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八章 去
    “等等!你说他是谁?”妙俊风抢在贝勒爷开口前,厉声问道。

    “哎呀!是我一时疏忽,忘记介绍了。他乃是东修罗王的第十子,名叫罗精。”衣老笑着介绍道。

    “罗精,还真是人如其名啊!被下半身支配的男人是没有多大作为的,即便是含着金钥匙出生,早晚也会败光家产。”

    “呵呵!”衣老显得有点尴尬,骂他不也等同于间接打自己的脸吗?

    “道歉就免了吧!今天就卖你一个面子,带他离去吧!”妙俊风朝衣老拱了拱手后,转身便走。

    “妙叔,她怎么办?”二柱向走回的妙俊风问道。

    “她的事我们就不用操心了,不出所料的话,她会跟他们一起离开。”妙俊风弯身,拾起鱼竿和鱼篓。

    “啊?不会吧!”二柱对妙俊风的话表示了怀疑。

    “不信,你就在这看着吧!我先回去了。”妙俊风不愿在这里过多停留,抬脚就准备离开。

    “妙叔,您别急嘛!您走了,我哪敢站在这里哦!”二柱小跑到妙俊风的前面说道。

    “好吧!我陪你在这等着。年轻人嘛!心火大在所难免。”妙俊风拍了拍二柱的肩膀。

    衣老屈指连弹,对着躺在地上的五名武者就射出了五道清气。

    五名武者在清气入体后,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在看到衣老的身影后,立刻恭敬的起身行礼。

    “回去后闭门思过三天,好好反省今天的所作所为。”衣老对他们严肃说道。

    “诺!”

    “大人,我能跟你们一起离开吗?”直到此刻,似乎被人遗忘的少女才柔情脉脉的走了过来。

    她问话是对着衣老,但眼睛的媚光却一直向罗贝勒释放暧昧的信号。

    “衣老,我们就带她回去吧!一路上也好有个照顾饮食起居的,您不也说过,欣赏美对修行是有帮助的吗?”

    衣老的眼角颤了颤,这话的确是自己说的,但他却曲解了话中的意思。

    “我们走!”

    谁让他是自己此行的保护对象呢!早知如此,自己还不如选择去保护紫贝勒。

    “姑娘,你刚才不是被他们追着喊救命吗?为什么现在又要跟他们一起走了?难道你们是在演戏吗?”

    心思正美的少女,在听到二柱的话后,愤然转身,瞪着眼睛对他说道:“你和我是两个世界的人,蟾蜍又怎会知道天鹅在想什么呢?”

    说完,少女头也不回的,快步走到罗贝勒身旁,将他手臂一挽,随他们离去了。

    “蟾蜍,天鹅,有学问的人就是不一样,骂人都不带脏字的!”二柱没有因为她的话而气恼,他本就是豁达之人。

    “二柱,今晚的晚饭你负责,耽误了我这么长的时间,你总得表示一下。”妙俊风对他的表现很满意,平常心可不是任谁都拥有的。

    “妙叔,别说是今天的晚餐,您以后的一日三餐,我都包了。”二柱拍着胸脯说道。

    “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说吧,你想求我什么事?”妙俊风把鱼竿和鱼篓塞给了二柱,双手后背,摆出了一副高人之姿。

    “那个我想请您教我修行法门,从您进入村子的那一天,我就觉得您是一位世外高人。果然,在今天您大发神威,赶跑了那帮仗势欺人的家伙。”

    “想要让我教你修行法门不是不可以,但你首先得告诉我,你身上的战气是怎么回事?”妙俊风双眼一眯,淡淡的威压从他身上释放而出,眨眼间就笼罩到了二柱的身上。

    “妙叔,就算您不问我,我也会告诉您的。

    还有,您能别这样吗?我感到好压抑,身子也好沉。”二柱不知道威压是什么?他只能用自己的语言来形容现在的感受。

    “底子不错,没有瑟瑟发抖,更没有倒地不起。看来你身上的战气和你自身的契合度很高,可越是这样,我就越纳闷。

    契合度如此之高,为什么就不能收放自如呢?”

    “妙叔,您别愣在那啊!我快坚持不住了。”二柱底子虽好,可也耐不住妙俊风这持续的威压。

    威压一收,二柱用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有些吃力的说道:“妙叔,刚才的那是啥?我能学会吗?”

    “你已经具备了,就如那埋在土里的种子。不急,我会为它浇水施肥的。”

    “哦!那我先说说我身上异变的事吧!

    那是一个炎热的下午,我在锄完地后,感到异常的口渴。但越是口渴我反而越不喜欢水的味道,倒在碗里的水我是盯着看着,愣是没喝一口,直到那碗水被蒸发的一点也不剩。

    然后,我就感觉到在我的身体内有一股力量在觉醒。伴随着越来越清晰的感觉,我瞬间陷入了狂暴状态。

    当然,这也是在我醒来后知道的。我醒来时应该是过去了一个晚上。”

    简单的人思维也简单,诉说一件事让人很快就能听明白其中的意思。

    “在你的记忆里,你的祖先有谁在历史上风光过吗?”妙俊风想了一下后问道。

    “我听爷爷说过,说咱们家是隐居到这里的,在祖上有一位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说到这,二柱的脸上露出了对祖先的崇拜之情。

    “那你身上出现的战气也就解释得通了。这是返祖,是血脉渊源。”在妙俊风浑浊的目光下隐藏了一抹精光。

    “哇啊!那我岂不是可以成为像祖先一样的大英雄了!”二柱高兴地蹦起来,刹那间忘记了战气留下的后遗症。

    “二柱,我想带你去帝都走一趟,你去吗?”

    “我去!”

    “省略一个字,重说。”

    “我!”

    “不对!”

    “去!”

    “好!给你三天时间准备一下,三天后我们一起去帝都。我要带你去见见世面,让你在实践中知道战气是如何运用的。”

    “妙叔,该不会在帝都人人都拥有战气吧!”二柱瞪大了眼睛,想要从妙俊风的口中听到真相。

    “想什么呢?瞪什么瞪!你以为战气是街上的大白菜啊!若要问为什么,你可以往左后方跑一百米,问问那个藏在树后的人。”

    “什么!这里还有人!妙叔,别怕,只要有我在,谁都别想打你主意!”

    “打住!老朽是老头,可不是貌美如花的大美女!你这傻小子!”

    “嘿嘿!一个意思,只要您明白就行。”二柱傻傻一笑,拔腿就向着那个方向跑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