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七章 天涯何处不相逢
    “老头!识相的话闪到一边去,就你这身子骨,可挨不了几下。你也不想那么快就去黄泉报道吧!”中年人忘记了鼻子的伤痛,双手叉腰,对着妙俊风就嚣张的嘲讽道。

    “吃亏不长记性说的就是你这种人。黄泉不会收我的,除非我自己想去!”妙俊风一边说着,一边不在乎其他人的目光,做起了伸展运动。

    “老头!你太嚣张了!你这是没把我家少爷放在眼中!来人呐!给我好好教训这老小子,但千万不要把他打死了,我要让他躺在病床上感念我们少爷的仁慈。”

    “哎!到底是谁嚣张啊!”妙俊风双脚分离,微微下蹲,摆起了精神太极的架子。

    五名武者在吃了之前的亏后,不再轻敌,纷纷使出自己的绝学。

    五个形同厉鬼的式神也被他们召唤出来,武者的直觉告诉他们,这个老家伙很危险。

    “准备好了吗?我可要开始了。”妙俊风向他们询问了一声。

    说来也奇怪,五名武者不知为何,配合的对他点了点头。就好像这是师父在喂招一样。

    单脚一点,没有掀起一抹尘土。身体如鸿鹄般在空中畅游,白鹤亮翅被妙俊风做到了形神皆备。

    站在妙俊风身后的二柱张大了嘴巴,只要再用力那么一点,他的下巴就会“咔嚓”一下,发出脱臼之声。

    五名武者的攻击出于同源,只是在力道和形式上有所差别。

    妙俊风丝毫不惧向自己攻来的五大招式,只见他右掌轻拍,左掌横推,身形反转,抬脚轻绊。

    轻拍的右掌看似弱不禁风,实际上饱含力道,让挨中的那个人身形一个踉跄,向着地上就扑了上去。

    左掌的横推,带出一股气劲,让临近的武者不得不顺着这股气劲往后退去,同时内腑受到了轻微的震动。

    被绊倒的那个人,一时慌神,两只手本能的向着身旁的同伴抓去,想要寻求帮助。

    短短的一瞬间,五名武者的攻击就这样看似简单的被化解了。

    妙俊风可不会为眼前的战绩沾沾自喜,在自己的一旁可还有五个式神在那虎视眈眈呢!

    直到此刻,妙俊风才明白他们为什么没有向自己发起攻击,原来他们五个是在配合发动一个阵法。

    “结!”整齐划一的声音从他们的口中发出。

    猩红色的光线急速的在地上勾画起来。等到勾画结束,妙俊风发现自己站立的位置,正好是五角星的中心。

    “缚!”五个式神再次齐口喊道。

    “嗡喔”的震荡声响起,红色的五角星从地面上腾飞而起,迅速的收紧起来。

    “咻咔”一声,五角星化作一个五角锁链,把妙俊风捆的扎扎实实。

    “妙叔!”二柱着急的大喊了一声,同时向前跨出了一大步。

    “不要着急,我只是想看看这阵法的威力。”妙俊风说话的语气很从容,不像是刻意装出来的。

    “老匹夫!都成为阶下之囚了!还在那装什么!有本事你挣脱一个给我看看!”中年人压根就不相信妙俊风说的话,走到他的面前,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他的鼻子喝道。

    “好!如你所愿!”妙俊风对着他轻轻一笑。

    “嚓!”的一声,五角锁链如脆弱的麻花般被妙俊风一把挣脱了。

    下一刻,妙俊风抬手一抓,将中年人给提了起来。

    “看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就不知道尊老爱幼呢?你爹妈难道就没有教过你吗?你读书时候的老师难道就没有好好教过你吗?

    若换成老朽以前的脾气,说不定会去你家走上一遭,从此让你家在世上除名。

    嘿嘿,你知道吗?黄泉可是一个好地方啊!那里山好水好,亡灵们更是热情如火啊!”

    中年人的眼神中透露着惊恐,他感觉提着自己的不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者,而是一个从黄泉来的死神。

    他怕了,他后悔了,自己可是才娶一房小妾。若是就这么去了,那小妾还不便宜了别人?为了娶她,自己可是花光了前半生所有的积蓄。

    要不是花光了这些积蓄,自己用得着来为那个没头脑的少爷鞍前马后吗?

    “呦呵!老朽竟然从你的眼中看到了后悔和自责。奇怪了,真是奇怪了!扫兴!”说完,妙俊风就把中年人丢到了地上。

    “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一起上!十个还打不过一个吗?要不是少爷我昨晚过于劳累,还用得着你们出手吗?”

    此话一出,围住妙俊风的五名武者同时将目光看向了那个不会说人话的少爷。

    “有本事你来啊!站在那磨磨唧唧的像个婆娘一样。要不是你出身好,爷会替你卖命?”这是五个人心中一致的想法。

    “哎!就让老朽来终结这场无谓的战斗吧!”

    妙俊风右脚抬起,下一瞬,如风似影。“嘭嘭嘭嘭嘭”五击沉闷的声响,五名武者在飞出去的同时陷入了昏迷。

    伴随着主人的昏迷,五个式神也是“噗嗤”一声,消失在了原地。

    “年轻人,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干脆你和老朽一起回去吧!老朽正好缺一个倒夜壶的小厮。”妙俊风锤了锤腰,似笑非笑的盯着他说道。

    “你,你,你知道我是谁吗?”少爷惊恐的往后退着说道。

    “我管你是谁!谁让你惹我了!”妙俊风很有默契的,配合着他的后退,往前慢慢的挪着。

    “你别过来!你想要什么尽可开口,只要你敢要,本少爷一定满足你!”少爷说到这,自信又回来不少。

    “哦?那我说要你的命呢?你长这么大难道就没听过斩草要除根吗?”

    杀意涌动,不出意外,少爷是没有开口的机会了。

    “这位老兄,能否卖在下一个面子,他的命暂且给他留下。”

    火光一闪,一名身穿白衫的老者出现在了妙俊风的眼前,正好挡在他与少爷的中间。

    白衫老者现身的瞬间,妙俊风的心里就“咯噔”一下。天涯何处不相逢,怎么在这都能遇见老熟人呢?

    此人正是罗娇身边的护道者,衣老。

    他若在这,那说明罗娇应该也在附近。难道这就是上苍的指引,让自己再仔细考虑一下皇炎令的事?

    见到妙俊风不吭声,衣老认为他是同意了自己的要求。

    “贝勒爷,还不赶紧过来,向这位前辈认个错!”衣老明白强者都是要面子的,只要贝勒爷诚心道个歉,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