难不成你和他们俩一样,和妙俊风有关系?”电鬼王今天很反常,凡是替妙俊风说话的的人,她都要上去指责一番。

    五位鬼王都开口了,其余的五位鬼王也不好不开口。只是他们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说得好,讨不到好。说不好,那位姑奶奶可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妙俊风此时已将身份铭牌握在手中,不用他去多感觉,身份铭牌就向他传来了亲昵的情场波动,以及众多他想知道的消息。

    “一牌在手,天下我有。”妙俊风自豪的在心里默念了一句。

    争吵声逐渐增大,火药的气味越来越浓。而制造出这火药的分别是撸起袖子的雨鬼王和浑身释放闪电的电鬼王。

    其余的八位鬼王,分作两组,四个人一组。每组成员轮流上阵的当起和事佬,不停地劝起架来。

    妙俊风咂了一下嘴,对眼前的场景感到既好气又好笑。

    气的是电鬼王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处处争对自己,为此还要和雨鬼王大打出手。

    好笑的是令人感到敬畏的鬼王们怎么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副和稀泥的市井之象。

    之前的经历难道是自己的幻觉吗?远古祭台可是还在那摆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